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二十二章 ...

第二十二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二十二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兰璇一手捧着肚子坐在床上,看着锦墨锦燕两个拾掇一堆小孩子衣衫,只是笑。(手打小说)

    艾寿家撩开门帘子,冲屋里探脑袋,一双绿豆眼四下梭了梭:“嘿嘿,奶奶精神好啊。”

    兰璇端庄的笑了笑,支开了锦墨锦燕:“妈妈,请坐吧。”

    艾寿家的连忙捡了个矮凳坐在了兰璇下首,低声道:“奶奶让老奴打听的事儿,老奴打听到了,今儿个爷确实是陪着那顾姑娘逛了园子,却在吃中饭的时辰,就撇了她。却也不是为了旁的,原是在园子里碰上了东边那位。”

    兰璇冷笑:“我说他一时东一时西,哄得老太太中午好一顿高兴落了空,原是为了她啊。”

    艾寿家的见兰璇来了情绪,越发说得卖力:“可不是吗?听春儿说,两人在园子里好一顿腻歪,又是抱又是亲的,哎哟,真不怕被人瞧见。”

    兰璇听到这个,呆了半晌,心中不只是妒忌那么简单了,还有种莫名慌乱,泪珠儿簌簌滚落:她原以为艾峙逸不过喜欢周云凤的好手艺,一时贪她新鲜,却没成想,他竟真的同她……

    艾寿家的见兰璇落泪,忙不迭的安慰:“奶奶快别这样,那妖精不过是趁着奶奶身子重作怪罢了,等小少爷落地了,她还得瑟个屁。”

    兰璇只是哭泣:“……妈妈啊,你不知道我原是个最没有的,一颗心都挖给了他,他却……”

    艾寿家的赶忙道:“奶奶不必伤心,男人多半如此,贪新鲜罢了,爷不过玩玩,心里还是惦记着您的好,何况那东屋的算是什么东西……”

    二人正说着,突然门帘被挑起,走进来一个人,见兰璇脸上有泪,叉着腰就喊了起来:“哪个杀千刀的贱蹄子惹了我们奶奶伤心啊,看我不去撕了她的脸。”

    艾寿家的定睛一看,那女子穿一身粉底绿牡丹的裙子,头上黄烘烘插了七八只钗,不是小婉是谁。

    原是这小婉在外间同几个丫头抹了一下午的骨牌,输了几钱银子,心情本不好,走到屋门口看到兰璇正哭着,锦墨锦燕又都不在,连忙就上前表忠心献殷勤来了。就着这骂,自己还能一顿发泄。

    艾寿家的连忙起身捂了小婉的嘴:“祖宗啊,小声点不行啊,别惊动了别人。”

    小婉这才不嚎了,冷笑道:“什么大不了的,这屋里论大小,除了老太太和爷,谁还能大过咱奶奶,也不知是什么人,敢得罪了我们圣母娘娘一般心慈的奶奶,”言毕,攀着兰璇的手,跪坐在她脚边,一脸的真诚:“小婉这一辈子,再也没碰到过谁像奶奶这般疼我,奶奶今日说一声,谁得罪了您,小婉一定帮您报仇。”

    艾寿家的一旁冷哼道:“还能有谁?不就是东边那个妖精,咱奶奶上次救了她,她却不念着我们***好,越发的不知廉耻起来。成日里把爷勾引的北都找不着了。”

    小婉本就同云凤有仇,加上素日来艾峙逸连个指头都不愿碰她,她正郁闷呢,现在更加焰腾腾一把妒火烧将起来,吵着要为兰璇报仇。

    兰璇只是拭泪:“妹妹有这份心,姐姐心领了,旁的就不要说了,可惜我是个没用的,连累着你也跟着我受罪。那周云凤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妹妹曾经吃过她的大亏,千万再不要惹火上身了。”

    兰璇这话却如同旺火上淋热油,小婉脑子一轰,直接就往外冲了:“看我不把那骚蹄子脸抓烂。”她原本就是个没脑子爱逞威风的,自恃有兰璇和老夫人撑腰,素来见着艾峙逸斯文样子,也不知道他的底细,只盼惹出些事情来让峙逸注意注意她才好。

    兰璇却拉住她的衣袖,哀声道:“妹妹若真是要为姐姐报仇,你的好处,姐姐记住了,姐姐只求你不要说出姐姐的名号……上次姐姐从老夫人手里救了她出来,原是惹了老夫人生厌,觉得姐姐过分拿大,如今你报上姐姐我的名号找她算账,只怕老夫人更会觉得姐姐这个人软弱无能……”

    小婉只当兰璇优柔寡断,胆小怕事,也不曾深想,说一句:“奶奶放心。小婉原是个有担当的。”转身就走了。

    艾寿家的见她就那么风风火火的去了,回头看兰璇:“奶奶,这可怎么办好啊,要不要把这不懂事的丫头拉回来啊。”

    兰璇腮边还挂着泪,冷笑:“老货,你急什么?就算她把东屋闹个天翻地覆,也不用我们着急,你要真闲得慌,找个人盯着她点就成。”

    云凤自中午回来,神情就怏怏的。

    心想着和峙逸在园子里的那个吻,身上一阵阵发寒。

    她原以为阿诚去了,她的一颗心就死了。

    当时在天牢里面,她爹来提她,婆婆弟媳都一脸讶异。

    她拉着囚室里的木栏不放手,对着男监里的阮俊诚哭喊:“我不走,我不走,行尸走肉的活着,还不如同你一起死了干净,去到另一边咱还做夫妻……”

    阮俊诚一双眼直直看着她,满眼都是无法言说的宠溺:“亏你读了这么多书,‘怪力乱神’多说无益,你且知道,如若你能活着,我虽然死了,却是能活在你的心里,你活着就如同我活着一般,若是你死了,那我才是真的死了。”

    当时的情景,她依稀都要忘记,这句话却死死印在脑中,公公一直在旁叫骂,她几乎要哭昏过去,牢头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将她的手扳开,才拖走了她。

    她看见阿诚的眼睛里分明有泪水,却只是对着她笑:“纵是为着我,也要好生活着。”

    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云凤心中满是羞愧,她是怎么了?

    如若忘了阿诚,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如若忘了阿诚,她周云凤又算是什么东西?

    一生能与阿诚这样的人相知相爱,已然足矣。

    这样想罢,云凤一颗心又如死灰一般了,除了深深的自厌,没有旁的。

    心底对艾峙逸那一点点眷恋变成了无限的罪恶,她恨不得拿剪子将自己的心挖出来绞碎。

    小婉一路疾走,走到东屋门口,“呸”一声吐了口唾沫,叉腰骂了起来:“姓周的贱蹄子滚出来……*是什么货色谁不知道啊,死人睡过的也不嫌晦气,不知羞耻的到处丢人现眼,你以为谁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丑事……

    “臭不要脸的**,污了身子的贱东西,也不知用什么下作的法子迷了爷,你以为你是个什么玩意儿,也配跟我们圣母般的奶奶平起平坐,你这杀千刀的丧门星……”

    杏花枣花两个丫头本在园子里踢毽子,听到这些话,吓得慌张跑回屋里。

    在里间打扫的柳妈拽着块抹布就要往外冲,却想着,这小婉好歹是峙逸的房里人,她也不是轻易能得罪的,一时间很是尴尬,一边关着门窗,一边一双眼只是往云凤脸上瞟。

    云凤呆呆的,似乎什么都听不见。

    枣花怯怯的道:“奶奶,您怎么了?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云凤苦笑,声音低低的:“没什么,她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原是同我不相干……”心里却更清醒了几分:艾府原不是她该待的地方,她教训还没受够吗?她是这般招人恨,是她贱,要和艾峙逸纠缠,活该让人骂。

    想着想着,泪就下来了。

    “……你逼死阮家一门几十口,连刚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京城里谁人不知啊?不要脸的丧门星,真还蹬鼻子上脸了,骚寡妇……”

    云凤原是个面皮薄的,虽知道小婉说的都是些故意歪曲的话,听着听着,却也自厌起来,想着自己原是身子背叛了阮俊诚,如今,连一颗心都要保不住了,不是水性杨花的贱女人又是什么?

    一时间,自厌到极点。

    一旁的杏花“呀”的叫出声来:“奶奶,别咬了,出血了……”原是云凤一直用牙咬着下唇,此时都咬破了嘴唇,她还不觉。

    忽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尖叫,枣花和杏花赶忙趴在门上看热闹,却不知是什么时候,艾峙逸竟然已经亲自赶到。一身青衫,站在西下的落日之前,越发显得高俊。

    他此时只是冷眼看着三四个壮奴涌上前来扭住小婉,一把马粪塞在她嘴里。

    小婉脸上衣襟上也都沾满了那污秽,不住挣扎,身上的衣衫都被撕破了,胳膊上的肉露出来。

    柳妈看了都觉得有些害怕,纵使这小婉是爷的屋里人,就这么让人见了她的身子,怕也是要卖到不好的地方去了。

    峙逸见小婉被*了,对身后的艾维,语气平淡:“你派人把她送到城北大营去,说是我们家的逃奴,送给他们做营妓好了。”

    枣花和杏花还不是很懂,柳妈却倒抽一口冷气:这少爷太可怕了。听他这语气,跟平日里嘱咐她给云凤做些什么菜一般稀松平常。抖抖索索的就进了屋。

    艾峙逸原是恨小婉冲撞了云凤,想杀鸡儆猴让艾府上下都看看,看在云凤眼里,却觉得他更加冷血,想来这小婉好歹是跟他做过夫妻的,什么甜言蜜语怕也是同她说过的,却也这般狠得下心来,这人果然豺狼一般。

    自己中午在园中听他说的那些话,竟真的有些动心,竟真的打算信了他,简直是个笑话。

    云凤双拳握得紧紧,只恨自己蠢。

    命人架走了小婉,艾峙逸掸掸衣裳就要进屋看云凤,却听到“砰”的一声,大门关闭。

    他有丝讶异,耐着心子柔声哄到:“凤儿,是我,不怕了,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的。”

    屋中没有声音。

    艾峙逸舍不得走,一下下,轻敲着门,却听到柳妈的声音从屋中颤巍巍传来:“爷,时候不早了,奶奶想早点休息,您……先回吧。”

    峙逸不舍,“凤儿凤儿”的轻声唤着,足足过了一刻钟,屋中却连理会他的人都没有,一时间,他一颗滚烫的心,如坠入了冰窖。

    他原是以为她要接受了他,却为了这么点子事情,她就冷落他,他都为她处置了那个女人,她还是不理他。这般做小伏低,她却没有半分心疼。

    峙逸心中一阵恼火,却也无处发泄,一脚就踹在了门框上。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开始虐男主

    大家多留言啊,我好想上首页月榜,希望大家帮帮忙啊,差得还好远的说

    回家好忙碌的说,自己费大劲儿赶出来的一章,还没咋修改,有问题大家提啊,我睡觉去了

    =3=

    24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