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三十二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素琴一直陪秀雅进了东院,笑吟吟的把柳妈、枣花、杏花几个叫过来,说了好一番亲热话,还赏了些她自己的旧首饰。(手打小说)一边说着,一边又暗地里打量东屋,她原先看过账面,峙逸在这东屋没少投钱,可如今这么看来,也不过如此,东西虽精巧,屋里却空旷得很,还是忒素净了些。

    柳妈原也不是什么老糊涂,前院闹了一夜的事情,她也是知道了,看峙逸竟把那秀雅放在东屋做屋里人,她就纳闷了。

    按理说,峙逸现在对着云凤这么个孟浪样儿,怎么还有工夫搭上别的女人?

    再说了,素琴姨奶奶平日里鲜少有这么巴结人的样子,看来这秀雅来头不小,莫不是同老太太有关?

    不管怎么着,既然把人放在云凤这里,那也就是云凤的人,峙逸就是把这秀雅宠上天了,原也是给了云凤面子的,纵使云凤心里面再堵得慌,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桩好事儿。

    柳妈虽说心里不住打着小鼓,面上却一点不敢怠慢,迎着笑脸将秀雅安排在一间稍好的屋子里。让枣花杏花两个好生伺候着,自己就直奔里间去了。

    云凤今天着实累了,回来就睡下了,此时正做着梦,就给柳妈摇醒了。

    “奶奶,别睡了,快些起来,素琴姨奶奶来了,你赶紧出去应酬应酬。”

    云凤*骸八醋鍪裁矗课也蝗ァ!狈砑绦

    柳妈恨铁不成钢,在她背后捏了一把:“睡不得啊,这可是大事儿,爷今儿个收了个屋里人,说是放在咱屋里,你好歹出去跟人见一面,立立规矩。”

    “……你说什么?”云凤翻身坐了起来。

    “爷收了个屋里人,不是别人,就是老太太房里的秀雅,说是放在咱这边。”

    云凤怔怔然看着柳妈,几乎不能回神。

    柳妈看她这神色,知道她对艾峙逸怕是动了真心了,不免心疼,叹气道:“老奴看这情形,估计爷已经和人好上一段时日了,那素琴姨奶奶好一番巴结呢,直接跟着人家过来了,你待会儿千万别犯傻,上去跟人家好好说,那秀雅姑娘在老太太屋里呆了很多年了,也是个一敲头顶心,脚底板都会响的人,你以后啊,还要仰仗着她拴住爷,可不得得罪了她,西屋那位不就是上次弄死了那个小婉,彻底失了宠吗?这正是奶奶你翻身的好机会,你可要把握住了啊。”

    云凤只是不动,眼睛里默默淌出泪水来。

    ——自灵隐寺后,我不曾有过别的女人。

    他明明说过的,她也真真实实的听进去了。

    难道都是假话?

    她不信。

    她不能相信。

    柳妈看她这样,急了眼了:“我的奶奶啊,什么时候了,你还这样,爷是个有本事的男人,身边怎么会少了女人呢?快别哭了,你要以后还想像现在这么着过好日子,可不能让他知道你这副样子啊,你在他面前越大方越不在意,他才会越把你当回事……”

    云凤用袖子胡乱擦擦脸:“我才没有……走,我们出去看看。”她原是想看看,那秀雅究竟是幅什么样子。

    柳妈心里还有些忐忑,却也不能再强求她什么了。拿件外衫给她披上。又开了匣子,取了几件衣裳、几件累丝金首饰,就跟着她一起去了。

    因着有旁人在场,素琴就没和秀雅说些什么要紧的,只是同两个小丫头闲聊,问平日里云凤待他们如何,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明面上只是闲聊,其实暗地里探云凤的底细。

    枣花埋头干活,一言不发。

    杏花却说得十分开心,倒豆子似的:“……我们奶奶就是不大说话,其实人可好了……最喜欢吃甜的,但也不能甜得腻人……她自己个儿原是手极巧的的……我们爷……”

    正要说道艾峙逸头上,枣花打断道:“杏花,去给秀雅姑娘抱床新被子来,这被子放了这么久了,潮得很呢。”

    杏花这才不甘不愿的去了。

    素琴笑得和煦,知道了这杏花是个老实的,枣花就不那么简单了。正同秀雅打着眉眼官司,就看到柳妈扶着云凤走了过来。

    云凤似是刚从床上起来,一身淡绿色的丝里衣,外面披着一件珍珠灰绣绿梅花的衫子,踩着一双月白底子的蝶恋花绣鞋,长发都笼到一侧,松松散散的结着一根辫子。

    素琴今年里见过云凤许多次了,倒是秀雅一回见着她,只觉得她容貌虽没有大变,但是肤色水嫩,白里透红,一对酒窝格外别致,加上气质清雅,看上去倒是同兰璇南辕北辙的另一番风情,和她记忆里那瘦得皮包骨的样子判若两人了。

    云凤见了她二人,略点了点头。她本就生得端丽,行止间透着一股子庄重。

    素琴拉着秀雅赶紧给云凤见礼:“大奶奶,往后这丫头就要仰仗您了。”

    云凤虚扶秀雅一把,顺便打量她:原是个浓眉大眼的姑娘,眉眼里透了股子英气。正是十**的好年华,娇嫩得玫瑰花儿一般。她心里不知怎么的,如插了根刺般疼痛起来。面上却只是强笑:“这么客气做什么,以后就住在一起了。”这句话在嘴里咀嚼着,格外苦涩。

    素琴笑得格外巴结:“秀雅这孩子格外倔强,都说大奶奶是个好性儿的,还劳烦大奶奶好生照顾她才是。”

    云凤纳闷素琴怎么这般照顾秀雅,莫不是沾亲带故?

    若是这样,峙逸把人放在素琴屋里岂不是更好?

    越发想不明白了。

    云凤勉强同素琴一番敷衍,又赏了些衣服首饰给秀雅,这才将这事儿差不多打发了。

    那秀雅面子上礼数原都是到位的,就是给人一种不冷不热的感觉,中间隔着一层艾峙逸,云凤原没有打算跟她做什么姐妹,见到她这般,倒是松了口气。

    回到房里,呆呆的倚窗坐了许久,冷风一吹,觉得脸上格外凉,用手一摸,却是满脸的泪。

    峙逸来到东屋的时候,已是夜半。

    柳妈开了门,讷讷道:“……爷,您今儿个是去哪位的……”

    峙逸刻意逗她:“我先去秀雅房里坐坐,待会再去找云凤……”

    柳妈心想着峙逸也真是个能折腾的,却也不多说什么,领着他就上了秀雅房里。

    屋中一片漆黑,也不知秀雅睡了没睡?

    峙逸接过了柳妈手上的蜡烛,笑一笑,从里面关上了房门。

    床上的秀雅听见动静,早已缩成一团坐在床首,藏在背后的手里还秉着一把剪刀。

    峙逸慢慢向她走近,拿蜡烛照了照她愤怒的脸,讥诮一笑:“放心吧,就算你求我,我都不会碰你一个指头的。”

    “你……”秀雅眉头紧皱:“那你做什么要我……”

    峙逸将蜡烛放在了桌上,低头把玩起手上的扳指,慢悠悠的道:“你和素琴的事情,我原是知道的。”

    “你?”秀雅大惊失色,随即伪装平静道:“少爷说的什么,秀雅不明白。奴婢同姨奶奶,原是情同姐妹的。”

    峙逸嗤一声冷笑:“放心,我知道有些时日了,我要是想要把你们怎么样,也不会放你们留到现在。你不用在这里遮掩了。你那银钗为什么会掉在假山洞里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素琴原是个胆大的,这些年遮遮掩掩得也够了,被最不该知道的人知道了,她竟有几分释然:“那你想怎么样?”

    峙逸抬头冲她一笑:“不怎么样,只是让你帮我做一点事情。”

    秀雅不得要领,怔怔然看着他。握着剪刀的手倒是松了些。

    峙逸看着她笑:“其实很简单,就是在这屋里,你看见了什么,都不得到外面去说,我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其余的,都要守口如瓶,就算是素琴都说不得。不然,你们的事情若是败露出去,那可是没人能保得住的。”

    烛火的微光里,秀雅觉得峙逸那个笑脸显得格外可怕。

    云凤一直没有睡,直到艾峙逸轻手轻脚的摸到了她床边,她都如梦中一般。心里说不出是欢喜还是伤悲,还是兼而有之,总之一股脑的憋屈全都化为了力量,伸脚就要去踹峙逸。

    峙逸却一把捉着了她的脚:“怎么了?才多会儿没见,力气全都回来了?”

    云凤听到他那带着笑意的声音,一时爱恨交织,恨不得刚刚一脚踹死他,无奈如今被他制住了,连动弹都没法动弹:“你原是都要在隔壁睡下了,还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峙逸听她这语气,就知道她原是喝了醋了,心里好一阵子高兴,笑嘻嘻的上前搂她:“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我同谁睡了?你可不要平白毁了本少爷的清誉啊。”

    他还在那边说笑,云凤却已然落下泪来:“你艾峙逸艾少爷这样的人,齐人之福享尽了,还要什么劳什子清誉。”

    峙逸见她这样,不再说笑,面孔沉了下来,冷笑:“你原是不信我的,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同你说的那么些子话,都白说了,齐人之福?我自从心里装了你,什么时候享过什么齐人之福?”

    云凤见他这样,知道他是恼了,也想着莫不是有什么隐情,可她原是个倔脾气,心里再退缩,嘴里却一点都不相让,话说得越发难听:“你那颗心原是大的很,什么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统统装在里面,我哪里稀罕?再说了,我这么样的一个人,又怎么配得起您的爱,何苦奢求呢?”

    峙逸听她这么说,心想着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维护她罢了,她却这般对他,只觉得一切原是这般不值,心里疼得如火烧一般,转身就要往外走。

    云凤看他连话都懒得同自己说了,只是要走,倒在床上大哭起来。

    峙逸知道她不好受,自己心里又难道好受?他这般待她,她却不过因为一件小小的事情,就信不过他,这叫他怎么不冤屈不伤心?

    在门口几番思恋几番取舍,到底舍不得,转身一把将云凤捉了起来。

    云凤一面挣扎,一面由着自己性子大喊:“你这个衣冠禽兽,你放开我……你这个畜生……”

    峙逸也不说话,蛮横的将云凤按在床上,亲吻起来,许久,云凤才终于老实了,不再挣扎。

    峙逸抱住她,用嘴去够她的耳朵,她却拧过脸去,峙逸叹一口气:“你瞧瞧你这个拧脾气,还好我有几分力气能制住你,若是我连这几分气力都没有,你这犟驴不是要翻到天上去?你听我解释解释,总可以吧。”

    云凤愤愤的,到底还是服了软。

    峙逸遂伏在她耳朵上低声呢喃起来。

    云凤大惊,掩口:“怎么会是她?你的意思是……怪不得素琴那般照顾她呢……”当初,原是她同峙逸一起撞破这件事的,所以也轻易的就理解了。心里疙瘩解开了,脸色不再似先前那般难看。

    峙逸看她那样子,笑起来,揪着她的脸皮:“怎么?瞧你这飞醋喝的,现在不恼了吧。”

    云凤红着脸,啐他一口:“就你花样多,还怨别人爱喝醋。”

    峙逸伸了个懒腰:“今日里原是累了,我得好生睡一觉了。过来,给我把衣裳脱了。”

    云凤羞红着脸起来给他*服,才把外裳脱了,峙逸就一把抱起她往床上歪去:“抱着我媳妇儿好生睡一觉咯。”

    跌扑到了床上,峙逸用被子将两人裹好,就开始解云凤衣服。

    云凤吓坏了,揪着自己衣襟:“你不会还要?”

    峙逸嘿嘿坏笑:“怎么,被我伺候舒服了?要了还想要?”

    云凤下死力捶他。

    峙逸极享受似的,不管不顾的把两个人的里衣都除了个干干净净,胳膊搂着云凤的腰肢,光光的胸膛贴着云凤的背脊,就这么睡下了。

    柳妈夜里见峙逸入了秀雅房里,就去睡了。大早上起来,看秀雅那边还没有动静,估摸着峙逸还没起来,就打算先把云凤叫醒,好好梳妆一番,抢着先机陪着峙逸吃吃饭说说话儿什么的。好让峙逸欢喜欢喜云凤。

    她火急火燎的冲到云凤屋内,却见到满地散落着男人女人的衣裳,此时床上那两个白花花的人如长在一起一般交缠着,却分明睡得极其香甜。

    她原是个过来人,见到这个架势还是有些吃不消,心里叫着:“我的妈呀!”退了出去,想了想,又上前把门给他们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