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六十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云凤和峙逸前夜闹得太晚,后半夜才睡,早上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觉得唇上软软的,峙逸原是峙逸在她嘴上亲了一口就走了。(手打小说)

    云凤皱着眉头辗转了一番,便再也睡不着了。

    起身吃了点东西,拿起那几只不起眼的簪子细细琢磨。这簪子一共三只,看样子是一副套簪,样式并不好看,谈不上什么工艺,粗重硕大,不清不楚的刻着几只蝙蝠围着一圈铜钱,图个福在眼前的好兆头。

    云凤记得阿诚说过这簪子关系着阮家的命脉,她就奇怪了,这明明是她母亲的遗物,又怎么关系到阮家去了?

    云凤拿着那簪子摇一摇,里头闷闷作响,他父亲曾叫雨珠同她传过话,为了方便她跑路,这簪子里头镶了金珠。

    当然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她同峙逸,原不是现在这般。

    这么想来,不免唏嘘感叹。

    心中对这簪子更加好奇。

    如果这里头不是金珠,又是什么呢?

    阮家的传家宝,究竟是什么呢?

    真的在这簪子里吗?

    峙逸起先为什么要藏住它呢,会不会他已经把它打开过了,将里面的东西换掉了?

    云凤这样一想,心中不免焦急,拿了那簪子就仔细看起来,却连个缝隙都没瞧出来。

    想起昨夜峙逸的眼神怪怪的,不免自忖:他到底在想什么呢?他竟亲口问出了阿诚的名字,莫非他知道了什么?

    他会相信她吗?

    他会对阿诚不利吗?

    云凤正想得入神,脚步声响起,却是柳妈端了托盘进来:“一大早就闷在房里捣鼓啥呢?老闷着不是办法,外头春阳正好,晒晒日头也是好的。”一边说着一边将那托盘放在云凤面前。

    雕花木托盘上放着一碗粘稠的黑色汤药,云凤皱着眉头道:“你又拿了些什么给我喝?”

    柳妈一脸喜色,神秘兮兮的低声道:“这是我好不容易给你弄到的偏方儿,上次我让我远房大侄子给弄来的,这东西可有效了,他们村上的李大娘都四十岁了还没生过孩子,一喝这个,一年抱俩。快喝吧,我熬了几个时辰呢。”云凤同峙逸好了一年了,肚子里却一点信儿都没有,柳妈也是急了。

    云凤低头嗅一嗅,一股又臭又香的怪味,还夹着一股肉味,到底怕伤了柳妈的心,颤颤巍巍端起来,一副要喝又不要喝的样子:“……这里头到底是些什么?”

    “好东西,我的奶奶,你就喝了吧!”

    云凤依言低着头就要去喝。

    柳妈喜滋滋道:“放心喝吧,都是好玩意儿,两只羊□,一对儿青蛙眼……”

    云凤几乎要把药汁喷了出来,柳妈见她要放碗,赶紧的把那碗往上推了推,一碗药汁就全部给她灌进去了。药汁顺着下巴,渗了下来,一件月白春衫都沾满了深棕色的药汁。

    柳妈喜滋滋的拿着空碗,对着云凤挤眉弄眼:“奶奶晚上加把劲,咱也一年抱俩。”

    云凤皱着眉头拿茶水漱了口,看着满襟淋漓的药汁,哭笑不得。起身自取了一件浅粉色绣鹅黄芍药花的衫子转到屏风后头,脱了衣裳换起来,心中不免有些愁闷:她自十五六做了人妇,便如何都生不出孩子,如今她都二十四岁了,一般女子到了她这般年纪都已经儿女成行,她有时候怀疑她是不是根本不能生育。

    但是陈御医给她看过,说她明明就没有病,她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看着欢蹦乱跳的大姐儿,她心里总空落落的,想要个自己的孩子。

    峙逸总是一副不急的样子,她同他说起孩子,他总是跳过,她想或许他也是急的,只是不表现出来罢了。他那个人,她哪里又知道他总是在想些什么呢?

    这么想来,又不免忧伤起来。他那么聪明那么能干,是不是她拖累了他呢?但是如若离了他,她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了。

    云凤这么想着,一颗心如被人狠狠捏了一下一样疼痛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却总是心酸得想落泪。

    透过屏风见到一个人影影影绰绰的进来了,她只当又是柳妈,随意的道:“过来帮我系一下腰带。”她待会得出去守着,说不定什么时候阿诚就来了,把这簪子交给他,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了。只愿他平安离开,从此无病无灾,不行,还得提醒着他,不要在京城开什么戏班子,这么招人眼,越发不安全……

    云凤心不在焉,便没有多看一眼柳妈。

    那“柳妈”悄无声息的走到她身后,接过了云凤递来的带扣,云凤低了头,身子却一震。

    这东屋是老式屋子,格局非常老旧,屋子建得十分高,窗子更高,此时正是晌午,春日的暖阳透过窗眼照进来,斜斜射到屏风这边,波斯地毯上就清楚的出现了两条人影。

    她身后的那个人虽然挽着发髻,却身材高大,他手中似乎拿着一枚细针,似乎正要向云凤颈间插来。

    云凤本能的往前一突,回身看他:“你是何人?”

    只见那人做少*妇打扮,头上盘着发髻,插着几支时兴通草花儿,身材高大,脸上涂着粉,不男不女,眼中还含着一种戾气。

    他本不把云凤放在眼里,却不料被她发觉,此时便收了手在背后,脸上堆起笑来:“奶奶这是做什么,难道不认得我了吗?”

    云凤往后退了退,准备随时喊人:“……你……你是何人?”

    “小的是庆熹班的头牌小叫天啊,昨儿来见您的货郎也是小的扮的。”

    云凤细细看他面目,倒确实有几分似曾相识。

    想起刚刚他分明对自己不轨,心中却只是恐慌,没有半分亲切,只是往门外退。

    小叫天又做出一副严正的表情:“奶奶,我们老板正等着您呢,您还是跟着我去吧。”

    云凤皱眉:“去哪里?你昨日不是说他要亲自来的吗?”

    小叫天冷冷笑一笑:“这不是计划有变吗?今日一早你那夫婿就将艾府布下重兵,夫人不会不知道吧!”

    云凤怔怔然:“你说什么?”难道峙逸知道什么了?以他的能力以及对她的了解,这倒不是不可能。

    艾府现在重兵把守?

    如果是假的,这小叫天做什么要这么说,难道是为了骗她出去?

    骗她出去做什么?

    她明明同阿诚说的清清楚楚的,阿诚也从未有为难她的心思,她越想脑子越迷糊,只是想起小叫天想拿针扎她后颈的事情就更加惶恐了。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她心底一个声音不断叫嚣:“峙逸、峙逸、你在哪里……”她害怕极了,如果峙逸在这里该有多好。

    小叫天似看出她的挣扎,哼一笑:“夫人怕小的骗您不成,幸亏昨日我没有出府,今天一早才探清楚虚实,不然今日我们老板怕是要着了您的道了,好在那艾峙逸很是宠爱夫人,把夫人当眼珠子一般护着,所以,还劳夫人同小的走一遭。”

    云凤定了定神:“我哪里都不去。簪子已经在我手中,你拿去交给阿诚便好。”

    小叫天笑得邪邪的:“没了奶奶,小的也出不去啊!”

    云凤正待苦思,那小叫天却纵身一跃,跳到了她的背后,云凤大喝一声:“陈妈妈!”顺势拿起一旁笸箩里插着的一把剪刀,就往小叫天脸上掷去了。

    小叫天脸一偏,云凤转身就往门外跑。

    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陈婆子,一脸的欢喜。

    陈婆子将她挡到身后,也不多说,对着那小叫天道:“你想干什么?”那语气有些气愤又有些熟稔,云凤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小叫天冷笑一声:“你懂得什么,给我让开。”

    陈婆子扬起手中镰刀:“角,你僭越了,她是小公主,你不可以伤她。”

    “箕,你让开,我不过是给她施一针定魂针罢了,让她以后千依百顺,免得节外生枝。”

    “放肆,试了定魂针,她还有几年活头?你这样,苍龙一定会杀了你的。”

    小叫天目光森冷:“苍龙昏了头,你也昏了头?她背叛了苍龙跟那艾狗打得火热,如今更是同他一起谋害苍龙,岂能留得?”

    云凤本来抓着陈婆子衣襟的手松开了,他们分明是一伙的,她越发迷糊了。陈婆子照顾她已然一年有余,难道她是……

    那小叫天见云凤同陈婆子有了几分距离,抓住机会就要过来抓她:“哼,你这老婆子武艺如此低微,难道还以为真的能拦住我?”

    陈婆子拿镰刀一挡:“放肆。如果她有了闪失,江南十路旧部还会听命与苍龙吗?你这个莽夫,如若复国大计毁在你的手中,你万死也不足。”

    云凤看出来了,陈婆子同小叫天虽是一伙的,但是陈婆子是保护她的,而小叫天却是想害她的,趁着他们混战的时候,她还是跑的好。

    “蠢妇,你小心别让她跑了。”

    陈婆子停了同那小叫天拆招,回身捉住云凤:“小公主,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小公爷在等你。”

    云凤不住挣扎:“我不是什么小公主,你们误会了……”

    小叫天皱眉:“懒得和这*罗嗦,何必这么麻烦?”

    陈婆子似是气急,却也不理会他,只是对着云凤认真道:“小公主,您是前朝皇族,如今小公爷深陷危险,您必须挺身相救。”

    “小公爷?”

    “就是阮大少爷。”

    云凤越发迷糊:“你们在说什么,我不懂,我不要离开艾府……”

    云凤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叫天一个手刀打晕了。

    云凤晕晕乎乎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阮俊诚坐在一边。看着她的双目眼神复杂。

    云凤眨眨眼,喉咙干涩:“……是你,这是哪儿?”

    阮俊诚温柔笑道:“自然是我,刚刚受惊吓了吧。”

    云凤抓着他的衣袖道:“刚刚……算了……他们说峙逸在艾府布下重兵,是真的吗?你遇到危险了吗?”

    她焦急的问了一大串。

    阮俊诚却只是看着她,一双眼睛黑黑深深,看不出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