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五十八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峙逸想起云凤同他说过,当年阮家抄家的时候,官兵就是在找一本书,如今周家抄家也在找一本书,那么这两本书会不会是同一本书呢?又是什么书这么重要呢?

    试想一下,当年如果阮家是有目的的娶云凤,那么周文晰却在明知道的情况下把女儿嫁到了凶险的阮家,是什么原因呢?

    记起在狱中最后同那周文晰的交谈,他分明话里有话。(手打小说)似乎言不由衷,如果将云凤嫁入阮家不是他的初衷,那么又是谁在背后控制住他呢?

    难道是……

    皇上?

    皇上让他把云凤嫁进阮家图得又是什么呢?

    是不是那本书?那本官府一直在找的书。

    阮家抄了,那本书却不见了。而且没有落在皇上的手上。

    那本书会在谁的手中呢?

    会不会落在了周文晰手里?

    也许他得到了那本书却瞒住不报?

    不是没有可能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周府抄家之后,朝廷也在找书就好解释了。

    皇上怀疑了,于是来到周家来找。

    却还是没有找到。

    周文晰会把这书留给谁呢?

    云英?赵氏?不可能。

    云凤?

    有可能,她是前朝遗孤,东西留给她最有价值。

    如果东西真的落在了云凤手中,那么将云凤劫走的人会不会冲的就是那件东西?

    会是谁呢?

    皇上?

    不,如果是不认识的人劫持了云凤,她一定会对他说的,可是她没有,那么这一定是个熟人,她熟悉的人。

    会是谁呢?

    峙逸苦苦思索。

    庆熹班?

    对。

    那天劫持她的人分明同庆熹班有关,他们利用了兰璇的计划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了保护云凤?那么为什么要把云凤从艾府带走呢?

    庆熹班来自江南,那里是前朝遗民的巢穴,那小叫天又长得酷似阮俊诚,难道是……难道是阮家?

    峙逸的心打了个突。

    假设劫走云凤的是阮家,那么之前的一切就好解释了。

    阮家当年的那本书落在周文晰手中,周文晰没有上交朝廷,而是自己私自瞒了下来,然后作为遗物留给了云凤。

    而阮家的人回到这里,便是为了要回那书或者是……连带着云凤。

    阮家的人会是谁呢?

    一个神秘的班主,一个酷似阮俊诚的红牌。

    云凤的焦急与闪躲。

    难道是……

    阮俊诚?

    峙逸这么想着,心突突一跳。

    如果真的是这样……

    云凤失踪了那两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时回忆起云凤之前的心不在焉、魂不守舍,峙逸的心像被人掐住了一般疼。几乎透不过气来了。

    杏花嘻嘻哈哈的跑进了院子,柳妈喝道:“这是做什么,还有什么规矩没有?”

    小丫头犹自咯咯笑,手上还秉着一只纱堆的绢花,娇艳的粉色,衬着身后新绿的柳枝,让人挪不开眼。

    枣花看见了,忍不住眼馋:“呀,这花儿真好看,你哪里得来的?”接过了花儿放在柳妈面前:“嬷嬷你看!”

    柳妈点点头:“是不错,倒是这边没见过的式样,堆得真精致。”

    杏花道:“前头园子管事的张妈妈带了个货郎进来,我刚刚同姨奶奶屋里的雪娇在外头玩的时候,看到的,好多姑娘争着抢着呢,生意可好了,就是那货郎太难看了,脸上好大一个疤癞……”

    她还不待说完,枣花已经放了活计,扑了出来:“他在哪儿,快带我去。我昨岁买的绢花过了一冬都没样子了,我得赶紧买两只新的去。”

    柳妈笑一笑:“看把你喜欢的,如若喜欢,把他叫过来便是,刚好,我也买点子东西。”

    杏花笑起来:“嬷嬷说得正是,刚刚我同雪娇在那儿看的时候,见着了许多好针好线,刚好还能给大奶奶添上点。”说着,就领着枣花一起去唤那货郎去了。

    柳妈兴冲冲的走进屋里,见到秀雅正纳鞋底子,笑嘻嘻道:“姑娘,外间来了个货郎担,你不去看看。”

    秀雅蓬着头,哼一声:“又是那张婆子引进来的吧,不知她又从中间得了多少好处,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去外间店铺买呢。”

    柳妈知道她是个厉害的,笑道:“姑娘不知道,他卖的东西倒是这边没有的,全是江南式样,好看得很,姑娘们都抢疯了呢!”

    秀雅撇撇嘴:“那我就更不去了,指不定还剩下些什么烂东西。”

    柳妈知道她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也不和她多说,干笑着道:“姑娘说的什么话。”就要上里间找云凤:“奶奶、奶奶……”

    秀雅撇撇嘴:“别叫了,她一早跑出去了,也不知道上了哪儿。”

    云凤将峙逸书房都快翻了个底儿掉,还是没有那簪子的踪影,艾维在一旁皱着脸追着她道:“奶奶,您这是做什么?上回小的把你放进来,差点没被爷给揍死,你就饶了小的这一回吧。”

    云凤一边哼哼着知道了,一边不住翻找,却哪里有那簪子的踪影。

    正上火呢,听得有细碎的脚步声,艾维侧身行了个礼:“二小姐,爷不在,书房入不得。”

    云凤一回头就见到云英亭亭玉立的站在书房门口,穿着一身水蓝织锦衣衫,十二幅的裙摆上绣着洁白的木兰,手持一本书,一双眼睛怔怔看着她:“姐姐。”

    云凤不知道自己多久没见到她了,有些愣怔:“你怎么来了?”

    云英有些羞涩:“上回来这里借了一本书看,如今看完了,想还给峙逸哥哥。他好像不在。”转身就要走了。

    云凤低头继续翻找。

    没过一会儿,云英却又出现在了门口:“姐姐,你在找什么,要不,我帮你找吧!”

    云凤没有理会她,摸了摸底下的柜子,竟然不知什么时候上了锁头。对着艾维摊开手:“钥匙拿来。”

    艾维为难:“奶奶不要为难小的,这个钥匙小的可没有备份,都在爷自己身上呢。”

    云凤也是老实到了家,他这么说了,她竟也真的信了,沮丧的环视这书斋一周,正好看到云英还是可怜巴巴的站在那儿,有几分不忍,走了出去:“你可是要回老夫人那里?我也要回东屋去了,我们一同走一段吧。”

    云英点点头,笑道:“好久没有同姐姐一起了。”捉住了云凤的手。她的手又细又软,纤细的手腕上套着一只紫玉镯。那玉镯碰在云凤手上,有些凉凉的。

    云凤不大想同她这般亲密,无奈叹口气,再怎么不好,到底是自己亲妹妹。

    “你娘还好吗?你最近可有回去看她?”

    “她挺好的,嘱咐我在这边听干娘的话,报答她的恩情。”云英笑起来眉眼弯弯,十分甜美。

    云凤听她说的话觉得格外刺耳,不由停了下来:“你真以为老夫人是对你好吗?”

    云英瞪着一双孩童般纯净的大眼睛:“难道不是吗?姐姐不知道,小时候干娘可疼我了。”

    云凤吸了口气:“我是你亲姐姐,你不用在我面前作态。你难道还不知道老夫人的为人?算了……我之前给你指了条明路,给你安排好人家,你都不要,非要来到这里,你以为艾峙逸还是当年的艾峙逸吗?”

    云英笑嘻嘻的看着云凤:“我知道姐*我。”

    云凤见她是这般样子,急得把不该说的话都说了出来:“当年你同你娘做的手脚,你当真你那峙逸哥哥一点不知道吗?你也不小了,艾府是吃人的地方,我奉劝你还是知难而退吧。”

    云英笑起来,似乎对她说的话都听不懂一般:“姐姐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吃人的地方?我看姐姐明明待得极好啊,我上次回去还同娘说,姐姐比从前美多了,娘还说这艾府定是养人的地方呢。”

    云凤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只觉得春阳下,云英那甜美的笑容、那白亮亮的牙齿似乎会咬人一般,一下一下啮得她生疼。

    云凤苦笑一下,心想着这妹妹分明同自己不是一路人,何必管她呢,她爱怎样就怎样吧:“是我管的太多了,你就当我没说过这些话,你爱如何便如何。”脚步加快了往前走。

    云英却急急跟了过来道:“那件事情是你告诉峙逸哥哥的吗?”

    云凤不耐烦的回头道:“什么?”

    “当年换亲那件事。”

    云凤皱眉:“我没有说,难道你还不了解峙逸吗?你有什么瞒得过他?”

    听到她那么直呼艾峙逸的名字,云英心里妒忌得发痛,脸上却还强笑:“我们是亲姐妹,又有什么不好说的呢,你同我说实话,我不怪你。”

    云凤再迟钝,听见别人这么跟自己说话,也是难受的,还是那句话:“我没有说。”

    云英松了一口气,上来拉云凤的手:“姐姐,不是那样的,当年是我母亲……”

    云凤听不下去了,打断她道:“你赖你母亲做什么?你还不明白吗?你并不真的喜欢峙逸,你想想如果他现在一穷二白,你会喜欢他吗?他原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既然明白你对他别有所图,岂会放过你呢?”

    云英冷笑,眼里恨不得射出箭来:“我怎么就不喜欢他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早就同他在一起了。”她昨日夜探兰璇,那喻兰璇许是想着自己要走了也决定不让云凤好过,把自己知道的那些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诉了她,她周云英这才真正知道,原来她的敌人根本就只有周云凤一个。

    “你……”云凤见她执迷不悟,无话可说。正要回头走掉,就见到杏花枣花同几个小姑娘拥着一个货郎担子正往这边走来。

    几个小丫头见了云凤和云英忙不迭的请安。那货郎也憨厚的笑着。

    枣花笑嘻嘻道:“奶奶这是往哪里去,柳妈招呼我们把这货郎担引到东屋那边去,柳妈怕奶奶少些针线什么的,这里也可以挑捡些。”

    有两个小丫头是老夫人屋里的,平时似是很喜欢云英的,拉着她说这挑子里的绢花特别好看。云英一副开心极了的样子,云凤几乎以为刚刚自己看在眼里的那一切不过是个梦罢了。

    小丫头对着那货郎道:“阿叔,让我们二小姐就在这儿挑几朵吧。”

    云英笑眯眯拉云凤:“姐姐一起挑吧。”

    云凤不好在外人面前同她撕破脸,只好“嗯”一声。

    那货郎放下担子,任他们挑拣。

    一群小姑娘拥簇着一对正当年华的姐妹,二人一身锦绣,又都是珠玉一般的模样,旁人见了,忍不住都要驻足看一会儿。

    云英笑嘻嘻道:“真好,这兰花竟是一模一样的,姐姐,我们一人挑一只吧,真好看。”云英一边笑,一边把两只一样的垂丝兰花挑出一只插在云凤的鬓边。

    小丫头们也都知道如今西屋倒了,这艾府怕就是这一对姐妹的天下了,几个机灵的忙在一旁拍着马屁:“大奶奶戴着花儿真好看!”看得那货郎都想笑了。

    云凤颇有些不好意思,又难以拒绝,觉得似有人在打量自己,抬起头却发现那货郎的眼神有些怪异,云凤想起同阿诚约好今日相见,心里咯噔一声。

    莫不是这货郎便是阿诚派来的?

    那货郎笑得伶俐,取出挑子里的一个暗格:“这里原是还有些簪子,主子们要不要看看?”

    云英见这么一个小货郎竟然还有这么多好货色,不由另眼相看:“这些东西料虽一般,倒是上好的款式,是哪里的师傅做的啊。”

    “实不相瞒,就是区区在下。”

    云英撇撇嘴:“东西是好,就是都是些包银的货色。”戴这廉价的玩意儿原是不符合她的身份。

    云凤看到那一大堆货色里头放着一只穗子,她认得,这是上回见到阿诚时,他萧上挂着的那枚。心里一沉,原来果然如此。

    那货郎嘿嘿笑着:“如若小姐不满意,可以拿自家的簪子给小的改,小的一样可以改出好样子。”

    话说完,一双眼睛就放在云凤的身上:“奶奶可是有什么要改的吗?”那一双利眼扫在云凤身上。

    云凤还不待回话。枣花插嘴道:“你说的好听,给你改,如果你把我家的东西吞了怎么办?你又是外地来的,我们哪里去寻你?”

    那货郎嗤一声笑了:“我自然是可以把我这货郎架子放在这儿的。”

    枣花小大人的翻翻眼睛,掐着两只指头比了一条缝的距离:“你这一担子也值不起我们***小小一枚簪子……”

    云凤拍了拍枣花肩膀,示意她噤声,对着那货郎到:“今儿不行,手头没有,过两天可好?”她还没拿到簪子,求他缓缓。

    货郎皱眉:“那可不行,小的过半月是真的要回去了,做簪子的工艺十分繁琐,过两天时间真的不够。”

    云凤咬着唇,心想着难道他们要走了吗?手上帕子搅得飞快。

    那货郎又道:“不如这样吧,明儿个小的再来取可好?”

    云凤一脸为难的表情。

    那货郎又道:“其实这买卖是我同我哥哥两个人做,他身子不好,便派我走家穿巷,他在家里做活儿,明儿我还要去别的地方卖货,不如让他来府上取可好?”

    他哥哥?

    云凤激动的看了一眼那货郎:难道是……阿诚?

    那货郎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云凤想到若是阿诚真的来了,明天说不定峙逸也在,若是让他捉住,那阿诚岂不是……

    云凤摇摇头:“不用了,何必麻烦呢……”

    那货郎笑一笑:“原是没什么麻烦的,奶奶不要放在心上。”

    云英在一旁看着这货郎,心里止不住的古怪。她昨日夜里原是问过兰璇为什么把云凤捉走了又送了回来。

    结果兰璇冷笑着说她太小看云凤了,当时分明还有三股势力在背后保护云凤,将她带出去又送回来的根本就不是自己。

    如果不是有那些人存在,云凤早就被她毁掉了。

    云英就纳闷了,如果这么说来,那么云凤一定是外面还有牵连,看着货郎说话的样子,分明句句都是冲着云凤来的,云凤原是个木讷人见了外人多是不理睬的,同这货郎一问一答却是一副熟稔的样子,还这般忐忑不安,莫非?

    难道她外头还有什么人?

    这个念头一出现,云凤心里格外兴奋和紧张,说不出是怎样一种感触。

    峙逸回来时,颇有几分醉意,艾维一边扶着他一边汇报着家中诸事。

    “……喻府派了轿子接走了西屋奶奶,如同爷说的那般,该给的都给了……这个月的月钱都交给素琴姨奶奶了,依爷说的,素琴姨奶奶添了四成……”

    峙逸打断道:“今天大奶奶可有什么不同?”

    “……哦,大奶奶去了书房……一顿翻找……”峙逸冷笑,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滋味,又道:“今天外面有人进来吗?”

    “有个南边来的货郎,带了些绢花来卖……”

    “南边来的?哪个南边?”

    “……这……奴才也吃不准……”

    “以后这种乱七八糟的人决不允许入府,出了事情你负责……”

    “这……”艾维见峙逸分明是心情不好,不敢再出言说什么。

    云凤正在屋子里头焦急忐忑,就看到峙逸冲了进来,一身的酒气,熏得她皱了皱鼻子:“你喝了多少?”

    峙逸冷笑,一双眼寒冰一样扫过她:“喝了多少管你什么事?你还不是巴不得我喝死算了。”

    云凤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看了看一旁有些尴尬的艾维道:“天也晚了,你早些回去吧,我来照顾他就好了。”

    艾维忙不迭的告辞。

    云凤从柳妈那儿接过一盆水为峙逸擦了擦脸,就要解开他领子上的扣子,峙逸却扫开她的手:“放开。”

    云凤不知道他是怎么了,这莫名其妙的气是从何而来?如若是因为他心里知道她有事瞒着他,可是看前两天的样子,他分明也是知道的,却并没有这样对她啊。

    这会子又是什么缘由呢?

    峙逸这冰冷的态度刺伤了她,让她不知所措起来。

    云凤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峙逸,烛火下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格外楚楚可怜,峙逸被她这一双眼睛看得心里涌起一股邪火,上来就将她按倒,连衣服都不脱就开始*。

    云凤哪里是他的对手,扑腾了几下,就不动了。

    峙逸冷笑:“怎么?装死鱼?哼!你以前同阮俊诚也是这般吗?”

    云凤被峙逸气得嘴角哆嗦,拼命转过背来要推开峙逸,却哪里推得动?挣扎之间,抓伤了峙逸的面颊,一道鲜红的痕迹在峙逸脸上隐现,慢慢变作深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