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十六章 ...

第十六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十六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兰璇正午睡,感觉身侧有人,睁开眼看是峙逸坐在床头,她娇俏的撅嘴侧身向里:“原来你还记得我这个人,我以为你都把我忘记了。(手打小说)”

    峙逸笑笑,掐掐她的鼻子:“你啊!真是贪心,我不是每日都来看你了吗?”

    他的手很温热,动作也很轻,兰璇鼻子却酸了,泪水珍珠一般落下来。样子不是不动人的:“说是来看过,哪次不是*还没坐热就走了?明明心思不在人家这里……”

    峙逸耐着性子软言哄她:“都要做娘亲的人了,还哭鼻子,孩子会笑你的。”

    兰璇不说话,嘟着小嘴只拿手去扯峙逸衣袖,春葱一般的手指深入他那黑狐狸毛衣袖里,一直一直往里。

    峙逸心里闪过一丝不耐烦,转过头问锦墨:“奶奶今儿个吃饭什么的都好吗?”不动声色的将袖子扯了过来。

    “如今胃口比头三个月好多了,也不怎么害喜了。”

    峙逸点头:“这就好。”

    兰璇见他不搭理自己,面子抹不开,故意赌气的面朝里,声音娇娆无比的透过来:“大中午的,吵死了,耽误人家睡觉呢。还不走?”

    屋中却一点声音也没有。

    兰璇一转头,只有锦墨在屋里。

    “人呢?走了?”

    锦墨点点头,支吾道:“……少爷他也是极忙的,许多事要……”

    兰璇哪里听得进去,一时间只觉心中一股火夹着失落夹着妒恨焰腾腾烧将起来,捧着脸哭得好不伤心悲切。

    她二十年来锦衣玉食。一帆风顺,模样是最出挑的,夫婿是最宠她的,哪里受过这种滋味?莫不是竟被那破鞋生生比了下去?

    锦墨不住劝:“奶奶不要伤心,奶奶有身孕在身,爷自然不似往常那般。奴婢听说,爷也从未在东屋过过夜的……也不见爷找旁的女人,想来爷还是惦念着***,您想想……”

    锦墨一边劝着,兰璇哭声渐低,抹抹眼泪:“去,给我打盆水洗洗脸。”

    锦墨连忙捧着银盆出去了,一开门,就见到锦燕擎着一支红梅正一路走一路骂:“……小骚蹄子,死不安生,爷才一出门她就死追着上前谄媚,瞧那花枝招展的浪荡样儿……”

    锦墨拍了她肩膀一下,低声道:“小声点,奶奶正恼着呢。你说谁呢?”

    锦燕吐吐舌头,低声道:“还有谁,不就是小婉那个**。奶奶恼了?为着什么?”

    锦墨掐了她一把:“又犯了嚼舌头的病了吧。我问你,爷去了哪个方向?”

    “……东边儿。”

    锦墨沉默,神色有些担忧。

    胡之康逢了休沐,手痒痒了,非要峙逸陪他去北边猎场打猎,峙逸一去就要三四天,才去一天,兰璇那边就出了事。

    老夫人颤巍巍的赶去西屋,就发现褥子上一摊血,连忙派人去宫里请那沈御医。

    沈御医从西屋出来,进了艾老夫人房里,再出来后,艾老夫人就有些坐立难安了。

    她盼孙子,原是谁都知道的,这沈御医的医术,她也是很是佩服的。

    只是这御医告诉她兰璇肚里这孩子有滑胎的迹象,有可能保不住的时候,她先是头脑轰的一下乱响,然后就是纳闷。

    前三个月都好好的啊,兰璇的吃的穿的用的,她都一并过目过,也不见有什么问题,怎么就闹到要滑胎了呢?

    还是艾禄家的伶俐:“莫不是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不,请明月庵的智云姑子来瞧瞧。”

    艾老夫人和兰璇都好行善积德,每年赏与明月庵的香油钱就不知几何。

    那明月庵的主持智云原是个极会来事儿的老尼,常年穿梭于侯门富户之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暗地里做的勾当且不说,明里也就跟那些太太小姐算算八字驱驱鬼卜卜卦什么的。

    艾老夫人年纪大了爱热闹,也很爱将她弄到屋里来说说话儿解解闷儿。

    隔天就让素琴去庵里请人。

    那智云来了,对艾夫人好一顿亲热体己,还掏出自己给艾老夫人特别请的长命符,把艾老夫人哄得立马捐了她两匹上好绸缎、三个金戒指,两罐上好茶叶。连带着还赏了她一顿上好斋菜。

    智云吃过那斋饭,一边剔着牙一边和那艾禄家的聊天,询问兰璇的情况。

    艾禄家的照实说了。

    智云点点头,郑重道:“您家奶奶肚子里的孩子,是什么属相?”

    艾禄家的皱眉算算,道:“按理儿,是明年夏天出生,应是子鼠。”

    智云点点头,自己合了掌嘀嘀咕咕一阵抽搐,末了,打了个嗝道:“这就是了。”

    艾禄家的探头:“是什么?”

    智云郑重道:“原是这孩子被人魇着了。”

    艾禄家的诧异:“怎么个说法?”

    “其实就是一种阵法,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但是只因你们法力不深,看不到罢了,我却是看得到的,原是你们这府里有人招了猫大仙来,猫大仙岂能见得老鼠,一见你们这属鼠的小少爷,岂能放过?”

    艾禄家的搔搔脑袋:“可是,这府里养猫的也不少啊。”

    智云笑:“说施主不知道,您还不信,这猫大仙同这寻常猫儿自然是有区别的。”说完,贴着艾禄家耳朵道:“就是有人存心想毁这孩子呢。”

    艾禄家的从智云那里出来,就跑去添油加醋的同艾老夫人如此这般的说了。

    艾老夫人怒得一拍桌子:“竟有这等事,不论是谁,捉了他严惩。素琴,这事儿交由你去办。把智云带上,非给我把那害人的东西揪出来不可。”

    素琴低头:“这样的大事,自然是要严惩,但是爷还没回来……要不等爷……”

    艾老夫人昏黄的眼珠子一翻:“等他,等他做甚么?他知道些什么,被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糊瞎了眼睛,他瞎,我做娘的可没瞎。这就是我的意思,你照着去办就好。”

    素琴这才舒了口气。带着那智云四处浮皮潦草的查抄一番,就直奔东屋了。

    柳妈正在院子里指挥枣花和杏花两个丫头。

    熙熙攘攘的听得人声,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贴着门缝看过去,就见一群婆子夹着个尼姑耀武扬威的过来了。心知不好,连忙叫枣花从后门去禀报艾管家,说是大奶奶屋里出事了。

    枣花前脚才离开院子,那一伙人就进来了。

    柳妈笑嘻嘻:“姨奶奶,您来了。”

    素琴直直往屋里走,把柳*得直退:“你主子呢?”

    “在屋里呢。”

    “你们屋里人都在吗?”

    “齐的,都是齐的。咦,好像枣花儿不见了,许是去哪儿玩了。这孩子就是野……”

    素琴哼一声:“柳妈妈,你也是家里的老人,切莫糊涂了啊。”

    柳妈摆手:“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云凤知道出了事情,走了出来,皱着眉头,挡在柳妈前头:“怎么回事?”

    她穿着一件水蓝绣粉牡丹镶白狐狸毛长衫,发上插着两朵白玉茶花,她瘦削白净,一双大眼睛眼角微微向下,显得慈眉善目,还颇有几分楚楚可怜。

    智云还是一次见这传说中的恶妇艾家大奶奶,看这文秀的样子,也不似人家说得那般不堪。

    素琴假笑:“奶奶不要误会,原是府里出了点子事,例行检查,不费事的。”言毕,一挥手,凌厉的道:“搜。”

    智云一进这屋里,见满屋散放着书,硕大的青花瓷缸里盛满了一卷卷的画,一时有些怔忪,这倒是像个书房。有看到四处悬挂的绣品,心里只叹巧夺天工,好半天才注意到侧面桌上放的那个双面绣猫儿插屏,一吞唾沫,对着素琴道:“就是这个。”

    云凤不解:“是什么?”

    智云冷笑:“洒家就劝施主不要装蒜了,你这障眼法旁人看不出,俺老尼可是看得出来,你针脚再精细,也去不了这绣品的晦气,可怜那奶奶肚子里未成形的胎儿哟。”

    云凤尚在云里雾里,就被两个婆子一把抓住。

    素琴叹气:“大家姐妹一场,你又何苦使出这样毒计,用这猫大仙来害兰璇肚里的孩子?纵是爷在,也护不了你啊。”

    云凤这才把意思穿了起来,冷笑:“她肚里的孩子同我有什么相干,我不过是你们艾家的一个外人,何苦要费这些心思去做这等蠢事。你们往我头上泼污水原是没什么,也把我想得太蠢了些吧。”

    素琴笑着提点她:“这些话我劝你待会子不要在老太太面前说,免得招人下手更狠。既然你如此,你这屋里的人也脱不了干系。”

    云凤冷笑:“她们不过是下人罢了,我平日里只是嫌他们烦,话都说得少,我的事他们岂会知道?你如此这般,倒是冤枉了他们。”

    素琴心里是极明白的,也不想牵扯过多的人,不再多说,对着两个婆子道:“把人拖走。”

    云凤轻飘飘的就被架走了,艾禄家的怕她喊叫招惹了旁人注意,特地用自己的脏手绢塞了云凤的嘴。

    柳妈什么也干不了,只能急得一昧在屋里乱转:也不知道那边枣花怎么样了,找没找着艾维。

    看这架势,这次不是一顿好打能解决的。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章都是过场

    下章以后就是重头感情戏了

    嘿嘿嘿嘿嘿

    还是希望多留言,冲榜中

    现在凌晨两点半,存稿完毕了

    大家给俺加加油啊

    俺明天就坐着小摩托突突去网吧见大家了

    18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