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二十三章 ...

第二十三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二十三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自云凤想开之后,待峙逸就越发冷清。(手打小说)

    峙逸每次来,她都不言不语,茶也不给一杯。

    峙逸稍稍亲近,就被她用极刺耳难听的话抵挡回去。看他目光如同污秽一般。

    峙逸素来被女人捧惯了,又是个极懂得自我保护的人,可惜一次将一颗脆弱敏感的真心掏出来,就所托非人,被云凤的百般嫌弃、冷面冷心伤得体无完肤。

    峙逸白日里亲近不了云凤,却抵不住相思,夜半爱在她窗前凝望。

    那窗里一片漆黑,想是佳人睡得香甜。

    峙逸只是默默看着,颇有风露立中宵的味道,自己也莫名陶醉,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感觉,柔肠百转,倒也不悔,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又嘲笑起自己的痴傻来,他小时候最不爱看那些才子佳人的话本,只觉得好笑,今日倒真真领会了其中诸般曲折不易。

    他还待胡思乱想,伤春悲秋,生出许多感叹,忽而听得门嘎吱一声响,兜头一盆冷水泼出来,又哐一声关上。

    纵是初夏时节,夜里也是挺冷的。

    峙逸僵僵站在那里,一身水淋淋沥沥,一时天上地下,百转千回,心碎无法言说。

    怔怔然站了一盏茶的功夫,终是冷声笑了,在窗下喃喃:“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般践踏我的心?我原不知道你是个这般蛇蝎心肠又反复无常的怪胎。”

    他一席话说完,窗中却毫无动静。

    峙逸只当自己一颗心都喂了狗,哼笑:“我艾峙逸就不信,我离了你这恶妇就活不了了。”到底是生气了,甩袍子就走。走了不远却忍不住转身回头,只有一轮明月婉婉相照,夜间蛙鸣阵阵。

    艾峙逸一颗心碎做齑粉,身上心上都一片冰冷。

    六月初兰璇分娩,艾府光产婆就请了三个。

    屋里屋外一圈圈的人,就听见兰璇在里面嘶嚎,一声声叫着峙逸的名字,好不凄厉。

    老夫人跺着拐杖大骂:“那个混小子怎么还不回来?他老婆生头胎都顾不上吗?”

    刘管家不住劝:“老夫人注意身子,已经派人去找了。”

    又过了一刻钟的样子,众人才看到一脸酒气的峙逸施施然跟着艾维来了,脚下虚浮,目中含春。

    老夫人见他这样,却骂不出来了。

    艾家世代书香,最是要脸,家教甚严,从峙逸爷爷辈开始,家中只有一个主妻几个通房丫头,连个妾都没有,倒是到了峙逸这一辈,人丁单薄加上诸多原因,后堂才热闹了起来。

    峙逸这月余一直过着飞霜醉月眠花卧柳的日子,老夫人依稀是知道的。

    看到他现在这样光景,心中只叹任谁都看得出他是从□身上下来的。

    老夫人心中只觉奇耻大辱,脸上臊得慌,低声问艾维:“你从哪里找到的他?”

    艾维支吾半天:“秋香院紫晶姑娘那里……原是有几位大人在那里摆局子,少爷多喝了几杯……”

    老夫人啐了艾维一口:“你少替他遮掩,都是你们这些小鬼纵着他,他才成这样的,什么摆局子?他在那里睡了半月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京城里谁不知道那紫晶是个什么货色,什么迷香秘药的,掏空了多少公子哥儿……都是你们这些……”说道伤心处,老夫人举起拐杖就要抽艾维。

    却当空被一只手截住了,峙逸肤色本就白皙,也不知道吃了些什么,唇色如擦了上好的口脂一般艳红:“母亲这是做什么?”他含笑看着艾老夫人,目光却冰冷异常。

    艾老夫人心中又酸又痛,一时老泪纵横:“我还是跟你爹去了的好,省得被你活活气死……”不住哭骂,屋里屋外更是乱作一团。

    忽而一声婴儿啼哭,一个婆子从里面冲出来:“恭喜老夫人,恭喜少爷,喜得千金。”

    话音刚落,老夫人一下子面如寒霜:“你看清楚了吗?确定是女的?”

    那产婆见惯了场面,也明白老夫人的心思,尴尬着道:“看清楚了,是个极漂亮的女孩。”

    峙逸微笑道:“是吗?进去看看。”

    撩了袍子进了屋。

    兰璇一头一脸的汗水,长发都黏在脸上,本是昏昏然坐在床上,见着峙逸,大哭起来:“是我对不住艾家,对不住你,生了个赔钱货。”

    老夫人在一旁冷冷看了看那婴儿,也不伸手抱,只是硬邦邦的道:“能生就行,好歹还有下回,你先养好身子要紧。”

    兰璇见她那副神色,气得牙痒,却只恨自己不争气,也没得法子。

    产婆将婴儿递到兰璇手中:“奶奶看看,多漂亮的孩子。”

    兰璇埋头痛哭,不肯去接,倒是峙逸将孩子接了来,抱在怀中把玩。

    却不像做了父亲那般欣喜,倒像是满怀慈悲的看着旁人的孩子。

    那女婴才刚出生却有着丰厚的胎毛,皮肤白而透,一双上挑的眼睛很像峙逸。蔷薇色的小嘴吧唧吧唧撮着,逗人极了。

    峙逸对着兰璇笑一笑:“将来定和你一样,是个美人。”

    锦墨见峙逸心情好,忙在一旁道:“爷给孩子起个名儿吧。”

    峙逸冲着她淡淡一笑,低头想一想,脑中却浮现出云凤坐在蔷薇花架前读书的模样,只是一个背影,一身浅绿春衫,一朵雪白栀子插在鬓边,苦笑道:“.既是个姑娘,也就不拘那些了,取个好听点的闺名就好,所谓‘春风拂槛露华浓。’就取个名字叫露华吧。”言毕,似有些倦了,将孩子递到产婆手中。

    兰璇见峙逸并不十分排斥,才抬眼看产婆怀中露华,到底母女连心,才看了两眼,就割舍不下的抢在怀中大哭起来,孩子被闷得难受,也哇哇哭起来。

    峙逸觉得有些吵闹,对着锦墨道:“让她好生休息,别哭坏了身子。”转身出去了,外间恭恭敬敬站了十几个丫头婆子,老夫人早已不知所踪。

    云凤估算着雨珠要生了,也乐呵呵的找来许多布头做小孩衣裳。

    她的手还不是很灵活,做起来很慢,废了老大劲,才不过做了两身里衣,本来还想绣上点什么,害怕手拙,坏了衣裳,到底是没有动。

    柳妈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病,最近总是哼哼着身上这里疼那里疼,什么事都不干。

    自己不做吧,也不让杏花枣花两个做,一时间,整个东屋的活计,云凤几乎都是自己在做,以前还有雨珠帮手,现在越发困难,但她却一声不吭。

    她之前的两年也不过是如此过,已然习惯了。

    枣花看着云凤艰难,心里不忍,总是偷偷帮她,柳妈看见了就骂:“你个小丫头片子,闲得没事干了吗?这位祖宗奶奶是你伺候得起的吗?你也不照照镜子,你这俗不可耐的嘴脸也配去给这观音娘娘提鞋?”

    云凤知道她在为艾峙逸的事情同自己置气,忍了没有做声。

    柳妈见自己老拳都打在棉花上,越发气得无处发泄,却也知道云凤待她原是不薄,到底一边骂着一边又捡起活计干起来,只叹命不好,跟错了主子。

    大中午的云凤正在屋中做小孩鞋履,外间一个不认得的婆子来报:“大奶奶,府门口有周家的仆人给您送东西来了,刘管家不让进,让您自己个儿派人去领。”

    云凤皱眉,柳妈不知跑到哪儿去同人闲磕牙去了,枣花姐姐成亲,她也被准了一天假,屋里只剩下她和杏花两个,杏花才十岁,一团孩气,懂得什么?

    云凤好言好语道:“这位妈妈,麻烦您同我去取一下可好?这些银子给您买些酒吃。”伸手就摸出点碎银子,原是艾峙逸给的月钱多是柳妈掌管,她手头也是很紧的。

    那婆子似笑非笑:“大奶奶太客气了,老奴原不过是传个话儿,还有活儿要干呢。”扭头就走了。

    云凤咬咬牙,吩咐杏花:“我出去一趟,你在家守着,家里就你一人,不要乱跑,我待会子就回来。”换了件体面些又不显眼的衣衫,头上孤单单只插了一支银镶翡翠簪子,包了给雨珠孩子的东西,就往外头去了。

    从东院走到府门口原是十分远的,云凤一路目不斜视低头走着。

    纵使她名声恶臭,因着深居简出,艾府真正认得她的人也不多,一路走过去,倒也无碍。

    到了府门口问过守门的,才发现:哪里有什么周府来人。

    想来自己又是被人戏耍了。也不知道谁这般无聊,耍弄她就那么有意思吗?

    云凤心里难过憋屈,想一想,怪她自己傻罢了。

    见她还在那儿踟蹰,看大门的小厮似笑非笑:“大奶奶还是回吧,不要平白的给大家添堵。”

    云凤莫名其妙,忽而想起自己这般做派,又挎一小小包袱,估摸着这小厮以为她要携着值钱的首饰什么的出逃了。嘴唇略勾了勾,转身回去了。

    云凤来时是走的正道,心想着人家平白这么耍弄她,怕是有些因由,莫不是要害她。越想越怕,遂装模作样在大路上走了几步,见四下无人,就偷偷就另捡了花园那条荒僻些的路,慢慢往东屋去。一路上却半个人都没遇上,心中又蹊跷又害怕,几乎是在跑了。

    跑到半路就听见依稀的乐声,云凤纳闷,府中请了戏班子吗?

    听着这旋律,时断时续,迷迷离离,又不像,还夹着男男*的欢笑声,似乎近在耳边。

    她一边奇怪一边转过一墙盛放的木芙蓉,却被面前情形惊得呆住。

    硕大的南花园此时琴音迷离,酒香缭绕,一群衣衫不整的男男*在其中恣意玩乐,她原是闭上眼睛就要快跑,却依稀看到艾峙逸正捧着杯酒坐在一处凉塌上,一个紫衣女子蛇一般,缠在峙逸身上,衣衫暴露至极,一双嫩生生的系着金铃的小脚就那么露在外头,松散的发髻上插了一朵雪白的栀子,正捞着峙逸脖子娇笑。

    峙逸也同吃了药一般,双目恍惚,爽朗大笑,同平日里隐忍斯文的样子大相径庭。

    云凤只定定站了一瞬,庆幸有丛牡丹挡在身前,倒是没人看见她,转身就要跑走,却被一个女子从身后捉住了手臂:“哪里来的贱婢,竟在这儿偷窥?”

    那女子穿着一件嫩黄薄纱衫子,系一条绣花裙子,领口襟前的扣子都开着,露出葱绿的鸳鸯肚兜,肚兜原是小了些,她那鼓涨涨的*险象环生的都要包覆不住跳脱出来。

    本不是出众的相貌,却端的媚态横生,也不知擦的什么香,熏得云凤鼻子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

    那女子一声喝骂,声音本不大,却让众男女都停了动作,往这边看来。

    云凤羞得抬不起头来,却挣不脱那女子的手劲儿。

    峙逸的声音幽幽穿来:“怎么了?”他的声音清冷的,淡淡的,没有情绪。

    女子笑起来:“这小婢好大的胆子,竟然来此偷窥。”

    另一男子道:“看这身段也是极不错的,把脸抬起来看看。”他声音平和温润,本是猥亵的话儿,听他语气,倒成了极其体面平常的事情。

    云凤羞愧欲死,那女子却生生掰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

    艾峙逸见了这张脸,忽而莫名其妙的苦笑了下:“放开她,叫她走。”

    他怀中的女子却不依不饶起来:“今日的事儿若是被她说出去,对艾大人的名声可是不好,做什么放她走?不如让她来同我们一起玩玩儿,她既知道了乐趣,也没得脸面去外间说嘴。”

    云凤听见这话,一张面孔煞白,眼里含着泪。

    她原先拼着命得罪了艾峙逸,却是没有料着今天这一遭,也不知道依着艾峙逸的性子,要把自己怎么办。

    峙逸见云凤那神色,古怪的笑起来,推开了身前女子,慢慢走向她,双目充满了不能言说的哀伤和莫名其妙的怜惜,还有一种辗转的恨意,看得云凤的心酸了一酸,撇过脸去不说话。

    峙逸挥开那黄衣女子,一只手钳住云凤肩膀。

    他们隔得那般近,云凤将他敞开领口上的胭脂痕迹和点点汗迹都看得分明,嗅着渐渐逼近的陌生又熟悉的气息,云凤浑身害怕得战栗起来。

    峙逸冷笑:“怎么?就这么着就算是玷污了你了?你还真是冰清玉洁啊,莫要让人笑掉大牙,哼哼,我艾峙逸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要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的德行?”

    云凤跟他贴得近,感受得到他手中传来的奇异高温,也听得到他语调中的恍惚,估摸着他是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只是觉得脏,却也不敢随便挣扎,只能如秋风中落叶一般,抖个不休。

    云凤害怕极了,低低哀求:“……放我走吧。”

    这声音却取悦了峙逸,他笑起来:“你舍得同我讲话了?你不是倔得很吗?”

    云凤不语,满脸是泪。

    峙逸见她这梨花带雨的样子,心柔软下来,伸出手本是要抚摸她的面庞,却看清她那生不如死的表情,心中如被针刺一般疼痛,到底舍不得这么缩回手,拔下了她头上的翡翠银簪,叹口气,一撒手:“快滚吧!”

    云凤转身狂奔而去。

    艾峙逸握着手中簪子兀自发呆,身后紫晶走了过来,攀着他的臂膀娇声道:“怎么?是你府中的小相好?舍不得作践?不过虽说只是枚银簪,样子倒也别致,送给我赏人玩吧。”

    峙逸只是笑笑,将簪子收进了袖中。

    紫晶哼了一声,攀住一侧的李穆:“状元爷,您看看艾大人,多么小气。”

    李穆捏捏她的脸:“是你太贪心。”走过来扶住峙逸肩膀:“就是这女子,让我平白损失五千银子吧。”

    峙逸看着他,只是笑。

    李穆却从他眼中看出了警告,心中不由一动。

    作者有话要说:爱看的请送我花

    不爱看的请拍我砖

    来吧来吧来吧啊

    伪更一下,抱歉啊,我今天又要火车,更新要等到明天晚上

    男主不是莫名其妙的破罐子破摔,大家静待后章吧

    希望大家踊跃留言

    希望大家像我一样废话连篇

    谢谢啊谢谢

    情人节快乐,顺便祝我自己文思如尿崩,我去赶火车去了,拜拜

    25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