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六十四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云凤疼得龇牙咧嘴只能咬着唇忍着,嘴角还是禁不住在打颤。(手打小说)

    脚步声渐渐近了,一双粉底皂靴停在她的身边,那人的身影将她眼前的一方亮光挡得干净。

    云凤本就昏沉,此刻更加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觉得一股杀气向自己袭来。

    滚烫的体温烧得她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

    那人蹲□子,侧边的一缕亮光让云凤看清了他的脸,原来是他。

    小叫天穿着一身白衣,配着那面孔,很有几分倜傥的味道,只是可惜那面孔上含了几分邪气,望着云凤似笑非笑:“怎么从床上下来了?”

    云凤记得他之前想要对她下定魂针的事情,并不看他,只是沉着脸往后挪身子,企图扶着床沿站起身来。

    小叫天一脚踩在她的裙裾上冷笑:“怎么,怕了?你以为我会杀了你?杀了你对我来说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云凤拼足了力气瞪了他一眼:“你敢?”

    小叫天被她的戾气震了一下,随即却笑了:“哼,你不会以为你还真是什么公主吧,如果不是苍龙,你算得什么东西,我劝你还是识时务些,不要想着耍些幺蛾子。”

    云凤镇定的扭过脸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慢慢的挣扎着起身。她此时觉得自己呼出的气息都是火烫的,这炙热麻木了额头上的疼痛,只是血液的粘腻让她难受。

    小叫天斜着眼睛打量了那不远处的两幅地图,又冷冷看着她额头那渗血的伤口:“你这贱妇,你还真以为我看不出你的用心吗?如果不是苍龙心善,我早就……”

    云凤似是听见了极好笑的笑话,冷冷扫了一眼小叫天:“如果你不敢把我怎样,你就快滚。”

    “你……”小叫天这才发现自己之前倒是小瞧了这个女子,冷哼一声道:“你最好小心点……”就要伸手捉住云凤的衣领。

    “你想干什么?你怎么在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陈婆子带着怒意的声音打断了小叫天的话语。看她那个样子,似乎刚好撞上这一幕,她端着托盘的手还打着颤:“你……”

    小叫天冷冷回头看了她一眼,一脸的鄙夷。

    陈婆子气得要死:“你……”还没“你……出个名堂来”,小叫天狠狠瞪了她一眼:“把你自己管好吧。”转身出去了。

    陈婆子气咻咻的看了一眼小叫天的背影,叹一口气,放下手中端着的托盘,冲到云凤面前,用手帕按住她的额头:“这是怎么了?那个畜生欺负你了?”

    云凤摇摇头,她想说出什么,却还是忍住了,只是垂了眼帘。这样子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

    陈婆子痛心道:“你不用怕他,他身为七宿之首,素来嚣张惯了,屡次犯忌苍龙都没有拿他,不过是因为他的身份罢了,现在正是用人之际……”

    云凤拧着眉望着陈婆子:“身份?”

    女人多半是嘴碎的,尤其是年老的女人,更何况这陈婆子对那小叫天分明是有着不忿的。她端起身侧一碗热粥,吹了吹一边喂云凤一边道:“有些事情,你总要知道的,其实小公爷并不姓阮,阮家真正的大爷是刚刚那位,但是阮家当年为了保住小公爷,将自己的儿子送到江南,小公爷念着阮家一门上下,所以才……”

    云凤吃了一惊:“你说什么?”阮俊诚不姓阮,那他究竟是什么人?他的死亡是假的,他的托付是假的,就连身份都是假的。

    什么都是假的!

    云凤的脑子疼痛起来。

    陈婆子看云凤的面色,知道自己失言,皱了皱眉道:“这些本该是小公爷告诉公主的,老奴也就不多说了。”

    云凤不想引起她的疑心,也不再多问,只是默默吃着粥,面色十分平静。

    陈婆子看了看她的脸色,忽然道:“我这些日子在那艾府也看出来了,你是个难得的娴静人,小公爷心心念念的想着你,原也是应该,更何况你先前也吃过那么些苦。”

    云凤不说话,只是默默听着。

    陈婆子起先也听过云凤的恶名,去了艾府观察过后,又觉得云凤不过是个依附着男人极其柔弱绵软无用的女人,但是男人似乎偏偏就吃这套,看那艾峙逸便知道了。

    陈婆子这么想着,感怀身世,不免有些愤愤,却又更加轻视云凤了,对着她小声道:“那姓艾的不过是如今狗皇帝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公主跟了他可谓明珠蒙尘,我们小公爷日后可是要成大事的,小公主跟着他,日后就是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了。到时候还望小公主多多提拔着些我才好。”她那一张老脸笑得如一朵菊花一般。

    云凤默默看着她,心里不由感慨,她从前看着这陈婆子不言不语的,只是觉得她朴实,如今再看,却这般可笑,心想着那阮俊诚一心想着复国大计,手下的人都是这般求利之人,怕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吧。

    云凤这么想着,面上却对着陈婆子一笑:“妈妈说得极是。”

    陈婆子听她这么说,只觉得这女人极度虚荣极度愚蠢,越发的瞧她不起了。

    一碗粥吃完,陈婆子扶着云凤躺下,极其巴结殷勤的为云凤掖了掖被角,这才去了。

    云凤心中不安,却也知道自己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这地洞里到处是人,她如果贸贸然从这里逃出去,难免不被那小公爷捉回来,以后再逃就难了。

    所以她必须珍惜机会,必须一次成功。

    也许是头上烧得昏了,也许是折腾得太累了,云凤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云凤觉得自己好像在火海中,呼吸十分急促,身上似乎有什么桎梏,让她挣扎不得,她嘤嘤哭泣,干裂的面颊遇到咸湿的泪水,痒得钻心。似乎有一只带着些微凉意的手在抚触她的面庞,给她带来了片刻的欢愉,她喃喃的道:“峙逸、峙逸……”那手不见了,云凤被炙烤得难受,一声声叫得急促:“峙逸、峙逸……”她起身在黑暗中摸索,这寒冷冰湿的洞穴冷极了,她一点一点往前摸索着,寻找着出路,远处似有一星灯火,她慢慢奔跑过去,却是兰璇坐在那儿,望着她冷冷的笑:“你以为你逃得掉吗?他还是喜欢着我的,他不要你了。”

    云凤摇摇头:“你说谎,他不爱你,我知道。”她从没这么真实的在这个女人面前说出自己的想法,她有一种畅快却更有一种怯然,她不该说的。

    兰璇脸上的笑容凝固,不一会儿就变作了一具骷髅。

    云凤继续向前,却看到一架花轿迎面走了过来,那花轿十分美丽,轿沿下垂着彩色的流苏,一缕鹅黄一缕湖蓝一缕粉红这么周而复始,她如儿时一般张着嘴看着那花轿靠近,轿帘被掀了起来,带着凤冠的正是云英:“姐姐,你看我美不美?”

    云凤傻愣愣的:“美,你这是要嫁给谁?”

    云英羞怯的道:“呵呵,姐姐真会说笑话,还能有谁,自然是峙逸哥哥……”云凤一时天旋地转,正待跟她理论,手却被旁边的人捉住:“凤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那人生得俊逸倜傥,手持一支糖葫芦:“你看,你喜欢吃的,我已经给你买来了,娘正在家等着我们呢。”

    云凤几乎不能相信,她甩开阮俊诚的手:“不……你不是阿诚,你是那劳什子小公爷”

    “阮俊诚”皱着眉:“凤儿,我对你不好吗?”

    云英望着“阮俊诚”一笑:“姐夫,你快带着姐姐回家吧,可不要耽误了我的好时辰。”

    “阮俊诚”的手变得极其有力,拖着她向后走,云凤挣脱不开,凄厉喊叫:“峙逸、峙逸、峙逸救我……”

    峙逸一个激灵从床上弹了起来,高声唤了一声:“凤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声音惊动了外间的艾维,他披了一件外裳,急急走了进来:“爷,你怎么了?”

    峙逸用中衣擦着头上的汗水:“没什么……我只是听见凤儿呼喊我的声音……”想着应当是梦,峙逸的声音放松了些:“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爷的话,三更了。”

    峙逸点了点头。

    艾维看他这个样子,心里实在不落忍:“爷放心,大奶奶一定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