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三十章(小修)

第三十章(小修)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三十章(小修)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云凤醒过来的时候,朦朦胧胧看着外边彤云密布,不知是黎明还是黄昏。(手打小说)

    她通身酸软,老半天手指头才能动动,大着声音喊着:“柳妈,柳妈……”嗓子都是嘶哑的。

    柳妈迎过来,手里端着托盘:“我的奶奶,先别起,先别起,我给你把药上了再起。”柳妈一打开话匣子,就没了休止,絮絮念叨起来:

    “……今儿一大早爷把你抱进来的时候,老奴真真要被吓死了,看奶奶一身的汗水,衣裳脏兮兮还被扯破了,乱七八糟的就这么晕过去了,我以为老夫人又让人怎么着您了?正打算哭呢,爷瞪我一眼,我就没敢出声了,转身待他走了,我把你身上衣服一解,才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

    柳妈一边同她说话,一边麻利的解开她的单衣,云凤看到背上肩上露出的细细密密的伤痕,原是在粗糙的石壁上蹭出来的,想起自己昨夜的激烈,羞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柳妈咂舌头:“这是干了些什么,弄成这样?想来爷长得一表斯文的,干起这事儿来怎么跟个牲口似的,把人折腾成这样……唉……”

    云凤一瞬间脸红成柿子了。

    感受到药膏的冰凉,云凤的感官似乎这才恢复过来:“柳妈,我饿……”

    柳妈叹了口气,端了碗菜粥上来,配着些小菜,喂云凤吃了。

    云凤吃了粥略歇了歇,外间就响起一个婆子的声音:“大奶奶在吗?爷接您出府去呢?”她声音带着浓重的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

    云凤有丝疑惑。

    柳妈道:“爷新从外边买的婆子,姓陈,也是个寡妇,说是在艾总管那儿调/教了有一阵子了。”又刻意压低声音道:“活像个男人,今儿早上,厨娘让她担水,一次能担四桶水呢,把大家都唬了一跳,就是够能吃的,一个人要吃我们四个的……”

    云凤见她又关不上话匣子了,摆手道:“去和那陈婆子说,我累了,去不了。”

    柳妈出去又进来,贴在云凤耳朵上道:“原是有要紧事儿,爷说是同奶奶娘家有关的。”

    云凤这才想起来是去牢里看她爹,“蹭”的坐了起来。

    柳妈给云凤打扮齐整了,交到陈婆子手里。

    云凤仔细打量这婆子,很是不起眼的一个女人,硬硬的大骨头架子身材,一双大脚上踏一双青布鞋。整个人木呆呆的,叫了一声:“大奶奶。”再不说话。

    那婆子带着云凤七拐八弯,到了角门边上一辆马车旁,弓腰唤了声:“爷。”

    轿帘掀开来,艾峙逸半弯着身子探出头来,冲着云凤笑吟吟的:“上来吧!”

    他穿着一身箭袖窄身绯色袍子,越发衬得肩宽腰窄,很是迷人,此时一脸温润,同昨夜判若两人。

    云凤几乎以为昨晚一切只是个梦了。

    “累了吧!身子好些了吗?”峙逸柔声道。

    云凤也不敢看他,模模糊糊答到:“……还好。”低着头牵起裙角上轿的时候,注意到他手中握着一册账簿。

    这马车原是极小,上面还有两个柜子一个桌几,峙逸稍稍让了□子,云凤才堪堪坐下来。

    峙逸跺一跺脚,马车动了起来,车上震得厉害。

    峙逸只是看帐,并未同云凤说话。

    云凤刚刚吃了一点点粥,还饿得慌,看见峙逸桌几上一个冒着热气的荷叶包,就猜度那是朱雀大街上极有名的荷叶糯米鸡,虽不说话,一双眼睛只是死死盯着那鸡。

    “刚刚那个陈婆子,你满意吗?”峙逸一边看帐,一边同云凤说话。

    “哦?”

    “这人是我买来专门送你的,你别看她木讷,原是个厉害人,留在身边儿可以保护你。”

    “哦,好。”

    二人一时无话。

    云凤复又盯着那荷叶鸡发呆。

    其实昨天突然发生了那么多事,她原是连准备都没有来得及准备的。

    早晨醒来的时候她就心想着,自己再和峙逸见面必然有些紧张尴尬,况且她并不知道峙逸会用什么样的面目面对自己。

    如今看峙逸这样儿,并没有对她特别淡漠或是热情,只是极其稀松平常的样子,想来是她自己多虑了。

    前阵子看峙逸那副做派,她原以为他不是伪装着为了要得到自己,就是彻彻底底为自己着了魔了。

    如今看来,怎样都不是。

    原来这世上的事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

    他艾峙逸并不是那么下作的骗子,她周云凤也不是那么招人喜欢的天仙。

    她不过是他女人中的一个,他现在疼她,她也只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罢了。

    也许哪天,他就爱上别的人了。

    这么想来,有些失望有些萧索,但是云凤不后悔,她原是倔强的脾气,如今她既然喜欢上了他,也彻彻底底的跟了他,原是无话可说。虽然昨天那一切来得未免仓促了些。

    云凤正想着,峙逸一边看着账本,一边道:“饿了吧,我回家时路过朱雀大街,看那家荷叶糯米鸡生意极好,就给你带了一包。打开吃吧。”

    峙逸原是听见别人叫卖时,就想起昨夜漏*点时,云凤到后来神智都不清醒了,还一边嘤嘤小声哭泣一边念着饿。

    峙逸凑过头去问她想吃什么,她竟孩子气的要吃鸡腿,差点把峙逸笑得软了,一个俯冲把她直接弄晕过去了。

    云凤当时原是神智不清,现在更是不知其中掌故。打开那荷叶包,秀气的吃起来,那晶莹剔透的糯米,金黄鲜嫩的鸡,让她把刚刚那一点沮丧都暂时忘却了。

    其实云凤哪里知道,她刚刚那些想法全是庸人自扰。

    艾峙逸从早上上了朝堂,脑子就一直轻飘飘的没醒过,想着昨儿个晚上,想着将来以后,一早上几个时辰过去了,连皇上什么时候说的退朝都没听清。

    本来退了朝就想回家,可惜略一思索,他到底是打住了。

    一则,之前的事儿让他得了些教训,知道在这个家,自己宠着云凤原是害了她,目前形势没有明朗之前,他明面上要冷着云凤才是。

    二则,他艾少爷做事素来都讲究着要占个先机,纵使他再喜欢云凤,心里原也是有个成算的。掂量着自己对云凤这么痴迷,自己个儿见了倒是没什么,被云凤看见了,会不会在心里瞧不起他?会不会想着法子踩着他把柄,拿捏死他?这原本都是要防一防的。

    所以峙逸故意黄昏才来见云凤,还端出一个账本装模作样的看,假装冷落冷落云凤,也让她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殊不知看了这么久,他连半个字都没有看进去,一双眼睛止不住的往云凤身上瞟。可惜他素来是伪装惯了,云凤又是个脑子不带弯儿的,倒真是一点都没看出来,哪里知道峙逸内心这么复杂艰难的斗争。

    她心想着自己吃鸡吃得香甜,就惦记起她大牢里的受苦的爹来:“我爹他……”

    峙逸这边厢为云凤苦苦纠结,云凤却一边吃着鸡就一边惦念着她爹,峙逸心里难免有些醋意,冷笑道:“你爹他好着呢,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只是稍稍受些皮肉之苦罢了。多使些银子,就能把人给保出来了。”

    云凤沉吟片刻:“要多少银子?”

    峙逸咧嘴冷笑:“你寻思这些有用吗?你只要伺候好我就行,我拿钱出来,你还担心你爹出不来?”他原是吃醋了,看在云凤眼里却是颐指气使惯了的少爷做派。嘴里的鸡肉没了味道,吃了两口就放下了。

    峙逸见她那样,皱眉道:“怎么?不合胃口?”

    云凤摇头笑笑:“没有,我吃饱了。”

    峙逸见她嘴上还沾着一点糯米,轻轻一笑,梨涡浅显,一颗心就忍不住突突跳了起来。将账本往桌上一放,搂着云凤就要亲嘴:“你吃饱了,该我吃了。”

    云凤身上本就没力,哪里敌得过他?不住推他:“你别这样,这还是路上呢。”她唯一的经验都来自于阮俊诚,那是个真正的翩翩君子,艾峙逸跟他比起来,都算得上是流氓了。

    “路上又怎么着?”艾流氓管不了那么多,上下其手起来。

    这马车本就窄,云凤真正连躲闪都不能,眼看着峙逸撩开了自己前襟,不住摇头,就要叫出声来。

    峙逸贴着她耳朵道:“宝贝儿别叫,前面赶车的会听见的。”

    云凤面皮薄,终是红了脸,双拳紧握,一动不动。任着峙逸将她架在桌几上,褪了她的亵裤,将她两只脚翘在自己肩头。伸手下去摸,马车一直颠簸,他的指头不住在里头轻轻翻搅,一个两个三个,云凤羞得侧过脸去不看他,尽量忍着不让自己出声。忽而觉得不对劲了,浑身颤抖得几乎麻木,正过脸来看,峙逸竟是整个脑袋都伏在她那儿,云凤哪里见过这个?羞得想死,不住推他的头。

    峙逸一手将她两手捉住,一把扯了她的肚兜,一路从下面亲上来:“宝贝儿别动,再忍忍……”含着云凤的嘴儿,用力一戳,几乎把云凤送上了天,她忍不住嘤咛出声,峙逸爱死她那迷醉的样子,伏在她酒窝上亲了亲,两人就在这马车上**了一番。

    事后,峙逸侧身从旁边小柜里扯出一张白绢帕子为云凤擦了擦,就开始为她穿起裤子来。

    云凤还是一副*难印

    峙逸伏在她耳朵上道:“快到了,晚上咱家去再玩儿。”那语气,似乎云凤才是那个欲求不满的人,云凤双目含水的瞪了他一眼,侧过脸去看外间风景,不再理他。

    峙逸将自己身上衣衫穿好,把云凤一把捞在怀里坐好,为她整了整衣裳,又弄了弄头发。云凤没什么气力,只好软软的任他折腾。

    峙逸看她这样子,越发的爱了,在她泛红的腮帮子上亲了一口,低低道:“纵使你以后心里不想同我过了,你这身子怕也是离不开我的。”

    云凤本对他有些生气,听他这么说,忽而有些酸涩。

    纵是他艾少爷这样的厉害,也这么缺少安全感。想想也是可怜的,遂侧头在峙逸脸上回亲一口,她原本就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却只是淡淡一笑,就已然把峙逸的魂儿勾走了。

    峙逸怔怔然半天,从侧边小柜里又掏出一个长匣,递过来:“打开吧,送你的。”

    云凤开启匣子:是一条长长的珠链,每一颗珠子都有小拇指那么大,圆润光泽。

    “这太贵重了,我不要。”

    峙逸嗤一笑:“你就是这么虚伪。”将那珠链取出来,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云凤今儿穿得原是一件淡粉色绣白牡丹的衫子,与这项链极相配的,这珠子也衬她的气质,这么看来原是相得益彰的。

    峙逸笑起来:“我就知道这珠子极是配你的。”

    云凤却忧心忡忡,看着那链子有些不知所措:原是从没有人这般宠爱她,这种爱同阿诚的又太不一样,强烈、突然、直接、实际,却现实直白得让人害怕,她到底是不习惯的。

    峙逸见她一脸茫茫然,忽而就变了脸色:“你不喜欢?”

    云凤摇头:“并没有。”神色有些郁郁。

    峙逸冷笑:“不喜欢就取下来,我扔了便是。”说着作势来取这项链。

    云凤吓得连忙把珠链攥住:“别,别,我很喜欢,只是觉得跟做梦似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峙逸这才开心了,却忍不住心酸起来,搂着云凤道:“以后你跟着我,断然不会再吃半点苦的,我会让你的日子……过得像蜜一般甜的。”

    云凤听着这话,已然如掉进了蜜罐一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里却盈盈有泪。

    过了一会儿,马车终于到了刑部大牢。车夫前去与门口守卫交涉了会子,却又走了回来。

    峙逸皱眉:“怎么回事?”

    “少爷,他们说……周大人牵涉到了要案里面,算是重犯,被转押进了天牢,不可见外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