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二十八章 ...

第二十八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二十八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老夫人这边厢把话说完,等着云凤的反应。(手打小说)

    云凤却白着脸,不言不语。

    老夫人吸口烟,瞥了她一眼,胸有成竹的道:“那我就叫人备轿了……”

    “……我不去。”

    老夫人诧异:“你说什么?”

    “我不去。”

    云凤一双眼黑漆漆的:“这原不是我该管的事情,我同艾少爷也不是老夫人想的这般。如若他们真的心有灵犀,能终成眷属,原是再好不过了,若是他自己不愿意,谁也逼迫不了,时候不早了,妾身叨扰老夫人了,告辞。”

    老夫人兀自大张着嘴巴还没反应过来,云凤已然将一大通话说完,屈了屈身子,转身去了。

    “你……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老夫人气得不得了,嗵一声,把水烟掼在了桌上。

    云凤出了那院子老远,一直走到花园假山处,才长舒了一口气。

    这原本支撑着她的一口气没了,整个人就有些瘫软,怔怔靠在假山石上,感受那暖暖的秋阳,眯着眼睛,只觉得这时节的一切看上去都金光闪烁,色彩斑斓。

    还不待云凤好生休息一会子,忽然背后伸出一双手,用力拖她入那假山,头上的步摇瞬时狂摆起来,打得她前额有些微的疼痛。

    云凤吓得要叫,却被人捂住了嘴。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不再挣扎。

    峙逸将她扳正了,面上含笑:“怎么不动了,可是吓傻了?”

    云凤看他一身朝服打扮,有些怔忪:“你怎么会在这里?”

    峙逸钩钩嘴角:“我逛逛园子,不成吗?”

    云凤对他的话似信非信,却也懒得同他多说:“自然是成的。艾少爷您继续逛吧,我走了。”转身要走。

    峙逸双眸暗了暗,捉住她的肩膀:“刚刚……母亲可有为难你,你同我直说无妨。”

    云凤这才意识到,为什么他会穿着一身朝服出现在这里,心里不免有一丝感动:“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

    “只是什么?”

    “……她想要让云英给你做妾,让我回家去为你们说合。”云凤尽量心平气和的说完,低头揉着手中浅绿的纱罗帕子。

    “那你答应了吗?”

    假山里光线暗,峙逸的眼睛看起来特别黑。

    云凤不敢看他,垂下了头。“……没有。”

    云凤嘴中吐出这两个字,艾峙逸那边却僵住了,云凤好奇的正待抬头,却整个人被峙逸卡在怀中,后背抵在石头上,狂吻了起来。

    云凤紧皱眉头,不住推他,却哪里推得开。伸手去撕扯,峙逸滚烫的唇却贴在她的脸边吃吃笑起来:“你好大的胆子,朝服也敢撕。”

    云凤这才住了手,却被他一用力半推到地上,欺身就上来了,云凤哪里会轻易让他沾得,张开嘴就对着他的肩膀要咬下去,峙逸却不知怎么的轻轻一闪身,将云凤的嘴给堵上了。

    云凤依依呀呀的挣扎着,节节败退,好不狼狈。

    “咦?奶奶,我怎么听见那假山里头有人说话啊。”

    外间传来的声音吓得云凤僵住不动,峙逸却似乎没听到一般,一昧在她身上轻薄。

    云凤的眼泪扑簌簌落下,半点做声不得。

    峙逸却停了下来。

    “许是猫儿吧。”

    云凤认得,这是锦墨的声音。

    她推开峙逸,一手拽着松开的衣襟,头靠在石壁上,紧张急了。

    峙逸却只是曲着腿,看着紧张的她似笑非笑。

    “刚刚听分明了,真的是人的声音,好像还是女子哭声。”锦燕的声音清脆些,带着少女的烂漫和固执。

    “我说锦燕姑娘,大白天您发什么梦啊,这可不是什么深山野林,有些什么狐妖野鬼,这里可是艾府啊。”

    这是艾寿家的,声音格外尖锐。

    半晌,兰璇那柔媚的嗓子也慵懒的道:“我好像也听到了些动静,听人说,这假山洞里夜间常常听见人说话声,倒真是奇怪的很。”

    “这……奶奶,这种地方可不是随便能进去的,若是惹怒了里面在里面*的大仙,可是要不得啊。”听艾寿家的这语调,像是怵得慌,不敢进洞去。

    “奶奶,这假山对着风口,阴风一吹,可不是就呜呜咽咽像是女人声音,我看原不是个事儿,还是算了吧。”锦墨的声音格外柔和,让人听着觉得值得信服。

    云凤紧张得眼皮都要跳起来了,只盼着兰璇赶紧答应下来,把这事揭在一边。

    回头去看峙逸,他却老神在在的坐着,云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峙逸一双眼睛黑亮亮的,死死看着她,忽而,“啊哼”一声,清了清嗓子。

    顿时,假山内外除他以外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良久,锦燕的声音传来:“奶奶,怎么……还有男人的声音啊,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大仙在里面*……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兰璇许久未说话,一开口却十分坚持:“嬷嬷,你带着锦燕,进山洞看看。”

    “这……奶奶……是。”艾寿家纵有百般不情愿,到底不敢违背兰璇,跟着又紧张又激动的锦燕一起往假山里走去。

    云凤急得跳脚,把艾峙逸当成个*的,只是屈着身子越过他往里面爬了爬,寻找有没有另一个出口,手摸上那阴湿的石墙,却连个缝隙都没有。

    云凤急得不住拍打石墙,终究无计可施。

    峙逸看毕笑话,一把捞住云凤,抄在怀里,贴着她的耳朵道:“不用怕,你待会儿把头埋在我怀里就好,我挡着你,这里光线又暗,他们看不清的。”

    云凤心里恨这一切原是他招来的,却终究无可奈何,低下头,把脸藏在峙逸怀里,默默不出声。

    两个人就这么依偎着,听着假山外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

    可是就这么着,峙逸还不老实,他低头看云凤,她的耳朵很小很薄,温柔洁白,忍不住就轻轻含住,云凤又惊又羞,却也不敢挣扎,低低道:“你是要我去死吗?”

    峙逸嗤一声笑出来,不再说话。

    两人等了半晌,外间脚步却停了。

    “你看,这是什么?”锦燕似乎是捡到了什么。

    “好像是个钗子。”艾寿家的下了定论。

    云凤赶紧伸手去摸头上,却哪里还有步摇的影子,背上一忽儿就出满了汗。

    窸窣脚步声再起,一会儿就停了下来。

    “你拉我做什么?”

    “我说姑娘你傻啊,都拿了这钗子还往里面去什么?若是撞到了不好的事情,咱俩吃不了兜着走,赶紧拿着这东西交差吧。”

    “……这好吗?”

    “怎生不好?你把这拿出去,奶奶保准就高兴了。”

    “可是……”

    二人又窸窸窣窣一阵耳语,脚步声再响,已是向外间去了。

    云凤终于松了一口气。

    “奶奶……奶奶……,锦燕姑娘到底年纪小,也不敢往里走深了,不过我们在洞里边捡了一只钗子,看做工原是极好,奶奶您瞧瞧。”

    艾寿家的那高亢的声音响起,云凤已然面如死灰。

    “嬷嬷声音小点,怕旁人都听不见吗?”锦墨难得有责备的意思。

    “让我看看这钗子……即是如此,就算了吧,我们回吧。”兰璇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沉静,似乎松了口气。

    云凤怔怔的坐在那儿,眼中布满绝望,却感觉有冰凉的东西在触摸自己的面庞,侧头一看,艾峙逸手上拿着的,那金黄金黄的穗子垂下来,不是她那步摇又是什么?

    “刚刚觉得碍事就拔下来了。”峙逸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云凤“腾”的坐起来,顾不得思索兰璇手上的钗子是谁人掉的,抓住峙逸就一阵猛捶。

    峙逸只是不还手,面上还带着笑。

    云凤捶了半晌,突然意识到两人的亲密,瑟缩了下,向后退去。

    峙逸知道她要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别走。”

    云凤冷冷挣扎:“你放开我。”

    峙逸严肃道:“他们也许还没走,在等你出去。”

    “啊?”云凤又紧张起来。

    峙逸却扑哧一声笑出来:“我唬你的,你怎么这么好糊弄。”

    云凤知道自己上当,也不多做纠缠,转身要走。

    峙逸却说什么都不放开她的手。

    云凤冷冷道:“你不要逼我。”

    峙逸冷笑:“你明明是喜欢我的,做出这么一副嘴脸给谁看?”

    “……你胡说。”

    “哼,如果我是胡说,你做什么要拒绝我母亲?我娶不娶云英原是和你毫不相干,不是吗?”

    “你……我们周家的女儿……再怎么也不能……给你们艾家做妾啊。”

    峙逸冷笑:“是吗?那做南安王的十几房小妾,京城牛老板的填房,会比嫁给我好吗?”

    “你……”

    “我什么我,周云凤,你这假文酸,你若是个不相干的男人,我都不屑理睬你。”

    “你……”

    云凤此生没有被人这么当面说过,面子上过不去,只是转身要走。

    峙逸冷冷笑:“你又想着那阮俊诚断不会这般待你对不对?你又想着要回去长守你的孤灯,抱着阮俊诚的牌位睡对不对?”

    “你……”

    “哼,我全猜中了,对吗?世上再也没有比你更虚伪的女人了,周云凤,你一边抱着阮俊诚的牌位一边想着我的滋味如何?你觉得这算是对阮俊诚的尊重吗?”

    云凤气得嘴巴都在颤抖。

    峙逸一步一步逼向前:“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一边摆着你正大光明的面孔对周家来求助的人不理不睬,一边又夜里痛哭到天明,如若你真的不爱我,我母亲说的那个提议,你会拒绝?这原是既可以保住你大义灭亲的好形象,又可以让我和云英终成眷属对你不再纠缠,还能救出你那混账老爹一举三得的好法子啊,是不是,周云凤?”

    “我……”云凤一步步后退着,泪水不住流着:“不是这样的,我是爱着阿诚的,世上原没有人比阿诚……待我更好……我原是为着他而活着的……艾峙逸,你*,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不是……”

    云凤眼中浮现昔日和阿诚的种种,那种种美好此时却变作了梦魇魔障,她无法忘记,她无法抹杀,那人儿坐在她心头多少年,随着逝去的岁月越来越高大越来越伟岸,她原本是为他而活,这一切原本这般美好,却阴差阳错的被这艾峙逸毁个稀烂。

    云凤恨自己,恨得无以复加,口中无意识的喃喃:“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活着……”

    峙逸哪里见得她这个样子,不顾挣扎,将她揽在怀中,一边拍抚一边安慰:“别傻了,什么都是可以控制的,只有人心无法掌控,傻瓜,这怎么可以怪你呢……不要同自己过不去啊……”

    这温柔的抚慰,这轻柔的嗓音,让云凤的心如被温暖的轻风吹过过一般,终于支撑不住,大哭起来。

    峙逸得偿所愿的将云凤抱在怀中,沉在心底的那个疑问再一次浮出水面——阮家一案到底*为何,为什么只有云凤活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此文周三入v,虽然瑕疵种种,喜欢的亲们希望继续支持

    如果亲决定放弃,还是很感谢长期以来对我的支持,真的很感谢,鞠躬

    希望大家能够最后帮忙一下,点进这个链接,帮我收藏一下我的专栏,谢谢

    明天后天存稿,周三三更

    谢谢大家支持

    推文时间:

    听涛的好文,非常不错的警匪题材故事:

    二十九章

    云凤哭得够了,慢慢的就要挣脱开峙逸。

    峙逸见她此时发丝凌乱,双眼雾蒙蒙,样子十分可怜,心里一百个喜欢,将她搂紧了些:“别动,就这么着陪陪我。”

    石洞里本就冷,峙逸身上倒是暖和,云凤小心翼翼的靠着峙逸,似乎攀着一根浮木,她只是攀着,本能的攀着。

    峙逸一次被她主动的抱着,只觉自己温香在怀,身子软绵绵的,满足的亲了亲云凤的额头:“凤儿……”

    许是惊累过度,云凤眼睛眨了两眨,竟是睡过去了。

    峙逸失笑,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

    云凤醒过来时,已是夜间,石缝里透过来的幽蓝月光照在峙逸清寒的脸上。

    他神色很凝重,一双眼睛黑沉沉的。

    感觉到臂弯里的动静,峙逸垂下眼目:“醒了?”嘴角还带着温柔的笑意。

    云凤问道:“我睡了很久吗?你一直这么坐着?”

    “嗯。”

    云凤心里有丝感动:“你刚刚都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峙逸不答反问:“你想不想见你爹?”

    云凤点点头。

    “明儿晚上我带你去见他。”

    “……好。”她知道他有的是法子,只要他愿意,原是没有什么办不成的。

    “艾少爷……”

    “不要叫我艾少爷。叫我峙逸。”

    “……峙逸,我……”

    “怎么了?”

    “……我好饿。”她原是一天没吃饭了。

    “我们现在还不能出去。”

    “为什么?”云凤不解的抬头看着峙逸,夜风嗖嗖的灌进洞穴,吹得她背脊有些凉。

    峙逸目光黑沉沉的注视着她:“因为本少爷也饿了。”他慢慢俯□子,含住了云凤的唇。二人唇舌一番厮磨交缠,云凤如在大海中苦苦挣扎,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呼吸,只觉得□麻痒,竟是峙逸的手不知何时伸进了她的裙子里,云凤下意识的伸手按住了他。

    峙逸“嗤”的一笑,微微松开云凤,“……还不可以吗?我饿的厉害呢。”一双眼睛亮如星子,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云凤。那目光近于压迫了。

    云凤只是怔怔的看着他。她知道自己已然爱上了他,可是他这个人,还是叫她心里觉得不踏实。

    峙逸看出了云凤目光中的迟疑,捉着云凤的手送到唇边亲吻,温柔的一下一下的亲吻着,双眼牢牢盯住云凤,痴痴的看着她,云凤不知怎么的就被这温暖弄得想要落泪。可那泪珠还不待落下,已被人含了去。

    峙逸的手再一次探进云凤的裙摆,此时再无遮拦,那滚烫的手再向里滑了滑,拉开了云凤亵裤的带子。

    大清早的,艾寿家的打帘子进屋,就瞅见锦墨正给兰璇梳头。

    一旁锦燕正怀抱着露华在屋中走来走去,露华含着指头,胖胖的脑袋靠在锦燕胸前,睡得香甜。

    “哟,大姐儿正睡着呢。”艾寿家的压低嗓子道。

    兰璇扫一眼锦燕,锦燕抱着孩子下去了。

    兰璇轻轻嗓子:“昨天的事儿查的怎么样了?”

    “回***话,书房那边说是爷一夜都没回去过,看院门的今早上倒是见过爷的轿子出门。”

    兰璇的脸色有些发青:“东屋那边看过了吗?”

    “看过了,柳妈说昨儿个晌午老夫人招东屋的过去说话,没一盏茶的时间就回去了,再也没出过门。”

    兰璇目如寒冰,扫了一眼手边的银钗:这银钗做工古朴,镶了几颗碎粒子珍珠,拼做一簇杏花儿,钗身一侧钻了一溜儿小孔,缀着七八颗黄豆大小的馒头珠,虽不值几个钱,但也算得上俏丽,应是年轻姑娘喜欢的款式,但在艾府中,这样的货色,二等以下的丫头也是绝对买不起的。

    念头转毕,兰璇道:“去给我查查,昨儿个晚上,府里所有一等的丫鬟都在哪儿,干了些什么?有谁人作证?”整个艾府,二等以上的丫头不过十来个人,相貌清秀些的也就五六个人,外宿这样的大事,查出来原不难。

    “是。”

    艾寿家的领了旨精神抖擞的正要去了,兰璇又道:“慢着。”

    “奶奶,还有什么吩咐?”

    “把这钗子拿出去,到各院去问问,看是谁见过,到底是谁戴的。”

    “是。”

    在一旁一直一声不吭的锦墨取出一大一小两只金凤:“奶奶您看看,今儿个戴哪个好些?”

    兰璇忽而想起了什么,扫了一眼锦墨:“你跟着我来到这艾府已经三年了,你心细,素来跟各房里的丫头婆子们也都处的不错,这钗子你可曾见过?”

    锦墨将那钗子看了看,似是仔细的回忆了一番,笑着摇头:“原是不曾见过。”

    兰璇将信将疑的打量了她一眼,指了指那只小点的金凤:“戴这个吧,如今他喜欢素净。”锦墨仔细的为兰璇将那凤钗斜插到了头上,抚了抚兰璇的鬓角,笑起来:“奶奶,好了。”

    兰璇扶着脸蛋对着水银镜看了看,满意的“嗯”了一声。

    午饭后,锦墨伺候了兰璇睡下,走到露华房中,看见锦燕趴在露华床边睡得香甜,露华却醒着,胖胖小手扯了锦燕的衣袖放在嘴里吮得开心。小被子都被挣脱了,蹬着两只小腿儿不住扑腾。

    锦墨上前去抱起露华,露华嘴里吮不到衣裳,小嘴一扁,啊啊叫了两声。

    锦燕本就眠得浅,惊醒了,打了个呵欠:“奶奶睡了?”

    锦墨拍着孩子点点头:“我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

    “你昨儿个见那钗子,像谁的?”

    锦燕想了想:“原是想不起来,但看着怪眼熟的。”

    锦墨贴着她的耳朵说了个名字。

    锦燕张大了嘴巴:“你可是看真了?”

    “怎么没有看真?昨儿个一见着我就模模糊糊的想起来了,今儿奶奶说这款式原是嬷嬷们不会戴,小丫头们又买不起的,我才想起来。”

    “那你怎么不同奶奶说啊?”

    锦墨苦笑:“这样的事情,看见了也要当做看不见,何况是说?让那艾寿家的老虔婆自去寻去吧。我估摸着,艾府里这回儿要出大事儿了。”

    艾寿家的问过后府管事的,一一查了昨儿个大丫头们都做了什么,同那些人一起,到都是说的过去的,只有老太太屋里的秀雅原是家里哥哥娶媳妇儿,请了假回去了一天。

    艾寿家的又攥着那银钗一路问过来,诸院的丫头们都说不曾见过。

    到了下午转到老夫人园子里,正看到两个小丫头在侧门口对踢毽子。

    艾寿家的笑道:“踢毽子呢。”

    其中一个穿着水红衣裳的小丫头忙收了毽子:“李嬷嬷,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艾寿家的原是娘家姓李。

    “我原是找秀雅姑娘有事儿,她在吗?”

    “在的,秀雅姐姐昨儿没休息好,今儿白天换了班儿补觉呢,我帮您叫她去。”小丫头跳脱着进了侧门:“秀雅姐姐,秀雅姐姐,李嬷嬷来了。”

    艾寿家的趁她去了,将那银钗拿出来给另一个年纪小些的丫头看:“闺女儿,这银钗,你见过吗?”

    “嗯……我认得这个,这是秀雅姐姐的,前些时日就掉了,她找了好久了。”

    艾寿家的心头一喜,却又觉得既是前些时候掉的,这时间上似乎有些对不上,正寻思着,一个俏生生的大姑娘走了出来,身上衣衫半披着,不住打着呵欠,水葱一样的手指上带着两个镶琉璃金戒子:“正睡觉呢,咋呼什么?哪个李嬷嬷?”

    艾寿家的抬眼一看,心里不由一亮,她怎么没发现老夫人屋里还藏着这么个尤物:只见那秀雅身材颀长,胸脯鼓得高高的,此时刚刚睡醒,发鬓松散,眉目含春,望着她明媚一笑:“原来是您啊,快快进来,险些儿的就怠慢您了。”忙把艾寿家的迎进了侧边一间小屋。

    秀雅穿着亵裤,连裙子都没有系,光脚趿拉着一双大红鞋,倒了一杯茶递给艾寿家的:“您老尝尝吧,这可是贡品碧螺春,老夫人赏下的。”

    艾寿家的抿了一口,这分明是沉茶,一股子霉味冲鼻尖儿。心想着老夫人素来小气苛刻,自己的东西多半存烂了才拿出来赏人,哪比得兰璇的奢华大度。遂将那茶碗放下了,再也不碰。

    艾寿家的笑一笑,装模作样道:“我老妇人说句话儿,姑娘也不要见外,大白天穿成这样在门口晃荡,若是被过路的男人看见,你可怎么着?”

    秀雅本是有些不让须眉的秉性,素来瞧不起男子,冷笑:“看见了又怎么样?看见了也摸不着。这些臭男人,我抠了他们的眼。”

    艾寿家的听她这般说话,却越发觉得秀雅不正经。掏出那银钗:“听说姑娘丢了钗子,我正好儿捡了枚,姑娘认认。”

    秀雅岂会不认得这银钗,但是也不知道这艾寿家的打得什么主意,心里想着应对,将那钗放在手里仔细辨认了会子,笑了起来:“唉,倒是劳烦奶奶了,这银钗跟我不见的那枚倒是有几分相似,可惜我那枚原是刻着我的名字,珍珠也比这品相好些,这原不是我的那枚,像这种钗子,今年时兴的很,满大街的姑娘,十个人儿就逢着一个插着这样的,不过花样略有不同罢了,嬷嬷不妨去别处问问,看是谁掉的,说不准人家正着急呢。”

    艾寿家的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又道:“姑娘昨儿个可是回家了?”语气不似先前那般客气。

    秀雅一笑:“可不是吗?昨天我哥哥娶妻,我回家去了,如今在这艾府住惯了,回家同妹妹们挤一晚,怎么都睡不好,天一亮我就回来了。嬷嬷问这个,可是有什么事?”

    秀雅原是对西屋那个地方没有什么好印象,且不说之前兰璇进门明里如何不管事儿,背地里却不住拿捏着素琴,想着跟自己同在老太太屋里的小婉,原是个最是要强的傻子,因着相貌好,老夫人又宠着她,大家都让着她,好好一个姑娘,去了西屋才不到半年,下场之惨,原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现在见这艾寿家的模样,分明就是找上自己了,心里不由咯噔一声,打起鼓来。

    艾寿家的笑起来:“可不是吗?老夫人菩萨心肠,素来待大家如同自己女儿一般,姑娘在这艾府里养得富贵了,在家里怎么会住得惯呢?不过我还听说过,姑娘平素里也不是见天儿在这屋里宿,也不知是……去了哪儿?”

    她原是试探秀雅,谁知却说准了。

    “嬷嬷问得这么仔细,可有什么事儿?原是素琴姨奶奶找我去说说话儿做做伴儿,想是不碍的,所以有时就宿那儿了。”

    艾寿家的心里可是开了花了:“哟,姑娘您说笑的吧,素琴姨奶奶房里四个丫鬟都不够使,还要姑娘做伴儿?这可够奇怪的。”

    秀雅心里头百般古怪,面上却还得耐着性子解释:“嬷嬷原本也是咱府里的,只是后头跟了兰璇奶奶,有些事情也是知道的,怎么竟和从来不知似的?我原不是个家生子儿,刚进艾府的时候,不过在少爷屋里当个三等丫头,做些粗疏活儿,连少爷的面儿都不得见的,当时素琴姨奶奶是爷的屋里人,对我十分照顾,后来伺候了老太太,我心里边还念着姨***好,姨奶奶也常在这边伺候老夫人,同我原是十分亲近的。”

    秀雅自顾自的解释着,却全不知听在艾寿家的耳朵里,全是另一番光景。

    艾寿家的对她说的这些话儿真真是一百个满意,心想着这秀雅原本就是艾峙逸的屋里出来的,只可惜以前身份不够,人又年纪小,攀不上高枝儿,如今人也长齐整了,可不就上前去勾搭去了?

    难怪少爷这些日子都不进女色,想是跟这丫头在假山洞里头风流得够了。

    她笑嘻嘻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姑娘您也不早说。时候不早了,我也不打搅姑娘了,您休息吧。”转身就出去了。

    秀雅心里头虽被她搅得不舒服,但也没太当回事,晚上当值的时候,捡着空儿把这事同素琴说了。

    素琴哼一声:“那西屋的生了个丫头又失了宠,见天儿还醋翻天的到处惹事儿,搅得一家不得安宁,老太太都烦了她了,你放心,有我在,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