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六十七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云凤听到艾峙逸的名字,这一刻心里忽喜忽悲,只觉得似在幻觉中一般。(手打小说)

    她原是巴望着见到峙逸,那么希望,以至于心心念念焦躁*辗转反侧痛不欲生,不过是为了同他一处罢了,她想着只要能逃出生天,再见他一面,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

    可是在这种时刻的相见,她却生出一些不愿来,起先的所有期盼祈望都变成了罪孽一般,是佛祖听到了她的祷告才让他出现的吗?是她的企盼让他身陷险境的吗?

    不,这不是真的。

    云凤心里巴望着自己是听错了,紧张得太阳穴都弹跳起来。

    男人在旁边默默看着云凤,心里生出一种难言的妒忌来,他原是个极自傲的人,寻常人都入不得他的眼,如今一颗心却仿若被蛇咬一般的疼痛,越发的却想仔细看看那艾峙逸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小公爷,要杀了他吗?”小叫天问道。

    男人似是刻意折磨云凤一般,半天不说话。

    云凤浑身颤抖着,面色煞白,却没有去出言相求,她感觉得到男人对峙逸的恨意,作为女人,她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个时候去求男人,无异于火上浇油。

    云凤尖尖的指甲深深插入掌心的肉里,却始终紧抿着双唇,一言不发。

    这气氛静谧得有些怪异。

    男人心中预料的哭天抢地以命相求并没有到来,让他有些意外。

    他半侧着头窥视着云凤,却见她只是勾着头不说话,后背佝偻着,眼里似有泪光,却始终不说话。

    男人突然觉得有些捉摸不定了,猫戏老鼠一般的问着云凤:“你觉得呢?凤儿。”

    云凤想起曾经她有多么相信面前的这个人,那时候她觉得自己那般亏欠他,那般对不起他,如今看来简直是可笑之极。

    她咬着牙泣血一般说道:“这是你的事情,我说什么,有用吗?”

    男人笑了笑,他知道她是聪明的,她不敢再他面前表露心迹,她害怕。

    他并不在乎她还惦记着那个男人,他要让她看看他怎么戏弄那个不值一提的男人。

    无限的权势果然值得人心醉,如果有一日他真的坐上那无上的位置,那么将可以决定多少人的命运?将多少人踩在脚下?

    所谓王者,不过就是这样了。他要的什么又能得不到呢?

    这么想来,他眼风亲扫过面色苍白的云凤,总有一日她会自愿自发的匍匐在他的脚下,她的心里再也装不下任何一个旁的人。

    男人那隐藏很深的虚荣心如一只吸饱了鲜血的蛊虫,瞬间胀大,连带着心里那份优越感也越发强烈起来。沉吟半刻,含着笑对着小叫天道:“你带他过来吧,我想先见见他。”

    艾峙逸并没有如云凤幻想的那般是被人抬进来的,而是走进来的,昏暗中看不清他身上的衣裳,只知道是囫囵一体的深色,衬得他本就瘦弱的身子显得越发瘦了。

    他的面颊都微微凹陷了些,他脸上挂着云凤陌生的笑容,一双眼似乎看向了她,却只有一眼,灰蒙蒙的,似是穿透了她一般,云凤却整颗心都揪紧了,她微微张着嘴:“峙逸……”只是这一声,几乎能叫艾峙逸肠断。

    艾峙逸似乎微微顿了一顿。却似乎又完全没有听见,他看向云凤身边的男人,一脸的谄媚,深深鞠了一躬:“阮……大人……好……”他似乎原本还要说出更肉麻些的话,只是苦于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男人,这犹犹豫豫的谄媚越发显得可笑起来。

    男人没有预料到艾峙逸竟是这样的一个人,有些微诧异,倒是小叫天沉不住气先扑哧笑了出声。

    男人这才有几分回过神来,他原是听说过这个人身段极其柔软,也曾听说过他是个真小人,如今见到面却还是被峙逸的不要脸震慑住了,想来这人这么好的一张皮囊真真被糟蹋了。心中添了几分轻视。

    男人微微一笑:“久仰艾大人大名,房宿他们没有为难您吧!”

    艾峙逸自动自发的跪到了地上:“怎么会呢?刚刚那几位兄弟一看就知道是侠义之士,又岂会为难艾某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呢?”

    小叫天脸上立马显出不屑来:“艾大人变得好快啊,当日在艾府我们庆熹班被你苦苦折磨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一副嘴脸啊。”

    峙逸笑起来:“此一时彼一时,艾某曾经对叫天爷多有得罪,还望叫天爷海涵。艾某这次来,原是想要同阮大人打个商量。”

    男人一手揽过身侧的云凤:“哦?艾大人太客气了,我想现在这地洞外面一定草木皆兵吧,艾大人如此有恃无恐的独自进来,莫非是要来救尊夫人?真是令左某佩服。”他原是想要试探一下艾峙逸对云凤的感情,却发现峙逸连眼皮都不带抽一下。

    峙逸面上笑得谄媚兮兮:“阮大人……”

    小叫天在一旁都要看不下去了,心中一百个瞧不起他。随意的踹了他一脚:“什么软大人硬大人,我们小公爷是姓左的,你这狗奴才听不见吗?”

    峙逸不会武,被他随便踹一脚,就趴倒在地上。

    云凤的心似坠入了深渊,看着她心上的那个人就这么匍匐在她的脚边,却连碰触都不能,终是忍不住这咫尺天涯的煎熬,嘤嘤哭泣起来。

    峙逸慢慢的爬起来,侧脸上碰得有些淤青,却还是笑得十分谄媚:“是艾某不会说话,叫天爷踹得好。艾某起誓,这洞口的秘密艾某并未告知任何人,叫天爷可以派人上去查,此时只有几个家丁在那里守卫,等着艾某回去。艾某原是个有分寸的,自然会守口如瓶。”

    男人对小叫天耳语一番,小叫天去而复返,贴着男人的耳朵喁喁一番,男人这才笑起来:“艾大人果然不同凡响。”

    峙逸作出一副卑贱至极的样子:“那是!艾某可是提着脑袋来的啊!”

    男人点点头:“艾大人同我有什么商量可打,但说无妨。”微微皱了眉头。

    峙逸似是斟酌良久,笑了笑:“这个,不好说。”

    小叫天冷笑:“有什么不好说,你不就是想来……哼哼,听说你为了我们小公主,什么都不要了,这舍命的真情……哼,倒真是叫人感动啊!”

    云凤已经不再哭泣,一只手紧紧拽着裙子下摆,佝偻着腰,不说话。让人猜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峙逸:“这……叫天爷误会了。看来……其实其中曲折……同您想的略有不同。”

    男人似是来了兴趣:“怎么个不同?”一双眼偷偷瞄向云凤。

    “其实艾某是个生意人,对女人什么都不是十分上心,想来二位之前也略有耳闻,一年多钱艾某听说了一个……有关前朝公主的轶事,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是既然也同艾某沾了些关系,就想着是否能从中……谁知道这却是个烫手山芋,艾某没得法子,怕引起皇上疑心,就只得作出情深一片的模样,其实……女人嘛……无奈,如今官职也丢了,有那周文晰前车之鉴,如今在朝内恐怕……所以……”他话说的断断续续,但是诸人都听懂了他的意思。

    小叫天冷笑:“莫不是你要投靠我们小公爷?”

    峙逸笑得一朵花一般:“正是这个意思?”

    小叫天刻意把话说得十分露骨,想激得男人杀了峙逸:“你睡了我们小公爷的女人,还想要投靠我们小公爷,你可真想得出啊!”

    “角宿!”男人似乎有些生气了。

    峙逸将双手袖在袖子里,似乎有些紧张,畏畏缩缩的将脑袋贴在地上:“艾某惶恐!”

    男人斜眼看了看云凤的反应,她似乎没有特别悲伤,只是一只手放在腿上默默的搓着,也不知道搓了多久,星星点点的泪水一滴一滴濡湿着她的裙摆。

    男人有些心疼,将云凤往怀里搂了搂:“世事无常,艾大人放心,我原不是个爱计较的人,只是凤儿现在名分上还是你的妻子,这个……”

    峙逸连忙道:“只是一封休书罢了,何时奉上,小公爷尽管说就是了。”

    男人脸上鄙夷的笑容一闪而过,看了一眼云凤:“既然这样,解决了便是!”对着小叫天招了招手。

    小叫天“哼”一声转身去了,峙逸兀*着马屁:“小公爷放心,艾某一定会叫家丁严加守卫,您在这里的这段日子,绝对安全的紧。”

    男人笑一笑:“这倒是不必,既然艾大人都想得出,那么那昏君一定也想得出,这里终究不安全,我看还是不宜久留。”

    峙逸点点头:“那么,小公爷接下来要去……”

    男人睨他一眼,不说话。

    峙逸干干笑了:“艾某僭越,只是艾某这里有数万家财,虽然不多,但是也希望对小公爷的大业能有所襄助。”

    男人哼一声:“艾大人真是周到。”

    “应该的,应该的。”

    小叫天取了笔墨走进来,艾峙逸埋首疾书。

    男人接了那休书看了起来:“艾大人这一笔字倒是极好!”他真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这般*。

    “哪里哪里,自然比不得小公爷文才风流!”

    小叫天附和道:“哼,艾大人真是熟练啊,这休书也写得忒顺溜了些!”

    “哪里哪里,叫天爷谬赞!”

    男人把休书递到云凤面前,似是让她仔细看看,她却只是厌恶的偏过了面孔。

    男人以为她这厌恶是冲着那卑鄙的艾峙逸,心中一喜,将休书递给小叫天,凑过脸去,背对着峙逸贴着云凤的耳畔。

    云凤并不躲闪,她看了一眼小叫天的背影,机警的抬起了眼帘,,一双眼贪婪的看向峙逸。

    峙逸的眼睛也望着她,眼中布满不舍和爱意。

    男人全然不觉,陶醉的嗅着云凤身上的香气:“呵……不要伤心,从此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同过去一样,你总归是我的,为了这么个人,真不值得……”

    云凤哪里听见他说什么,同峙逸两个目光交缠,几乎不能分开。

    那目光几乎叫她化作了一滩春水。

    是呀,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什么都是假的,她的心仿若同他是一体的,他做什么说什么都无需同她解释,他一定是来救她的,一定是的,他像蛇一样圆滑、狐狸一般狡猾,呵,她的峙逸啊……

    男人觉察到云凤的异样,却只当她是悲伤过度:“你听到了我说什么吗?”

    云凤敷衍的点点头,这才敛了眼目,低着头:“你说得很对。”

    男人只当她回心转意,心内一阵狂喜。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