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五十三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雀儿在窗外新发的柳丝间呖呖婉转,一声声,煞是好听。(手打小说)

    露华倚在兰璇怀里睡着,香甜得很,粉雕玉琢的模样让兰璇爱不释手。在此刻兰璇看来,这人生除却孩子,她也不剩什么了,想起峙逸,心里阵阵发酸。

    “吱呀”开门声传来,兰璇连忙回头,却是刘管家带着两个婆子:“奶奶,老夫人那边让您把大姐儿送过去。”那刘管家原是想着这兰璇遭了这种事,此时一定狼狈得很,却见她同往日一般,满身锦绣、妆容精致,无甚区别,只是脸上难掩疲惫之色。

    兰璇斜眼看了看刘管家:“你来做什么?爷呢?他不是说要见我吗?”

    她昨晚被拘在戏台,一直等他,心里盘算了无数种说法,只等对他开口,却在半夜的时候被人送回了屋,连面都没有见到。

    听说那寡妇失踪了,她心中一面觉得蹊跷却一面庆幸,那女人不死,她心里总是不安的,只是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将她掳走。

    刘管家知道兰璇素来难缠,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许多事原是由不得她了:“如今大奶奶不见了,爷都要急疯了,凡是能托的关系都托了,满城里找呢,哪里还有旁的工夫?把大姐儿送到老夫人那里去原是爷的意思,奶奶您就听从了吧!”

    兰璇听到那声大奶奶只觉刺耳之极,听说要把露华送走,冷笑一声:“她娘还没死呢,就把她送走,这是什么话?今天的戏还唱不唱了?尚书府的客人你们可有去接?吃白饭的东西!”

    刘管家笑得讥诮:“奶奶还不知道吗?整个戏班子都被刑部拘了去,哪里还请什么客?估摸着,一天没得大***消息,一天这庆熹班就唱不得戏。”

    兰璇没想到峙逸竟会为云凤弄出这么大的阵仗,竟然闹到刑部去了,心里不由慌了起来,只怕自己要不好,冷冷瞥了那一副小人得志的做派的刘管家一眼,虚张声势的哼一声:“备轿,我要回尚书府。”

    刘管家笑得脸上的褶皱更深了:“奶奶这说的什么话?如今刑部那边供词对奶奶很是不利啊,如若不是少爷护着您,恐怕就凶多吉少了,你还是老实在家里头呆着,哪里都不要去吧!”

    兰璇倒抽一口气:“你说什么……”峙逸竟把她的事情抖到了公堂上,这不可能!她父亲这一辈子做到尚书的位置不容易,平生最好的不过是个好名声,艾峙逸深知这一点却把她的事情抖搂到了公堂上,那如果父亲知道了……

    兰璇后背都吓出了一层薄汗。

    刘管家见她这时候才知道怕了,摇摇头道:“老奴在这艾府呆了许多年了,后宅虽是女人的地盘,但也不是个消停地方,可是动静弄到奶奶这么大的,老奴还是一次见识,老夫人让老奴来劝劝您,那大奶奶在何处,您还是招了吧,免得弄得艾家上下颜面全无。”

    兰璇轻蔑一笑:“她在哪里,我怎么会知道?可笑!你让艾峙逸过来,做什么把我关在这里?他好大的胆子!”

    刘管家冷笑:“奶奶莫非真的以为到了这个时候,您还见得到爷?”

    兰璇嘴唇颤抖了下:“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乱七八糟的污水都往我身上泼,我要见我爹,我要回尚书府……”

    屋中过于吵闹,露华的睫毛颤了颤,眼看就要醒过来了,小手乱划拉,兰璇忙低头抚着她的背脊摇晃起来,孩子的小手攀在妈妈胸前,一忽儿又满足的睡过去了。

    刘管家叹了口气,声音小了点:“尚书大人昨天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说是不会偏私,让刑部严办。

    “奶奶这事儿不同一般,那艾寿家的把您指使他的事儿都说了个一干二净,包括您派人给秀雅姑娘下凉药等事一并抖了出来,老夫人气得差点没厥过去,嗨,老奴劝您现在还是烧烧香保佑众人快些找到大***好,不然就真的完了。”

    兰璇自小聪明漂亮,又是尚书大人的掌珠,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几乎不能相信:“我不相信……他不会这么绝情……”

    刘管家见她此时神色恍惚,上来就要把大姐儿抱走。兰璇回过神来连忙抱住不放,却耐不住旁边的两个婆子也上来纠缠。露华已经惊醒,“哇”一声大哭起来,露出她新长出的那两颗小嫩牙,小脸憋得通红,一双眼睛只是望着着兰璇不肯移开。

    兰璇的手紧紧巴住孩子的衣裳,却被那婆子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生生掰开。兰璇大喊:“锦墨!锦燕!”回应她的却不过是屋内空洞的回声。昨天夜里这屋里的丫头婆子都被老夫人屋里给调走了。

    兰璇此时几乎心碎,到底怕孩子遭罪,只得放开手。

    刘管家笑起来:“这才对嘛!老夫人是大姐儿的亲奶奶,莫非会对她不好吗?”一边说着,一边将嚎哭的孩子递给身后的婆子。

    兰璇此时头发已然散乱,显得有些狼狈凌乱,看着大姐儿,眼中泪光泛滥,却倔强的坐得笔直。刘管家比了比手势,那两个婆子就带着哭闹的孩子下去了。

    刘管家佯装叹一口气:“唉,就是不知道去了那边,是谁来伺候大姐儿,大姐儿身娇肉贵的,若是被那些马虎丫头……”

    兰璇冷冷一笑:“你要什么?尽管开口。”

    刘管家嘿嘿笑了,比了个钱的手势:“老奴一直都知道奶奶您是个聪明人,和咱爷是一路人,不似东边大奶奶,迂腐蠢笨得木头一般。”

    兰璇轻蔑一笑,从袖中扯出两张银票:“这些你拿去,找个好点的丫头伺候大姐儿,伺候得好了,日后我自有答谢你的地方。”

    刘管家看了看那银票,心满意足的笑起来:“奶奶果然厚道,老夫人已经指派了您屋里的锦燕丫头去招呼大姐儿,这您该就不用担心了吧!”

    “你……”兰璇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里被这么个下*摆了一道,气得不轻:“你这狗仗人势的*东西!”

    刘管家也不恼,哼一声,把那银票收在怀里,又道:“老奴还忘了个事儿,老夫人说这次宴会办得不错,就是太费钱了些,内府三万银子花光了不说,听说奶奶您还在外府支借了几万两,这家里如今正是要花钱的时候,许多地方都等着呢,老夫人说要不先拿奶奶您的嫁妆先垫巴垫巴?”

    兰璇气得几乎七窍生烟,张口骂起来,刘管家理都不理,从外招了几个家丁进来,将兰璇的妆奁匣子都抬了出去,这还不止,连带着屋中值钱的东西一并搬走了。

    这屋子眼看就空了。

    兰璇骂得累了,也知道自己不过一介女流,如今落了势,哪里斗得过这些小人,到底没有在说话了。

    刘管家见屋中已然搬空,剩下的不过是些寻常家居摆设,这才笑了:“得,老奴的事情办完了,愿奶奶您多福!”“砰”一声带上门出去了。

    兰璇一个人怔怔看着这凌乱昏暗的房屋,整个人木木的,半晌终于捧脸哭了起来。

    她不相信她就这么完了,她不相信她就这么栽在那寡妇手中,她总会站起来的,等着瞧吧,这些人统统都等着瞧吧!

    老夫人看着从兰璇屋里抬来的东西摆了满屋,很是高兴,嘴上却道:“这些将来也都是要留给大姐儿做嫁妆的,我们艾家的闺女儿可不能让别人看轻了,她娘虽不仁、我这做***却不能不义啊!”

    刘管家笑嘻嘻的答了声:“老夫人仁善的性子,那可是京城里有名儿的啊!”

    老夫人笑一笑,又问道:“先把这些东西都抬到库房里去,好好盘点盘点,对了,大姐儿呢?”

    素琴一旁回到:“让锦燕带下去了,这孩子在西屋的时候就是锦燕在带,孩子习惯了,不吵不闹的,挺好。”

    老夫人点点头,回头对云英道:“还是你周到,知道要把这两个丫头弄来,省了老身好多麻烦事!”

    云英笑笑:“云英也是为了大姐儿着想!”

    老夫人抚抚她的手背:“知道你是个聪明又厚道的!”想了想又道:“西屋这两个丫头原都是好相貌的,这大姐儿锦燕一个人伺候便够了,锦墨年纪也不小了,怕是也到了配出去的年纪了。”

    素琴叹口气道:“她模样儿条件都是极好的,一般的小厮也配不上她,也是怕糟蹋了。”

    老夫人眯眼想了想:“我娘家倒是有个侄子,年纪模样都好,家里又是方圆多少里有名的大地主,这孩子好则好,就是脾气有点暴躁了些,加上命硬了些,前头几个媳妇都死掉了,前儿他娘来给我们家拜年的时候还提过这个事儿,我看着这锦墨也是个知冷知热的脾气,不如让人给她算算八字,若是合的话,就让她去那边做少奶奶也是好的,以她的出身,原是抬举她了!”

    素琴听她这么说完,心里一凛,她知道老夫人娘家那个侄儿不是暴躁那么简单,听说又嫖又赌,他娘更是个夜叉一样歹毒的人物,谣传前头几房媳妇儿都是被她生生逼死的,锦墨嫁过去怕也是死路一条:“这……”

    老夫人眯眼笑:“就这么说定了,你先把她的八字送到庙里合合看!”

    峙逸两日没合眼,却一点云凤的消息都没有,一时间五内俱焚,人都是恍惚的。

    将永熹班诸人审了个遍,半点结果都没审出来。知府一边翻着审讯记录一边向着峙逸为难道:“艾大人,您看这……”

    小叫天本是跪在堂下,此时也开口道:“侍郎大人,您家夫人不见了,您把草民拘在这儿做什么?草民同您夫人从未谋面,岂会知道她的下落?永熹班不过是混口饭吃,您大过年的把草民等人拘在这公堂里头,开年我们还不是得喝西北风去!”

    峙逸本就觉得他可疑,看到他在公堂上一派悠闲的样子更加可疑,一般的戏子哪会这般气定神闲?不止如此,整个永熹班都十分可疑,似乎知道些什么,却个个都能把话说得滴水不漏,这岂是一般人等可以做到的?

    峙逸心中虽怀疑,无奈他手头也没有拿住他们什么把柄,如今云凤生死未卜,想起来就……

    峙逸咳嗽了两声,还不待说话,那知府大人一拍惊堂木:“休得在公堂上喧哗!”小叫天这才闭了嘴。

    那知府大人连忙拿眼去瞟峙逸,这艾峙逸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他可不敢随便得罪。平素不过上朝时才能远远的望见这美姿容的侍郎大人一眼,只觉得倜傥风流不能言说,此时看他面色苍白,双目赤红,哪里还有平日里样子的百一,看来传闻终究是不可信的,这艾侍郎同他那恶妇糟糠感情还真不是一点两点的深啊!那知府还在看着峙逸胡思乱想,峙逸却侧头冲他作揖道:“多谢梁大人这般落力帮忙,小弟无以为报,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尽管提出来,小弟……咳……咳咳一定尽力相帮。”

    那梁知府本是寒门出身,在官场混迹了十几年,也颇懂得其中的利害关系,早先想同峙逸搭上线却苦于无门,如今这么个好机会怎能错过?嘴上却不住谦虚:“侍郎大人说的什么话?这些原是下官的本分。只是如今尊夫人下落不明,下官真是惭愧啊……”

    峙逸勉强扯了个笑低下头,一脸的忧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