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七十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云凤还不待细想,一阵天旋地转,几乎要站立不稳。(手打小说)细细的石屑沙子纷纷震落下来,兜头撒了他二人满脸满身。不过是一瞬,又一阵轰隆声传来。

    “****,砸不开石门,竟然用火药……想炸死老子……”小叫天坐在那儿破口大骂。云凤看他那样,分明是一副不着急一定要骂过了瘾的架势。心里不免狐疑,看他这胸有成竹的样子,难道早就知道了逃出去的法子不成?

    云凤颇有些着急,去拉小叫天,踉跄着身子道:“先离开这里吧,再不走,啊……我们会被埋在里面的。”

    小叫天一把甩开她:“贱妇,离我远点。”云凤向后跌去。

    又一声震天的响声传来,巨大的石块砸了下来,小叫天这才慌张起来,吩咐着云凤:“去,把小公爷的尸首背着……”转身将身后石壁左数三颗夜明珠转动,轰隆一声响,床前那块地面自动凹陷,望下去,一片黑皴皴,深不见底。

    小叫天慌里慌张的回头对着云凤叫一声:“快跟上来。”就慢慢把身子放了下去,一会儿,连头都不见了。

    石洞本就粗糙,这条密道更加原始,只不过是凿开一条石隙供人逃生罢了。

    小叫天在石隙中小心往下滑着身子,听到上方有窸窸窣窣声,料定是云凤跟了过来。

    石隙两边的墙壁又腻又滑,不时有石子滚落,纵使小叫天是会武的,沿着这石隙慢慢下爬犹觉得吃力,这条密道非常隐蔽,苍龙只告诉过他机关所在,并未告诉他通往何处。他心里渐渐有些没底。

    一阵阴风吹来,带着些潮湿气息。

    小叫天心想着:这么潮湿,下面会不会是一片水呢?

    他勉强着低头往下目测,却仍然是黑幽幽的一片,看不到任何水光,只有黑暗。

    他心中暗忖:这石隙未免也太长了,寻常人一不小心就会滑下去,若底下是地面的话,砸下去当是必死无疑。若是水面,倒是不妨,只要纵身一跃,便可保命。

    也许是因为失血过多,他也开始觉得力不从心起来。很害怕一不小心一个放松,就坠下这石隙殒了命。

    上方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渐渐近了。

    小叫天仰头看,就见到云凤负着重物,气喘吁吁的往下爬着。

    小叫天看她那笨拙的样子,心中一念升起,遂不在往下爬了,平静道:“路滑,你背着苍龙不方便,你把他交给我吧!”

    云凤怯懦的声音闷闷的传过来:“……嗯,好吧。”

    小叫天皱着眉略停了停,就看到云凤小心翼翼的爬了下来。她身子娇小,脚也小,身后背着黑斗篷裹住的尸首,用一根绦子系在背上,她是个女子,在这石缝中原是更加柔韧有余的,可惜背着一个大男人,只能侧身爬着,满头是汗,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

    小叫天在心里冷笑,没有想到这傻瓜在这种逃命的紧要关头,她还真的将苍龙的尸首背在了背上。

    云凤两只脚分开踩在两处凸起上,小心翼翼的解开腰上的绦子,她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滚下来。

    “你转过背去。”

    “什么?”小叫天瞪着云凤,这贱妇莫不是要同他玩什么花样不成?

    云凤咬咬下唇:“……你不转过去,如何将他背在背上?”

    小叫天一心想着推她下水,还真没想到这么多,想了想,还是依言转过背去。

    一副有些沉重的躯体落在了他背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也许是云凤的身体过于热了,这尸首倒是有些温温的。

    云凤正要靠过身来给他把绦子系上,也许是先前用的力气太多,她的手不住颤抖,她的脸色苍白,冒着虚汗。

    小叫天并未注意到她的异样,相反的很满意看她此时毫无着落的姿势,心下冷笑,就要伸手去推她。

    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她的身子,就感到眼前好像亮光一闪,还不待看清楚是什么,只觉得喉头一凉,石壁上溅上了*的血浆。

    小叫天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的气力似是一瞬间被抽光了一般,整个人奄奄欲倒。

    难道这血……是他自己的吗?

    死人难道还会杀人?

    他想转头看个究竟,他还没来得及扭转他的头,就觉得脖颈间剧痛起来,一股力量从后面推了推他,毫无预兆的,他终于知道了怎么一回事,喷涌着鲜血的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却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人如一只断线的傀儡一般,从石隙中飞身落下。

    云凤还是一次见到峙逸杀人。

    小叫天脸上那狰狞而恐惧的表情吓坏了她,那粘腻的血浆向外喷着,溅在峙逸那白皙冰冷残酷的面庞上,猩红一片。衬得峙逸越发像个玉面罗刹。

    底下传来“噗通”一声。

    峙逸眉目稍展,沉静的叙述道:“下面是一片湖。”将手中沾血的匕首擦了擦,收了起来。

    云凤惊魂未定:“哈?”

    峙逸一双眼睛落在她脸上,笑起来:“你不会毫无知觉吧,刚刚他分明就是打算推你下去试试这下面是地面还是湖面。”云凤这才冷抽一口气,后知后觉的后怕起来。

    峙逸斜眼看她恍然大悟的表情,叹息一声,定了定神道:“我先跳下去,你随后下来。”

    云凤有些担心,看着他一脸的不舍与担忧。

    峙逸被她这小狗一般的表情逗乐了,凑过头来,在她唇上轻轻碰了一下,他靠得那样近,两人呼吸相接,云凤甚至都嗅得到他脸上血腥的气息,却还是忍不住陶醉得叹息着闭上眼睛。

    只觉得脸边一阵风声,峙逸一下子不见了。

    半晌,才听到下面一声“噗通”,有细微的拍水声,许久,峙逸那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

    凤儿,下来!”在这石隙中回荡。

    云凤放下心来,深吸一口气,闭了眼睛,脚下一松。

    呼呼的风声刮过她的脸,她整个人如在飞翔一般,从未有过这样的*,她甚至是快活的。在身体接触到冰冷的湖水那一霎那,这一切终于结束。云凤没心没肺的有些惋惜。

    云凤感觉身体不断下沉,直到一双手托住了她的腰。她睁开了眼睛,昏暗的湖水中看到了峙逸若隐若现的脸,他凑近她,吻住她,一边渡气给她,一边托着她向上游去。

    虽然已是暮春时节,这石洞下面的湖水依然冰冷刺骨。云凤同峙逸游上岸时,已经都冻得嘴唇乌紫,皮肤发青了。

    云凤窝在峙逸的怀里,身上衣裳淋淋沥沥的低着水,不住打着颤。

    峙逸环视一下四周道:“这里明显比上面亮许多,当是个山洞,洞口就在不远,你现在这里等等,我去捡些柴火回来。”

    云凤害怕同他分别,拽着峙逸的衣角:“不。”她害怕他一走,就又遇到什么人,她害怕生变。

    峙逸岂会不明白她的心思,微微一笑:“是我大意了。”牵着云凤的手,慢慢往外走着。

    好在这洞口确实不远,这洞外是一片茂密的山林,也不知道就到了哪里了。看天边晚霞,当是黄昏了。

    峙逸就近捡了些柴火,一边命令云凤把湿衣服都除去,一边非常吃力的生了火烤衣服。他原是个富家子弟,不惯做这些事情,坐起来,有些笨拙得可爱。

    带火升起来了,两人搂在一起烤着火,身上却还是冰冷得很。

    云凤使劲往峙逸怀里缩了缩:“峙逸……峙逸……好冷……要是有床棉被就好了。”

    (此处被和谐被和谐被和谐)峙逸轻轻一笑:“没有棉被的话,那我们就换个法子让自己暖和起来吧。”一俯身就吻住了云凤。

    云凤感觉到似乎好久好久不曾同这个人一起了,他的吻还是这般叫她战栗,叫她落泪。她用力的回应着,仿佛此生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

    洞穴里的气温渐渐升高。两人断续的*在山洞中回荡。

    峙逸感觉到云凤全身发烫,分开了她的腿.那湿热的包容感让他无法自拔,疯狂了起来。

    云凤小心的忍受着,她有时候害怕这样的峙逸,他在这种时刻,仿佛由人变作了兽,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云凤额上渐渐蕊出汗珠,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却还是忍不住发出一两声*声。

    峙逸看到她这一副痛苦而欢乐的样子,邪魅的在她耳畔喷着火烫的气息:“叫啊,这里没有人,叫出来啊……”云凤脸上都羞红了,痛苦的摇着头,下唇都被自己咬得发青。

    峙逸的动作骤然停了下来,喘着粗气,大颗大颗的汗珠滴落在云凤的脖子上,身体上,滚烫的。

    云凤不明就里,痛苦的扭动着身子,伸出双手将峙逸往怀里带。她只觉得不够……

    峙逸那魔鬼一般的声音响起,含糊的,沙哑的,在她耳畔:“想要吗?想要就求我啊,求我……”

    云凤恨极了此时的峙逸,挣扎了会子,却也没有法子,羞愧的泪水落了下来:“我求求你……求你……”

    “大声点……”

    “啊……求求你……求你……”

    “求我……什么?”

    云凤到底是说不下去了,咬着嘴唇侧过脸去,她的面颊(被和谐啊被和谐)泛着淡淡的蔷薇色,眼中泛着晶莹的泪光,红艳艳的嘴唇上还残留着晶莹的涎珠,修长的眉轻皱着,似是那样痛苦,湿润的长发黏在脸侧……

    峙逸被她这鲜艳欲滴的模样弄得无法自拔,到底抵挡不住,俯下了身子,狠狠的。

    火光将他白皙的背脊照成金黄的颜色,如兽脊一般起伏着。

    云凤浑身燥热,她身上沾满了峙逸的汗液(和谐),他每一次靠近,她都紧紧拥抱着,恨不得将他揉入身体,血肉模糊;他每一次离开,她都倍感空虚,似乎世界一下子变得漆黑,了无生趣。

    峙逸在最后那一瞬间,只觉眼前白光一闪,整个人似是到了异境,时间整个停滞,疯狂的嘶吼了出来。

    云凤恍惚着看着面前这个人,她的视线仍有些模糊不清,却再一次浮现出他刚刚杀人时的神情,那样冷酷嗜血,她想,也许穷此一生,她都不会忘记这一切吧。

    可是她却又是那般的不能离开他,她的心似是长在了他的身上,若是要硬生生的撕开,那只能剩下支离破碎了。

    峙逸舒服得叹气,翻身躺倒在云凤身边,身体还腻着她:“你在想什么?”

    “我想……你杀过多少人?”

    峙逸舒服的闭着眼睛,笑起来:“呵,杀人,我也是一次,你不都看见了吗?别想了,睡吧!”他起身摸了摸衣裳,取了一件烤得差不多干了的,盖在云凤的身上:“睡一觉吧,明天我们就回去。”云凤狐疑的看着他,这个人杀人也太简单了吧。他心里难道没有一点不安吗?

    云凤的脑子这才开始动了起来,想起了一些事情:“你一个人来救我,你不害怕吗?”

    峙逸笑起来,他心情似乎很好,用手肘撑着脸,半俯着身子看着云凤:“其实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着我艾少爷能有什么做不成的。”

    云凤皱了皱鼻子:“你可真自大啊!”

    峙逸呵呵笑了起来,看上去又是那个唇红齿白明媚美好的青年人了。

    云凤也不知道为什么,歪着头跟着笑了,随即又皱眉道:“为什么后来那些人会知道出去的洞口呢?是你告诉的吗?”

    峙逸撩了撩肩上的长发,斜睨着云凤风情万种的道:“本少爷掐指一算,不就知道了吗?”

    云凤捶了他一下,峙逸才说实话:“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一张小纸片,我认得那字迹,是你的,画着地道的地图,我便料定你曾经逃跑过,我就又原路折了回去,命人将这地图送给了九王爷这才折返来救你……”

    云凤想起当时情景,仍然后怕,若不是小叫天当时同她达成了协议,撤掉了那条路上的守卫,他们今天也许不能如此顺利逃脱的吧。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凑巧。差一毫一厘,也许就大为不同。

    云凤晕乎乎的想着,也许是峙逸的怀抱太温暖,也许是她折腾得太累了,不过一会儿,她就睡着了,嘴边还挂着一缕甜蜜的笑。

    峙逸亲了亲云凤的睡颜,眼神却是忧郁的。许多事还刚刚开始呢……

    一辆素净的轿子停在九王府侧门口,轿帘掀开,露出一只嫩黄的绣花鞋,鞋面上绣着两只翠鸟,十分精致可人,脚型也小巧可爱,盈盈一握。那掀帘的轿夫忍不住看得呆了。

    那脚的主人却不似是个好相与的姑娘,将暗蓝色裙摆刷一下罩住了脚面,将手中银角子随意抛掷在那轿夫脸上。

    轿夫“哎呀”叫了一声,捂住了眼睛,想要破口大骂,却想着出入这九王府的,哪怕是小婢怕也是不好惹的,到底是忍下来了,气闷的道:“姑娘这是在做什么?下这样的狠手。”

    月桂睨了她一眼:“我没戳瞎你的眼睛是对你客气。”

    轿夫无语,心想哪里来的小娘子,生得玫瑰花儿一般好看,就是这刺儿也太扎人了些。窝火的俯身下去捡钱,到底没有再说些什么。

    月桂哼一声,挽着食盒,叩了叩门环。

    门从里头启开,露出一张下人的脸,笑嘻嘻:“哎呀,是月桂姑娘呢,王爷吩咐,以后您要来就走正门,不必这么委屈的。”

    月桂哼一声:“我不过是个下人罢了,走什么正门,自己没脸不说,还让人看笑话。”

    那下人知道这位是个再厉害古怪不过的主,不敢多说,只是笑着让她进去:“月桂姑娘太客气了,呵呵。”

    月桂也不多同他罗嗦,自顾自去了牡丹所在的挽月庐。

    暮春时节,午后也热得厉害,她远远看去,就见着牡丹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春衫,瘦骨伶仃的挺着一个大肚子,站在日头底下发呆。

    月桂急急走了两步,拽着牡丹的衣裳道:“王妃这是做什么?别晒坏了自己个儿。”

    牡丹侧头看了她一眼,又回过头,不说话。

    月桂看她身上衣裳还不如自己身上穿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随便挽着,天仙一般的模样也蒙了尘埃,心里一痛,斥道:“怎么不见那些狗奴才,都是干什么吃的?”拉着牡丹的手往屋里走。

    她其实也听到过一些风声,这王妃没嫁过来多少日子,肚子却莫名其妙这么大了,加上她从前干什么的大家也都是知道的,都估摸着她这肚子里头是野种,褚贵妃本就讨厌这个儿媳,九王爷也很久都不来这挽月庐了,下人们想着她被扫地出门怕也是早晚的事情,也就越发的欺负起她来。

    月桂拉着牡丹进了屋,看着牡丹嘴唇都是裂开的,想着她应当是渴了,就摇了摇桌上茶壶,想给她倒杯水,却连半滴水都没有。

    月桂气结,本想就手砸了那壶,又想着这里到底不是芳香小筑,她也还是得收敛着些才是,免得给牡丹惹事。气闷闷的就把壶给放下了。

    将食盒里的东西一一摆在桌上:“状元爷听说王妃最近精神不大好了,让奴婢来看看王妃,奴婢也不知道带些什么来,就随手做了些小菜糕点,王妃将就着吃吧……”

    她话音未落,就发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牡丹徒手就捉着盘子里的糕点吃起来,看样子,像是饿得很了。

    月桂鼻子一酸,心里堵得慌,心想着嫁过来不过才多久,就从天上掉到了地下,这世间男子真真没有一个好东西,一边抚着牡丹的背脊给她顺气,一边气哼哼的道:“王妃放心,待会我就去跟九王爷理论去,什么玩意儿,大不了这王府我们不住了,回芳香小筑去。”

    牡丹连连摆手:千万不要。

    月桂纳闷,正想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却被牡丹一把把手抓住了,月桂还不待反应过来,就见牡丹扯着她的手给她跪下了。

    月桂吓得大叫:“王妃您这是……快些起来,奴婢担当不起啊……”

    牡丹使劲摇头,就是不起来,脸上泪水模糊,手上不住比着手势:我求求你,求求你……

    那凄楚可怜的模样看得月桂都想哭了:“您这是……为的什么事儿啊?站起来说就好,别糟蹋自己啊……”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