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四十一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峙逸下了朝回来,就看到兰璇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站在花园子里头赏景儿。(手打小说)

    兰璇见了他,笑一笑,迎上来:“爷今儿回来得早啊!”

    峙逸脸上笑得温润:“大冷的天儿,你在外面站着干什么?”

    兰璇嗤一声笑了,半晌不说话,看着那几颗梅花树,目光有些迷离:“若不是在这里站着,我又哪里有机会能同你说上话呢!”

    峙逸最不喜欢她说话夹枪带棒,一肚子弯弯绕的,却也知道她说的是事实,一时觉得烦闷,皱了下眉头。

    那表情看到兰璇眼里就是嫌弃了,这嫌弃几乎没把她一颗心撕裂。她百般惦念着他,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居然连同她多说一句话都嫌烦。

    兰璇忍了忍,到底没下泪。一个人喃喃道:“……这梅花原是你亲手种的呢,因着我最爱梅花的高洁,那时候你总是想着法儿让我高兴,常常……算了,如今你怕是都不记得了。”

    峙逸想着艾维还跟在身后,觉得有些尴尬,拳头举在脸边轻嗽了一声:“那你先看着,我先走了。”转身就去了。

    兰璇原以为他多少还有些情分的,如今看来却如同陌路。

    她最是要面子,忍着心痛,躬身行礼:“爷慢走!”

    她看着峙逸的背影,明明脸上漾着笑,手上却疼得厉害,低头一看,长长的红指甲不知什么时候都*了肉里,那伤口渗出血来,生疼。

    锦墨从后面走过来,用帕子按住兰璇的手:“奶奶,锦燕那丫头折了几只梅,您看看?”

    兰璇定了心神正要回头,就看到老太太屋里一个婆子笑嘻嘻的过来了:“奶奶原来在这儿啊,老夫人那边来客人了,让几房奶奶都过去坐坐呢!”

    锦燕站在梅树下头,跟那婆子离得近,问道:“朱嬷嬷,什么客人这么大的排场?莫非连东屋那边的也要去吗?”

    那婆子嘻嘻笑了声:“自然要去,那人客原是东屋***妹妹,老夫人的干女儿,自她爹出事以后,她都受着咱家的照顾,这周二小姐打小就是个懂事儿的,今儿个亲自登门感谢老夫人呢!”

    锦燕、锦墨面面相觑。

    峙逸同那周二小姐的事情他们原是有过耳闻。可是周家不是同艾家有仇吗?

    再说了,那周大小姐在艾家还不够受罪,那周二小姐来凑什么热闹?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兰璇笑道:“早就听说这周二小姐是京城里才貌无双的美人儿,又是同爷打小熟稔的,今儿倒是真要去见识见识。嬷嬷先去,我随后就来。”

    那婆子笑着应了一声:“都知道奶奶最是好说话的!”转身去了。

    锦墨看着兰璇:“奶奶这?”

    兰璇冷笑了下:“无妨,哼,没人要的货色,还知道往这里来讨便宜。”遂吩咐了锦燕领着下人先回去,自己带着锦墨去了大屋。

    兰璇进了厅堂就看到云凤同素琴坐在老夫人侧手边两张木椅上。

    云凤穿一件水蓝织锦貂鼠毛小皮袄,下面系一条灰色的裙子,颇有些心不在焉,素琴倒是一脸热络。扭头见了兰璇,忙起身相迎:“奶奶来了!”

    兰璇笑着“嗯”了一声,又给老夫人行了礼,这才不慌不忙的抬眼看那坐在老夫人身边的周云英。

    只见这周云英身穿一件银红缂丝白狐毛小袄,露出一双红酥手。头发盘作时兴的同心髻,插着几支玳瑁花,鹅蛋脸,樱桃口,同云凤眉眼有三四分相似,虽不及云凤的书卷气,却明艳照人,眼角眉梢自有一番风流。

    云英见了兰璇,也忙起身行礼,只是略略一躬身,那婉转妩媚的做派就让兰璇心里如灌了铅一般疼痛。一个寡妇就让自己那般难对付,如若这个周云英真的进了门,她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艾老太太牵着云英的手笑道:“英儿快别拘谨,这是你兰璇嫂子,你峙逸哥的另一个太太,比你姐姐进门晚个一年,也是个好性情的。”

    云英笑得格外灿烂:“早就听说兰璇嫂嫂的大名了,今儿一见,真是名不虚传,比外间传言得还要美上几分,画上下来的一般。怪不得干娘这些年都不想着我,有这样的美人儿陪着,哪里还想得起我来?”

    老夫人被她一张甜嘴儿哄得好不开心,却又忍不住叹气:“干娘可想你了,只是你爹原是个糊涂的,唉……两家闹成这样,不然……”

    云英连忙哄劝着:“?p>赡锟炷这样,早知道招干娘不开心,云11共蝗绮焕茨亍…?p>

    老夫人一听这话,哪里是愿意的,捉着云英的手道:“快别这么说,干娘想你呢,你如今既然来了,就陪干娘住上一段时日。”言毕,瞟了云凤一眼道:“你姐姐那里如今挤得很,怕是容不下你,你就同我住在一起就好了。”

    云英撅嘴为难:“留母亲一人在家,实在不太好。”

    艾老夫人笑起来:“有什么不方便,若不然把她也接来?”

    云英连忙摆手,老太太好一阵撮哄,她才答应了住下来,说得回去取些衣裳什物。

    老夫人笑起来:“我命人蘀你回去取便是,我看你们娘儿俩如今这般样子,也没人知冷知热的,如今都入冬了,他们几个都要裁冬衣呢,待会让素琴去库房里取几批料子你看看,许多都是我珍藏的,你紧着自己挑,我命人给你同你娘做两件便是了。”

    云英正要拒绝,老夫人皱眉:“你若是不答应,干娘就生气了啊?”

    云英这才红着脸应承下来。

    兰璇笑道:“母亲这般疼妹妹,是妹妹的福分,看妹妹这标致模样,莫要说母亲,就连我都是极爱的,原是头一回见面,没什么送妹妹的,恰好有一对金钏儿,原是打来自己戴的,如今却连孩子都有了,戴出来不像样子,妹妹这丽质娇俏的模样才配那金钏儿。”说着,转身对着锦墨耳语一番。

    锦墨笑一笑:“奴婢这就去取来。”

    云英赶紧道:“嫂子客气了,这等大礼,怎么好收呢……”艾老夫人按住她的手:“怕什么,你嫂子原是我们这艾府里的首富,难道还会舍不得那金钏,她喜欢你才送你的,我老婆子做主,你收下便是。”

    兰璇喝了口茶,笑道:“母亲取笑我了。”

    素琴见兰璇这般慷慨,也只能咬着牙送了一对玉镯,她原是个没什么钱的,过去还想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到了云凤那里一看才知道,她不过是揣着艾府账房钥匙的高级丫头罢了。

    锦墨捧了那金钏出来,黄澄澄的,雕着花镶着宝好不气派。越发衬得素琴的镯子寒酸。

    素琴看着云凤道:“奶奶不送点什么吗?原是老太太高兴,讨个欢喜。”

    还不待云凤开口,老太太先冷笑了:“她能舀出什么好东西来?”

    云英早已看出云凤在这屋里的地位,随便说了句笑话,把这事儿揭过去了。

    一时屋中欢声笑语好不热闹,若是外人不知道的,都道这艾府好一番花团锦簇和气安康呢。

    说笑间,下人来问再何处摆膳。老夫人先问了云英的口味,又嘱咐厨子加了几样菜务必要做得精细些,这才想起峙逸来。虎着脸问一旁的婆子:“少爷可是回来了?”

    “回来都有一个时辰了,在东屋那边呢。”

    云凤一听这话,本来黯淡的双目忽然如有了亮光一般,却小心翼翼的垂着头,不让人窥见自己的神色。

    老夫人握着云英的手道:“英儿莫见怪,你这个峙逸哥哥是越大越不长进了。”转身对刘管家道:“快去把他给我叫过来。”

    正说着,峙逸就从外间进来了,身上朝服已经换下了,穿了件灰色织锦夹袄。一双黑水晶一般明亮的眼睛在屋里一扫,在云凤脸上略停了停,垂了头给艾老夫人行礼。

    艾母哼一声:“你还知道来看你娘,我当你都不记得自己是娘生的呢,你有多少天没有陪你娘吃饭了,可着劲儿跟那丫头混。也没混出个什么好来。见了你云英妹妹,怎么话都不说啊!”她心里愤愤的,这段日子她不知投了多少好药材下去了,也没见那秀雅有一点信儿,这孙子抱不上,就开始不满意,嫌弃起秀雅出身低、手段脏,越发看着身侧的云英喜欢起来。

    峙逸抬眼看了看云英,只是点了点头。

    云英却连手掌心都湿透了,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峙逸哥哥……”

    峙逸跟没听见似的,捡了云凤对面的位子坐了,云凤抬眼看他,二人目光相碰,又各自埋下头去,嘴边却都带着一抹不易觉察的笑容。

    一旁兰璇本就在一旁细细观察,见到这两人有文章,却也说不出个究竟来,心中妒疑窦丛生。

    吃饭时,老夫人还不住往云英碗里夹菜,说些云英峙逸小时候的趣事,这些事情原是兰璇素琴都不大知道的,也是不关心的,开始时还有人附和,到后头看峙逸脸上淡淡的,也就没人再出声了,老夫人说着说着也觉得尴尬。桌子上一下冷了场。

    这时候下人端上一盘酥炸排骨来,老夫人笑嘻嘻的道:“英儿啊,这是你最爱吃的菜,你峙逸哥哥小时候总是要自己夹给你吃的。”又对着峙逸道:“你快些夹一块给妹妹尝尝,看这滋味有没有变?”

    峙逸面无表情的站起来,给云英夹了酥炸排骨,又为兰璇、素琴、云凤各夹了一箸菜。

    兰璇原是爱吃清蒸鱼,峙逸却给她夹了同素琴一般的牛肉,她原是不爱吃牛肉,嫌肉质不够鲜嫩,勉强吃了点。

    云凤碗里的却真是她最爱吃的荷叶粉蒸肉,因为这菜离得远,她还以为吃不上了呢,心里默默的高兴起来。

    兰璇一旁看得分明,脑中忽然闪现一个让自己心疼的念头:他给她们都夹了菜不仅是叫那一老一小绝了念想,同时也是个障眼法,什么都是假的,他不过是要夹给周云凤吃罢了。再侧头看着云凤满足的表情,心中越发笃定,一时五内俱焚。

    这边厢机锋暗藏,那边厢云英对峙逸的冷淡却似乎浑然未觉,一昧的哄着老夫人开心,几乎把素琴平日里做的事儿一股脑儿都包干了。

    云凤看她这般,暗地里皱了眉头。

    老夫人年纪大了,没吃多少就被丫头伺候着更衣去了。

    撤了饭,兰璇笑一笑,说是不放心家里的露华,带着锦墨先回了屋。

    素琴依着老夫人的意思,去库房给云英找料子。

    一时间,屋里只剩下云凤、云英和峙逸三人,气氛怪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