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五十五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兰璇望着峙逸,泪水几乎都要涌了出来,脸上却绷得紧紧的转过身去:“你来做什么?”

    透过不远处桌案上裂开的水银镜,她偷偷打量着自己的容貌。(手打小说)天啊,她这是怎么样一番凄惨的尊容,面容憔悴,头发凌乱,身上这件衣衫也脏兮兮的,如若知道他要来,她又怎么会……

    兰璇羞赧的低头,理了理鬓发,用力的咬了咬下唇,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再抬起脸来的时候,果然有了些红晕,神态比之前明艳了不少。

    峙逸打量了一番这屋子,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轻轻道:“听说尚书府昨儿个派车来接你,你却不回去?”

    兰璇笑一笑,一脸的不明所以,她的笑容是柔媚的,满不在乎的:“我既是艾府的媳妇,作甚么要回去?”

    峙逸看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有些不能理解,轻声问道:“你做了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了她机会,她却还是不知悔改。要他说什么好呢?

    兰璇见峙逸这么冷酷,目中含着泪走到他的面前,她离他那么近,他还同往日一样,清瘦、俊朗、干净,在这昏暗的屋子里幽幽发着光芒,吸引着她,让她半点挪不开眼。

    兰璇嘤嘤哭泣起来,半侧着面孔,表情凄切而美艳,一滴泪恰好从面庞上滚落下来:“旁人如何污蔑我,我都不在乎,只是你……我们往日里相处难道你还看不出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吗?这屋里谁不说我最慈善和蔼,谁不说我菩萨心肠……这些原是不说也好,可是她分明是使的苦肉计,聪明如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如若真是被歹人捉走了,怎么又能毫发无损的安全回来?谁知道呢?也许一开始就是她想的计策,引我同你入瓮也说不定。”

    峙逸心下冷笑,这一切分明没有听下去的必要了,他甚至看兰璇一眼的勇气也没有了,他太清楚了,这极好的皮囊之下裹着的是怎样一颗冷酷的心。她没有错,永远都是旁人做错,为了自己,什么都能做出来,这太可怕了。

    峙逸冷冷道:“我已经写下休书了,明天就叫艾维送你走吧,你的东西我都清点过了,该你的都是你的,只是大姐儿不许带走。”

    这么说完,峙逸就要抬脚出去。衣袖却一紧,竟是兰璇狠狠拽住了他,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娇艳的脸上滚落:“……你为什么不愿意多呆一会儿?我怎么就这么招你嫌弃?”

    她觉得她的心都碎成一片一片了,感觉喉头一股腥甜,什么东西几乎要涌了出来。那一双美丽的手此时紧紧攥着峙逸灰色袍子,攥得骨节处都青白毕现了。

    峙逸耐着性子柔声道:“你这么年轻,又这么好的条件,嫁给谁也是不差的,原是我糟蹋了你,你此去自是可以找到更好的人家,大姐儿跟着你不过是你的拖累罢了。你原是个最聪明的,怎么想不明白呢!”这么说着就要将衣袖从兰璇手中扯出,却哪里扯得出分毫。

    兰璇死不放手,面皮绷得紧紧的,泪水模糊了那明艳的面庞,一双眼里满是凄婉与坚毅,她慢慢俯下了身子跪了下来:“……是什么让你这般狠心?我到底哪里比不过她?我待你一片痴心,你做什么要这么待我?”她说的极慢,一字字一句句泣血一般。

    她幼年听母亲说过,男人都是极好哄的,如若女人真的为他低到了不能再低的位置,他哪怕是因着男人的自负,也会垂怜你一眼的,不论你做过什么,他都不会计较,这么想来,兰璇咬一咬牙,匍匐在峙逸脚下,只求他再给她一次机会:“你到底要我如何做才满意?如若我哪点让你不满意,我改过来便是,求求你……求求你……”她声音渐低,最后全化作呜咽了。

    峙逸心到底松动了些,慢慢蹲了下来,同兰璇并排着面孔,深深看她一眼,叹了口气。轻声道:“我想过要好好待你的,你知道吗?当年我娶你虽然是抱定了要利用你的意思,但是也想过好好待你的,这么些年来,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可是我不能骗我自己,我从未爱过你,我本以为我很了解你,像了解我自己一般了解你,后来我却发现,不够……远远不够……你比我更厉害,比我更恶毒,我比不上你,我以为世上的事情大抵就是这么一回事了,*脆如你爹一般死了心的麻木的在世上活着得了,可是偏偏就不巧让我遇着她了,我便又活过来了,我也渴望有人真心的爱着我,也渴望有人给我温暖,但是那个人不是你……同你躺在一起,我只会觉得更加的冷,寒冰彻骨的冷。”他神色十分平静,似在述说毫不相干的一件事。这是他心底的真话,他觉得是该说出来的时候了。

    兰璇却木然的抓着峙逸的袖口,半点不放松,嘴里喃喃道:“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你不可能没有爱过我,你不过是为了哄我放手罢了……她算是什么东西,哪里比得我的分毫……她是装的,到最后你会知道,只有我,这世上只有我最爱你……”你怎么可能不曾爱过我,你是骗我的,我这么好,你怎么会不爱我呢?你是被那寡妇喂了什么药吃了,你一定还是爱我的,只是你没有意识到罢了……一定是这样的……”她原是那么自信的一个人,现在这一刻,她心目中为自己所铸的那高贵出尘美艳聪慧的雕像轰然倒塌,她不能相信,这不是真的……

    峙逸抓住了她的手腕,他手上的温度一直烫进兰璇的心里,她的心一阵柔软,渴求着他能拥她入怀,或是……她心中盛满了幻想,人渐渐也恍惚起来。

    峙逸却只是一个一个的掰开她的手指。

    兰璇的梦境倏忽醒了过来,她几乎嚎哭的扑上来要紧紧搂住峙逸:“你是我的,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那声音几乎凄厉了。

    峙逸心中说不出的烦闷,站起来用力一逮,那衣袖竟然“噗”的一声被撕开来,兰璇被甩开到一边,手中却还握着他的半截衣袖。

    峙逸看到这一幕,自己也莫名其妙怔怔然要落下泪来,却只是扭过脸不看她。

    是他对不起她,却也是她太叫他失望。

    屋中此时一片寂静,只有兰璇带着颤音的啜泣声在空荡中回响,忽然听见门“吱呀”一响,略略开了一道缝就要合上。

    “谁?”峙逸低喝一声。

    那门半开半合的略停了停,到底是开了。

    站在门口的是素琴,她手里挽着一个硕大的包袱,身子都被压得有些倾斜了,脸上表情有些僵硬:“……爷……我……就两床被褥和一点吃食……放下就走……”素琴白日里来给兰璇送饭的时候,见她铺上的铺盖都已经被那些势利的下人顺走了,觉得她着实可怜,思来想去,便趁着天要黑了,给兰璇送两床盖的来。

    峙逸面孔放软了些,打量着素琴:她已经不再年轻,穿着一件半旧的夹袄,半缩着脑袋,似乎极不愿意碰到他似的。

    峙逸转头看那桌上饭碗:“这饭也是你让人送的吗?”

    素琴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揣度着老夫人也是一时气忘了,所以就自作主张了。”莫非这犯了峙逸的戒吗?应当不会吧,他也不是那般绝情的一个人。

    素琴看看兰璇那恍惚的样子,觉得再这么站下去颇有些尴尬,随手放下包袱道:“时候也不早了,我还是先走了,园子里还有些事儿没做完呢。”对着峙逸行了个礼,想了想又对着兰璇行了个礼:“奶奶保重。”

    兰璇见峙逸目光一直在素琴身上打转,分明一颗心全系在了素琴身上,不再看自己一眼,莫名的醋意汹涌了出来,忽而素琴的影子同云凤重叠了,他们分明就是一伙的。

    兰璇从眼缝里瞥了素琴一眼,冷冷道:“你这是装的什么样子?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你这么假惺惺的待我,我便不会把你那些肮脏的事儿抖搂出来?哼!”她这冰冷的腔调同刚刚分明判若两人,在这春寒料峭的夜晚里,冷酷得几乎要将人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激出来。

    素琴一时如被雷劈了一般,半晌无法回神,侧头看了站在一侧的峙逸,连死的心都有了:“奶奶……您在说些什么?天晚了,我也该走了。”慌慌张张就要往外走。

    兰璇却站了起来,抚了抚鬓角,将那撕裂的衣袖放在一旁,婷婷袅袅的走到峙逸面前:“爷,素琴也不是外人,我们不妨在这儿评评理如何?你刚刚说要休我,我便不明白这个道理了,我喻兰璇在这艾府呆了这么些年,本本分分的,还给你生了个孩子,虽是个女孩儿,却也是你唯一的骨肉。你却这般不近人情,究竟是为了什么?这府里的人一举一动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却也没说要休了谁,容得他们胡闹。哼,我待你这般好,你做什么容不下我?”

    峙逸一瞬不瞬的看着兰璇,心底盛满轻蔑,这种蛇蝎妇人何尝值得他怜悯。

    兰璇娇媚一笑:“答不上来了吧,我还没说完呢?”

    回身笑盈盈的望着素琴:“哼哼,你以为他真的不知道吗?他不过利用你罢了,等我一走,他拿你没了用,自然是要把你同那个脏丫头一并沉了塘了事……”

    素琴此时面如死灰,几欲晕阙,怔怔的急得泪珠子都要下来了,绞着手中帕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峙逸忽然倦怠极了,喝一声:“够了!”转身对着素琴轻声道:“我们走吧!不必管她,她已经疯了。”便领着素琴往外间走了,看也不看兰璇一眼。

    素琴一身的汗水,脚下不住打滑,一路上战战兢兢,这事情莫非峙逸知道?如若是这样,依峙逸睚眦必报的性子,岂会饶了自己?什么挡箭牌?她一点也没有听明白,若峙逸真的知道了,她该怎么办,可是看峙逸刚刚的样子,却也分明是维护她的,她百思不得其解,颤颤巍巍的对峙逸道:“爷,你不要听兰璇奶奶瞎说啊……”

    峙逸一面在前头走着,一面垂着首,看不到表情:“嗯……”

    素琴还是不放心,忐忑的一遍遍重复这句话:“……这是怎么想出来的瞎话啊……”

    忽而峙逸一回头,素琴分明看见他眼中竟闪出一抹促狭的笑容,怔怔道:“哥儿……”她知道峙逸从小就是个鬼精灵,伴着他这么多年,他的心思她还真是没摸着过。

    峙逸看她慌张中还要勉强挤出笑容的憨傻模样,突然就想起了云凤。其实他们俩得性子原是有些像的,一样的那么老实,一般的总是把旁人往好处想。

    峙逸打小屋中原是有两三个婢子,但他知道,真心待他好的只有素琴。

    不论寒暑,她每日早晨都叫他起床练字读书,日间父亲布置下繁重的功课,他一直要做到半夜,熬不住了,她也点着脑袋在一旁陪着:“哥儿,做好了,奴婢给你做好点心吃。”有人陪着,心里总是暖的。

    虽然还不过是个小孩子,却也知道素琴的可贵,她决计不会像别的婢女教着他瞒哄先生,好叫自己负担轻些还能讨他的好。她从不把她当傻瓜。

    他幼时犯了热症,母亲都怕传染,不敢同他靠太近,是她每日里陪着他,给他擦身,给他喂药,给他讲那些不甚有意思甚至很无聊的故事,他都耐着心子听下去了,因为他喜欢她温柔的声音。

    他受过许多罪,她都陪着。那些日子他不会叫她白过的。

    他问过素琴,什么样的日子才能叫她开心,她笑嘻嘻道:“我既然是哥儿屋里的人,一辈子不被哥儿赶出去,将来老了还有人伺候就是最好的了。”他以为她是喜欢他的,那么他就娶了她吧。

    渐渐的,他长大了,屋子里的丫头来来去去,剩下的只有素琴,那种事情自然而然的也就发生了,他年纪虽小,却也懂得其中的责任,不久,就抬了她做妾了。

    母亲不乏醋意的抱怨论聪明论模样素琴都不过是一般罢了。好在是个老实的,也可做她的帮手。

    两人处的久了,他渐渐明白她待他并不是那种爱,他碰她她并不舒服,其实他也不舒服,这种感觉像是碰了不该碰的人,于是素琴屋子里,他也渐渐走得稀疏起来,她似乎也是松了口气,娶了兰璇之后,他便如蒙大赦一般,再也不去了。

    他记得那日在假山洞里一次得知她的秘密,他不是不震惊的,但是却也从未想过要赶她出去。

    他很小就想过,一定不会让她离开他的身边,只因她曾给他的温暖让他终身难忘。他会让她锦衣玉食的过一生,不愁吃穿。

    这种想法,他现在依然没有改变。

    这么想过,峙逸也便笑起来:“无妨的,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我也不会真的放在心里去的。”

    素琴这才有些放心下来:“那……爷,妾身回屋去睡了。”

    峙逸想了想又道:“先别走……我还有事同你说……我同尚书府那边商量过了,明日那边就遣人来接兰璇。”

    素琴大张着嘴巴:“你真的要休了她?”

    峙逸点头。

    素琴叹了口气:“那大姐儿?”

    “我正要同你说这件事,大姐儿还小,母亲年纪又太大了,放在她那儿我也不甚放心,我打算把大姐儿交给你,放在你那屋里,你好生帮我照顾着她。”

    “……是……”把大姐儿交给她来照顾,这原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恩典。

    “大姐儿的份例什么的还是照旧,你的再额外添四成,若是缺什么短什么你同我说便是,不要藏着掖着。我如今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很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有了,所以,请你务必照顾好她。”

    素琴听到后头,蹙着眉头焦急的抢白道:“哥儿这说的是什么话?”

    峙逸凄苦的笑了笑,拍了拍素琴肩膀:“别多问了,天晚了,你赶紧回去歇着吧!”

    “这……是!”素琴知道若是他不愿意说,自然是不会说的。

    峙逸往前走了两步,却也不知什么原因,又回头往西屋望了一眼,屋内微弱的火光还在颤抖,他的心一沉,转身离去。以后,他大抵是不会再来这里了。

    兰璇哭了许久,原是饿得很了,看着桌上那半碗冷面条很没有胃口,在素琴带来的包袱里翻出了一盒羊乳糕,也就一边捻着吃起来,一边盘算着明日该如何应对。

    要不先回去一段时间,等风声一过让父亲对峙逸施压,她再回来?

    毕竟峙逸不过是个小小的侍郎,哪里斗得过父亲?

    孩子的话,她还是带在身边为好,这样哪怕不是看在她面子上,便是看在孩子份上,他也不会随便舍了他们母女的。

    她还年轻,总有法子把他夺回来的。

    兰璇捻着糕点的手指微翘着兰花,还是同以前一般优雅。

    忽而听到外间有推门声,莫不是峙逸又回心转意?兰璇连忙借着烛光抿了抿自己鬓发。理了理衣衫。

    门开了,她欣喜的目光迎过去,进来的却分明是另外一个人。

    兰璇颇有些惊讶,皱了眉头道:“怎么是你?”

    作者有话要说:兰璇望着峙逸,泪水几乎都要涌了出来,脸上却绷得紧紧的转过身去:“你来做什么?”

    透过不远处桌案上裂开的水银镜,她偷偷打量着自己的容貌。天啊,她这是怎么样一番凄惨的尊容,面容憔悴,头发凌乱,身上这件衣衫也脏兮兮的,如若知道他要来,她又怎么会……

    兰璇羞赧的低头,理了理鬓发,用力的咬了咬下唇,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再抬起脸来的时候,果然有了些红晕,神态比之前明艳了不少。

    峙逸打量了一番这屋子,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轻轻道:“听说尚书府昨儿个派车来接你,你却不回去?”

    兰璇笑一笑,一脸的不明所以,她的笑容是柔媚的,满不在乎的:“我既是艾府的媳妇,作甚么要回去?”

    峙逸看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有些不能理解,轻声问道:“你做了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了她机会,她却还是不知悔改。要他说什么好呢?

    兰璇见峙逸这么冷酷,目中含着泪走到他的面前,她离他那么近,他还同往日一样,清瘦、俊朗、干净,在这昏暗的屋子里幽幽发着光芒,吸引着她,让她半点挪不开眼。

    兰璇嘤嘤哭泣起来,半侧着面孔,表情凄切而美艳,一滴泪恰好从面庞上滚落下来:“旁人如何污蔑我,我都不在乎,只是你……我们往日里相处难道你还看不出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吗?这屋里谁不说我最慈善和蔼,谁不说我菩萨心肠……这些原是不说也好,可是她分明是使的苦肉计,聪明如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如若真是被歹人捉走了,怎么又能毫发无损的安全回来?谁知道呢?也许一开始就是她想的计策,引我同你入瓮也说不定。”

    峙逸心下冷笑,这一切分明没有听下去的必要了,他甚至看兰璇一眼的勇气也没有了,他太清楚了,这极好的皮囊之下裹着的是怎样一颗冷酷的心。她没有错,永远都是旁人做错,为了自己,什么都能做出来,这太可怕了。

    峙逸冷冷道:“我已经写下休书了,明天就叫艾维送你走吧,你的东西我都清点过了,该你的都是你的,只是大姐儿不许带走。”

    这么说完,峙逸就要抬脚出去。衣袖却一紧,竟是兰璇狠狠拽住了他,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娇艳的脸上滚落:“……你为什么不愿意多呆一会儿?我怎么就这么招你嫌弃?”

    她觉得她的心都碎成一片一片了,感觉喉头一股腥甜,什么东西几乎要涌了出来。那一双美丽的手此时紧紧攥着峙逸灰色袍子,攥得骨节处都青白毕现了。

    峙逸耐着性子柔声道:“你这么年轻,又这么好的条件,嫁给谁也是不差的,原是我糟蹋了你,你此去自是可以找到更好的人家,大姐儿跟着你不过是你的拖累罢了。你原是个最聪明的,怎么想不明白呢!”这么说着就要将衣袖从兰璇手中扯出,却哪里扯得出分毫。

    兰璇死不放手,面皮绷得紧紧的,泪水模糊了那明艳的面庞,一双眼里满是凄婉与坚毅,她慢慢俯下了身子跪了下来:“……是什么让你这般狠心?我到底哪里比不过她?我待你一片痴心,你做什么要这么待我?”她说的极慢,一字字一句句泣血一般。

    她幼年听母亲说过,男人都是极好哄的,如若女人真的为他低到了不能再低的位置,他哪怕是因着男人的自负,也会垂怜你一眼的,不论你做过什么,他都不会计较,这么想来,兰璇咬一咬牙,匍匐在峙逸脚下,只求他再给她一次机会:“你到底要我如何做才满意?如若我哪点让你不满意,我改过来便是,求求你……求求你……”她声音渐低,最后全化作呜咽了。

    峙逸心到底松动了些,慢慢蹲了下来,同兰璇并排着面孔,深深看她一眼,叹了口气。轻声道:“我想过要好好待你的,你知道吗?当年我娶你虽然是抱定了要利用你的意思,但是也想过好好待你的,这么些年来,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可是我不能骗我自己,我从未爱过你,我本以为我很了解你,像了解我自己一般了解你,后来我却发现,不够……远远不够……你比我更厉害,比我更恶毒,我比不上你,我以为世上的事情大抵就是这么一回事了,*脆如你爹一般死了心的麻木的在世上活着得了,可是偏偏就不巧让我遇着她了,我便又活过来了,我也渴望有人真心的爱着我,也渴望有人给我温暖,但是那个人不是你……同你躺在一起,我只会觉得更加的冷,寒冰彻骨的冷。”他神色十分平静,似在述说毫不相干的一件事。这是他心底的真话,他觉得是该说出来的时候了。

    兰璇却木然的抓着峙逸的袖口,半点不放松,嘴里喃喃道:“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你不可能没有爱过我,你不过是为了哄我放手罢了……她算是什么东西,哪里比得我的分毫……她是装的,到最后你会知道,只有我,这世上只有我最爱你……”你怎么可能不曾爱过我,你是骗我的,我这么好,你怎么会不爱我呢?你是被那寡妇喂了什么药吃了,你一定还是爱我的,只是你没有意识到罢了……一定是这样的……”她原是那么自信的一个人,现在这一刻,她心目中为自己所铸的那高贵出尘美艳聪慧的雕像轰然倒塌,她不能相信,这不是真的……

    峙逸抓住了她的手腕,他手上的温度一直烫进兰璇的心里,她的心一阵柔软,渴求着他能拥她入怀,或是……她心中盛满了幻想,人渐渐也恍惚起来。

    峙逸却只是一个一个的掰开她的手指。

    兰璇的梦境倏忽醒了过来,她几乎嚎哭的扑上来要紧紧搂住峙逸:“你是我的,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那声音几乎凄厉了。

    峙逸心中说不出的烦闷,站起来用力一逮,那衣袖竟然“噗”的一声被撕开来,兰璇被甩开到一边,手中却还握着他的半截衣袖。

    峙逸看到这一幕,自己也莫名其妙怔怔然要落下泪来,却只是扭过脸不看她。

    是他对不起她,却也是她太叫他失望。

    屋中此时一片寂静,只有兰璇带着颤音的啜泣声在空荡中回响,忽然听见门“吱呀”一响,略略开了一道缝就要合上。

    “谁?”峙逸低喝一声。

    那门半开半合的略停了停,到底是开了。

    站在门口的是素琴,她手里挽着一个硕大的包袱,身子都被压得有些倾斜了,脸上表情有些僵硬:“……爷……我……就两床被褥和一点吃食……放下就走……”素琴白日里来给兰璇送饭的时候,见她铺上的铺盖都已经被那些势利的下人顺走了,觉得她着实可怜,思来想去,便趁着天要黑了,给兰璇送两床盖的来。

    峙逸面孔放软了些,打量着素琴:她已经不再年轻,穿着一件半旧的夹袄,半缩着脑袋,似乎极不愿意碰到他似的。

    峙逸转头看那桌上饭碗:“这饭也是你让人送的吗?”

    素琴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揣度着老夫人也是一时气忘了,所以就自作主张了。”莫非这犯了峙逸的戒吗?应当不会吧,他也不是那般绝情的一个人。

    素琴看看兰璇那恍惚的样子,觉得再这么站下去颇有些尴尬,随手放下包袱道:“时候也不早了,我还是先走了,园子里还有些事儿没做完呢。”对着峙逸行了个礼,想了想又对着兰璇行了个礼:“奶奶保重。”

    兰璇见峙逸目光一直在素琴身上打转,分明一颗心全系在了素琴身上,不再看自己一眼,莫名的醋意汹涌了出来,忽而素琴的影子同云凤重叠了,他们分明就是一伙的。

    兰璇从眼缝里瞥了素琴一眼,冷冷道:“你这是装的什么样子?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你这么假惺惺的待我,我便不会把你那些肮脏的事儿抖搂出来?哼!”她这冰冷的腔调同刚刚分明判若两人,在这春寒料峭的夜晚里,冷酷得几乎要将人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激出来。

    素琴一时如被雷劈了一般,半晌无法回神,侧头看了站在一侧的峙逸,连死的心都有了:“奶奶……您在说些什么?天晚了,我也该走了。”慌慌张张就要往外走。

    兰璇却站了起来,抚了抚鬓角,将那撕裂的衣袖放在一旁,婷婷袅袅的走到峙逸面前:“爷,素琴也不是外人,我们不妨在这儿评评理如何?你刚刚说要休我,我便不明白这个道理了,我喻兰璇在这艾府呆了这么些年,本本分分的,还给你生了个孩子,虽是个女孩儿,却也是你唯一的骨肉。你却这般不近人情,究竟是为了什么?这府里的人一举一动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却也没说要休了谁,容得他们胡闹。哼,我待你这般好,你做什么容不下我?”

    峙逸一瞬不瞬的看着兰璇,心底盛满轻蔑,这种蛇蝎妇人何尝值得他怜悯。

    兰璇娇媚一笑:“答不上来了吧,我还没说完呢?”

    回身笑盈盈的望着素琴:“哼哼,你以为他真的不知道吗?他不过利用你罢了,等我一走,他拿你没了用,自然是要把你同那个脏丫头一并沉了塘了事……”

    素琴此时面如死灰,几欲晕阙,怔怔的急得泪珠子都要下来了,绞着手中帕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峙逸忽然倦怠极了,喝一声:“够了!”转身对着素琴轻声道:“我们走吧!不必管她,她已经疯了。”便领着素琴往外间走了,看也不看兰璇一眼。

    素琴一身的汗水,脚下不住打滑,一路上战战兢兢,这事情莫非峙逸知道?如若是这样,依峙逸睚眦必报的性子,岂会饶了自己?什么挡箭牌?她一点也没有听明白,若峙逸真的知道了,她该怎么办,可是看峙逸刚刚的样子,却也分明是维护她的,她百思不得其解,颤颤巍巍的对峙逸道:“爷,你不要听兰璇奶奶瞎说啊……”

    峙逸一面在前头走着,一面垂着首,看不到表情:“嗯……”

    素琴还是不放心,忐忑的一遍遍重复这句话:“……这是怎么想出来的瞎话啊……”

    忽而峙逸一回头,素琴分明看见他眼中竟闪出一抹促狭的笑容,怔怔道:“哥儿……”她知道峙逸从小就是个鬼精灵,伴着他这么多年,他的心思她还真是没摸着过。

    峙逸看她慌张中还要勉强挤出笑容的憨傻模样,突然就想起了云凤。其实他们俩得性子原是有些像的,一样的那么老实,一般的总是把旁人往好处想。

    峙逸打小屋中原是有两三个婢子,但他知道,真心待他好的只有素琴。

    不论寒暑,她每日早晨都叫他起床练字读书,日间父亲布置下繁重的功课,他一直要做到半夜,熬不住了,她也点着脑袋在一旁陪着:“哥儿,做好了,奴婢给你做好点心吃。”有人陪着,心里总是暖的。

    虽然还不过是个小孩子,却也知道素琴的可贵,她决计不会像别的婢女教着他瞒哄先生,好叫自己负担轻些还能讨他的好。她从不把她当傻瓜。

    他幼时犯了热症,母亲都怕传染,不敢同他靠太近,是她每日里陪着他,给他擦身,给他喂药,给他讲那些不甚有意思甚至很无聊的故事,他都耐着心子听下去了,因为他喜欢她温柔的声音。

    他受过许多罪,她都陪着。那些日子他不会叫她白过的。

    他问过素琴,什么样的日子才能叫她开心,她笑嘻嘻道:“我既然是哥儿屋里的人,一辈子不被哥儿赶出去,将来老了还有人伺候就是最好的了。”他以为她是喜欢他的,那么他就娶了她吧。

    渐渐的,他长大了,屋子里的丫头来来去去,剩下的只有素琴,那种事情自然而然的也就发生了,他年纪虽小,却也懂得其中的责任,不久,就抬了她做妾了。

    母亲不乏醋意的抱怨论聪明论模样素琴都不过是一般罢了。好在是个老实的,也可做她的帮手。

    两人处的久了,他渐渐明白她待他并不是那种爱,他碰她她并不舒服,其实他也不舒服,这种感觉像是碰了不该碰的人,于是素琴屋子里,他也渐渐走得稀疏起来,她似乎也是松了口气,娶了兰璇之后,他便如蒙大赦一般,再也不去了。

    他记得那日在假山洞里一次得知她的秘密,他不是不震惊的,但是却也从未想过要赶她出去。

    他很小就想过,一定不会让她离开他的身边,只因她曾给他的温暖让他终身难忘。他会让她锦衣玉食的过一生,不愁吃穿。

    这种想法,他现在依然没有改变。

    这么想过,峙逸也便笑起来:“无妨的,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我也不会真的放在心里去的。”

    素琴这才有些放心下来:“那……爷,妾身回屋去睡了。”

    峙逸想了想又道:“先别走……我还有事同你说……我同尚书府那边商量过了,明日那边就遣人来接兰璇。”

    素琴大张着嘴巴:“你真的要休了她?”

    峙逸点头。

    素琴叹了口气:“那大姐儿?”

    “我正要同你说这件事,大姐儿还小,母亲年纪又太大了,放在她那儿我也不甚放心,我打算把大姐儿交给你,放在你那屋里,你好生帮我照顾着她。”

    “……是……”把大姐儿交给她来照顾,这原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恩典。

    “大姐儿的份例什么的还是照旧,你的再额外添四成,若是缺什么短什么你同我说便是,不要藏着掖着。我如今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很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有了,所以,请你务必照顾好她。”

    素琴听到后头,蹙着眉头焦急的抢白道:“哥儿这说的是什么话?”

    峙逸凄苦的笑了笑,拍了拍素琴肩膀:“别多问了,天晚了,你赶紧回去歇着吧!”

    “这……是!”素琴知道若是他不愿意说,自然是不会说的。

    峙逸往前走了两步,却也不知什么原因,又回头往西屋望了一眼,屋内微弱的火光还在颤抖,他的心一沉,转身离去。以后,他大抵是不会再来这里了。

    兰璇哭了许久,原是饿得很了,看着桌上那半碗冷面条很没有胃口,在素琴带来的包袱里翻出了一盒羊乳糕,也就一边捻着吃起来,一边盘算着明日该如何应对。

    要不先回去一段时间,等风声一过让父亲对峙逸施压,她再回来?

    毕竟峙逸不过是个小小的侍郎,哪里斗得过父亲?

    孩子的话,她还是带在身边为好,这样哪怕不是看在她面子上,便是看在孩子份上,他也不会随便舍了他们母女的。

    她还年轻,总有法子把他夺回来的。

    兰璇捻着糕点的手指微翘着兰花,还是同以前一般优雅。

    忽而听到外间有推门声,莫不是峙逸又回心转意?兰璇连忙借着烛光抿了抿自己鬓发。理了理衣衫。

    门开了,她欣喜的目光迎过去,进来的却分明是另外一个人。

    兰璇颇有些惊讶,皱了眉头道:“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