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四十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李穆坐在厅堂里,看看手中的玉牌,又看看站在一侧的月桂,脸上表情森冷,同平日和煦的样子判若两人:“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月桂呶呶嘴:“难道还是我的错不成?是他先要轻薄我的!”手一伸,直直指向坐在客座的启瑜。(手打小说)

    启瑜本还用手将脸上乌青遮遮掩掩的,此时也顾不得那许多,放下袖子同月桂对骂起来:“我不过同你说说话罢了,你至于吗?”

    月桂啐了他一口:“我呸,就你那吊膀子的下三滥手段,什么我长得像你的故人……我们公子听了都要笑掉大牙,你也不嫌丢人,找人聊天犯得着去那种地方吗?你哄谁呢!”月桂越说越激动,连艾峙逸暗示的咳嗽声都没有听见,“啪”的一声,就挨了李穆的耳光。

    月桂被打愣了,怔怔的看着李穆。

    “我当我养了你十年,你那低三下四的本性原是改过来了,今日一见,你同街边偷儿又有什么区别?一个女孩子,满口污言秽语,成何体统?”

    “我……”月桂捂着脸,一脸羞愤,不愿再同李穆对视,低下头,眼泪如断线珠子一般。

    启瑜没想到李穆竟会打月桂的脸,一时忘了该说什么,看着月桂那委屈难过的样子,反而有点不落忍。

    峙逸轻嗽一声,没有说话。

    李穆脸上没有半分疼惜的样子,对着月桂厉色道:“愣着干什么?快给九王爷赔罪。”

    月桂如木头一般跪倒下来,“砰、砰、砰”对着启瑜磕了三个响头。

    李穆冷冷道:“就这么完了?”

    月桂真的嘴颤了颤,咬牙切齿道:“对不起了九王爷,贱婢生性低劣,唐突了九王爷贵体,还往九王爷海涵。”

    启瑜看月桂那死了爹娘一般的目光,心里瘆得慌,又觉得她可怜,一时间,自己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这……那……起吧……本王……”他话不待说完,月桂转身就跑了,哪里理他。

    启玥见她这么去了,有点莫名的失落。

    李穆在一旁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把玉牌归还给启瑜:“让九王爷见笑了,草民教养无方,平日待她太过娇纵……”

    启瑜没有再说什么,整个人怏怏的,一点都没有报了仇的愉悦,将玉牌揣在怀中,就要作势告辞。

    李穆却突然道:“刚刚听王爷言语之间提到一个故人长得和月桂十分相像,请问这个故人名字可是叫做……秀月?”

    启瑜一愣:“状元爷怎么知道?”

    李穆听他这么说,微微一顿,笑容苦涩起来:“实不相瞒,草民有个失散多年的妹妹,几年前被送进了宫,她的名字就叫做秀月。”

    “那你……”

    李穆见到启瑜眼中的惊诧,笑得越发哀戚:“正是因为思念家妹,才收养了同她有几分像的月桂,本想聊做慰藉,哪知道他们分明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人,这些年来,我原是从未断了念想,托人四处去找……”

    启瑜恻然:“……所以你将那赛雪画的同她那么像,难道是为了让识得她的人前来同你一见吗?”

    峙逸在旁边又咳嗽了一声:“九王爷误会了,李兄虽长于丹青,但是他有个致命的弱点,那便是他画的美人儿不管是背景如何,衣着如何,都长得十分相似。”换句话说,李穆画的美人都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启瑜怔怔道:“原来是本王自作多情。”

    李穆又道“草民想问一句王爷……秀月如今……”

    李穆话未说完,九尺高的启瑜已然垂泪,哭得稀里哗啦:“都是本王的错,如果不是本王,母妃也不会把她……秀月姐姐从来都不嫌弃我粗笨,也不曾因为我是王爷而对我特别巴结……都是我害了……”

    李穆其实早已对妹妹尚存在人世不抱什么念想,但是因着没有消息,心里不免还有些希望,如今坐实了妹妹去世的消息,忆起少时同妹妹相处的诸般回忆,也不免落泪。

    峙逸原是知道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但是碍于种种原因,不能点破,看场面尴尬,只好转身出了花厅,往那园子里走去。

    峙逸忆起今日同启瑜的相处,自己不由有了答案,且不管这启瑜心智如何,倒是个心地善良纯净的人,同启玥大不相同。

    正想着,就看到月桂正抱着手臂蹲在水边,望着自己的倒影哀哀啜泣。

    峙逸走过去,舀小石子一砸,月桂那倒影就被水波撕得稀烂,月桂撅着嘴回头骂:“打了又来哄,真不要脸……”话未说完,见站在那儿的分明是穿着朝服的峙逸,脸刷的就红了。

    峙逸轻笑着走过去:“见到是我,挺失望的吧。”

    月桂舀手背胡乱擦脸,没说话。

    峙逸被她这动作逗得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哪有姑娘家像你这样的?连个帕子都没有。”说着,从怀里掏出个帕子,递给她。

    那帕子烟灰色,用蓝色的丝线绣了一个遒劲的“逸”字。

    月桂从没见过谁能将一个字绣得这般有意境的,忍不住就把那帕子接过来多看了几眼:“这女子将艾公子的名字绣得这般特别,想来你一定是她心头的人吧。你可千万不要负了人家啊!”说着,到底没舍得擦,又把帕子还给了峙逸。

    这帕子原是云凤绣的,峙逸笑而不语,将它收回了怀中。

    月桂盯着他看了半晌:“艾公子现在一定特别幸福吧,月桂早就看出来了,艾公子如今连笑容都同从前不一样了呢。”

    峙逸苦笑,摸摸自己的脸,若是连月桂都瞒不住,他还能瞒得过谁?

    人人都知道云凤是自己的弱点,这原是件凶险的事情啊。

    他略略走了会子神,回过头看到月桂呆愣着黯然神伤的模样,轻轻笑了,安慰道:“他打你原是为了你好,心里也是不忍的,这巴掌虽响亮,但是应该也不会很疼的。”

    我们小时候在书院读书的时候,先生很是喜欢他,同门犯了错误,就让他来代为杖罚我们,他每回戒尺抽得啪啪响,原是一点都不疼的。”

    月桂听到这里,撇嘴道:“那先生真是有眼无珠,竟相信了他。”

    峙逸也摇起头来:“他小时候原是个严谨的人,同如今大不一样的。又是天才,先生又岂会不喜欢。可惜当时的我始终堪不破,同你想法一样,我书念的同他一般好,为什么出风头的事情都是他来做,我却只能在一旁看着呢!”

    月桂扑哧笑出声来:“艾公子最会胡说了!你这么了不起,难道还用妒忌我们公子?”

    峙逸挑眉:“我可没有胡说,这件事困扰我许久呢,事后终于才想通了。”

    月桂好奇:“你是如何想通的。”

    峙逸笑得有些贼兮兮的:“大家都是男人,我比他们都生得好,他们岂会不妒忌?”

    月桂反应过来,哈哈大笑起来。

    峙逸见她笑够了,正色道:“其实你无法决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可以决定你应对这件事的态度,不要再想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拍了拍袍子下摆,转身要离去。

    “艾公子,你说,他心里有我吗”月桂哀怨的声音却又将峙逸拉了回来。

    峙逸知道月桂原是个好强的女子,这事情素来瞒得极好,却没料到她今日竟同自己说了出来。

    他原是不大会同小姑娘打交道,更何况人家还把心底的事情舀出来同他分享,这感觉真不习惯。

    峙逸居高临下看着月桂在水畔鬼缩成一团的背影皱眉道:“你说呢?”

    月桂苦笑:“我知道,他当初捡了我,不过是因为我长得像她妹子罢了,其实这些年来,他心里都看不起我,他根本……”说着说着,竟又淌下泪来。

    峙逸摇头:“原是你想的太多了,其实若是真的喜欢一个人,能够同他朝夕相处已经很幸福了,何必奢望太多呢。”峙逸不想看她哭泣,转身离去了。

    峙逸回府的时候,已是傍晚。

    他在芳香小筑吃的午饭,启瑜同李穆两个都喝得烂醉,他躲不过,也喝了几杯。他本就酒量一般,此时便颇有了些醉态。

    艾维搀着他往里走,小声道:“今儿六王府派人来了,问爷您去了哪儿。”

    峙逸知道启玥那个人疑心重,怕是收了些他同启瑜走得近的风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今天家里还好吗?”

    “挺好的,就是老夫人来问过,云英姑娘是不是住在咱家的外宅子里。”

    “你怎么同她说的?”

    “……照实说的。”

    “给云英说的那几回亲都怎么样了?她答应了哪家?”

    艾维有些为难:“二小姐倒是没开口,那亲家夫人真是个难缠的,左右都不合她的心意,还说大奶奶怎么挑了些这样的货色来,存的什么心。”

    峙逸原是猜到这个结果,没说话,转过一丛花草,二人不经意已经到了东屋门口了。

    峙逸还没打起帘子来,就听见里面吵闹得很,进去一看,竟是秀雅、柳妈、素琴带着枣花四个在推牌九。屋里热烘烘的全是女人的脂粉混着人身上的味道,好不热闹,峙逸呛了一呛:“你们这是干什么?“

    众人见了他,莫不是一脸意犹未尽加惶恐的神色。

    素琴站起来笑着道:“爷回来得早啊。我们这就收了。”就怏怏的收了桌上的牌,秀雅一脸不甘愿的样子,倒也没说话,枣花趁柳妈过来给峙逸换衣裳的工夫,转眼就溜了。

    峙逸哭笑不得的进了里屋,对着云凤扬声道:“瞧你把这屋子管教成什么样子了?乌烟瘴气的。”

    云凤穿着一件绛红色绣珍珠梅的夹袄,同色裙子下面露出那并蒂莲的粉色绣鞋,头发散在肩上,正在刺绣,抬头冲峙逸一笑:“这不是挺好的吗?”

    峙逸原是喝了些酒,加上这几天忙碌得很,也没好好歇过,凑到云凤跟前,一边假借看她绣的什么,一边闹她,嘴里还软绵的劝道:“这么吵闹,你倒是静得下心来,晚上就不要绣了,省的伤眼睛。”

    云凤皱一皱鼻子:“你又喝酒了?真是臭死了!”将峙逸的脸推得老远,峙逸皱眉:“你竟然敢嫌弃我?”掐着云凤的腰就把她提了起来,搂着去了床上。

    云凤捶他:“你干嘛呢!他们人还没散呢!等人走了再来,成吗?”

    峙逸一边点头瞎答应着一边将自己腰带利索的解了。

    云凤知道他原是喝得有些醉了,哪里还能顾及什么旁的,既是躲不过的,只能羞得往床里头爬,峙逸将她两腿一捉,往边上一分,就扑到她背上去了。云凤哪里敌得过他的力气,就让他这么着从背后进去了,她原是没怎么准备好,疼得抽了会子,扭身捶他:“你怎么这么蛮?”峙逸嘿嘿笑得淫邪,越发逗弄她逗弄得起劲,云凤这才渐渐入了港。

    两人在枕上好一番鏖战,柳妈再外头许久不见到屋里人传唤,只当是他们就这么睡了,遂不再理会,自去睡了。

    峙逸从云凤身上下来,两人俱汗淋淋的仰面平躺着,峙逸翻了个身,继续揉捏着云凤的身子。

    云凤推了他一把:“真是不行了,你此番饶我吧!”

    峙逸笑起来:“我哪里你想得那般有力气,原是有话同你讲呢。”

    云凤偏头:“什么话?”

    峙逸的手婆娑着云凤的身子:“我看如今我们两个在这上头越发的好了,如今竟是一天不弄你一场,我都想得紧了。”

    云凤啐他:“越发不要脸的说些荤话起来,没见过你这样的,真真应了衣冠禽兽这四个字。”

    峙逸吃吃笑出声来,只当是云凤赞他呢,正待回话,肚子里却唱起了空城计,“咕噜噜”响个不休。

    云凤转过身子捶他:“你还没吃饭吗?怎么不早说?”

    峙逸点头:“可不是吗?想着吃你去了,都忘了这茬了。”

    云凤瞪了他一眼,探头看外间灯都是灭了的,就知道柳妈一定是睡觉去了。转身对峙逸道:“小厨房就在后头,要不我给你煮碗面片儿吃吃吧。”

    峙逸笑嘻嘻的搂她过来又亲了个嘴儿:“还是我老婆最疼我。”

    两人穿了衣裳,秉着蜡烛一路摸到小厨房,峙逸原是什么都不会的,站在一旁看着云凤擀面,生火,切菜一路忙活,最后看到灶台上那一碗面片儿,皱皱眉说道:“弄了这么半天,才弄出来,费你这么大劲儿,早知道我就吃点糕点垫垫就好了。”

    云凤红了脸:“本来想做面条的,但是面片儿省事些,这灶间也没有新鲜肉了,只好切几块卤肉下去……”她原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却被峙逸那含情的双目看得说不下去了。

    峙逸吃了一口面片儿,觉得味道奇鲜,不住的赞扬,云凤笑话他吹牛,峙逸就把面和肉往她嘴里夹,云凤也突然觉得这面好吃起来,两个人打打闹闹的一忽儿就把一海碗面片儿给吃完了。

    峙逸牵着云凤往屋里走,脸上还漾着笑,云凤忽而松了他的手叫道:“流星!”迅速的给自己衣裳打了个结。

    峙逸笑她:“你还信这个?”

    云凤撅嘴:“怎么不能信?”

    峙逸凑到她脸边问道:“你求的什么,说我听听!”

    云凤红着脸贴他耳朵上一字一句道:“求老天保佑我赶快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峙逸的笑容僵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