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十五章 ...

第十五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十五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还没到冬月,天儿就冷得不行,密密织着冷雨,还夹些冰珠子,冻煞人。(手打小说)

    赵文杰下轿伊始,不小心将自己的粉底皮皂靴踩进了一小洼污水中,指着轿夫的鼻子足足谩骂了半刻钟。

    两个抬轿的都是老实人,被他骂得昏头昏脑,却也开腔不得。

    赵文杰骂累了,冷哼一声:“蠢东西,耽误了老子的大事。”抖一抖身上的狐皮大氅,朝酒楼里走去。

    因是冬天,酒楼门口都盖着厚厚的帘子,屋里面酒菜的热气夹着人的呼吸,雾蒙蒙,气味也十分难闻。

    赵文杰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还是南边好,这个时节正是小雨淅沥、冬笋冒尖的好时候,纵使是京城,这么一冷,到处也都显得腌臜了。

    艾维老远就看到了这卖纸钱出身的周家舅老爷,一双外凸的大眼,两撇山羊胡,十一月间就把厚狐裘给扛在了身上,还是骚包的白狐裘,配他那张肥腻的胖脸,越发像个球。

    艾维笑嘻嘻走过去:“舅老爷好。”

    艾维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长得俊俏,又伶俐会打扮,一身墨兰色灰鼠小皮袄衬得他身材俊秀挺拔,十足十的漂亮孩子。

    赵文杰早前就听说过这位艾大人年轻俊俏极会来事儿,见艾维腰上挂着的玉佩状似价值不菲,只当是本尊亲自来接,一边在心中沾沾自喜,一边点头哈腰的道:“艾……”

    艾维知道他是认错了人,心中想笑,脸上却一片恭敬:“舅老爷这边请,我们少爷在楼上雅座等着您呢。”

    赵文杰自知摆了乌龙,不免讪讪,晓得艾维不过是个下人,再细细打量一番,觉得也不似乍一看那般出众,多了两分轻蔑,高昂着胖脑袋,拾阶而上。

    走到一处雅座门前,艾维却支支吾吾起来:“……我们少爷本来专程来接待您,结果遇上了两个朋友,所以……实在是对不起您老了……麻烦舅老爷略微等候着些。”半晌又夹着双腿道:“小的等舅老爷等得久了,有些内急,所以……所以……”

    赵文杰摆手:“去吧去吧……”

    “谢谢舅老爷。”

    赵文杰待艾维一走,四下望望见无人,贴着那门缝隙就往里面瞅:

    只见里头坐了三个人。

    正对门口的正位上坐着个青年人,一身绛色窄袖长袍,领口的黑狐毛将他面庞衬得十分秀雅高贵,生得这样好相貌,端得让人要多瞅几眼。应当就是那艾峙逸了。

    一侧两人长得有几分相似,三四十来岁年纪,壮些的穿着一件氅怀的狗皮大衣,露出里面的黑色紧身劲装,腰别匕首。像是个捞偏门的。瘦些的穿着一身灰布棉夹袄,半新不旧,面容斯文,像是个账房先生。但一双眼睛却过分灵活,不断瞟来瞟去。

    那穿狗皮袍子的抬出一个半大木箱,推到艾峙逸面前:“艾大人,这是上三个月给您的分红。”

    艾峙逸懒洋洋的掀开那木箱盖,赵文杰瞬间就直了眼:亮闪闪黄灿灿的大金条,整整一箱啊。

    艾峙逸却冷笑:“金四爷,你这不是哄我的吗?你那地下银庄开得有多红火,当我不知道吗?这点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

    “账房先生”嘿嘿一笑:“艾大人别恼,我四哥是个糊涂人,虽然艾大人入股入得少,但是若不是艾大人罩着,我们早就……嘿嘿,艾大人甭和他这个粗人置气。”说着,就从怀里又摸出几张银票递过来。

    艾峙逸接过来点了点:“这还差不多。”

    那“账房”赔笑脸道:“那么,下个月……”

    峙逸玩弄手中的玉扳指,一直笑,半晌才道:“金八爷,你心里也清楚,你们这种生意,虽然来钱快,但是也危险。谁知道朝廷什么时候收到风声,大家就一起完了。我不比你们兄弟,我上有老母,除却读书什么也不会,如若砸了饭碗,估计连活路都堪忧了。更何况,你瞒着我的事儿也不是一桩两桩了。”

    金八笑嘻嘻:“艾大人说什么,草民不明白。”

    峙逸冷哼一声:“金八爷,你新开的几庄生意当我是看不见啊?律法上明文规定青楼只能由朝廷承办,你们居然也敢开那私寮子,还倒卖民妇,玩得这般大,若是被查到,可是够你在牢里坐上几十年的啊?我劝你也收敛一收敛。”

    金八爷笑一笑:“艾大人说笑了,地下钱庄如今在京城乌泱乌泱的,哪哪儿都是,算是平常生意了,不说这个,说说这一条花街上,私娼寮子起码占了三成,后头都有人顶着,我们怎么就会那么倒霉呢?尤其艾大人是皇上跟前儿的红人儿啊,也不是旁人可比的,再说了,谁还嫌钱腥啊?”

    峙逸喝了一口温酒:“老实说,我最近请了长假在家,也不管什么事儿了,这档子买卖,就是个五品有实权的官儿罩着你们也比我强,你们另选贤能吧。”

    那金四已是一脸的不耐烦,金八却尚在一旁赔笑:“艾大人既然这般说了,我们兄弟也不好说什么了,俗话说散买卖不散交情,这是我们新开张的生意,望艾大人能去捧个场。艾大人去了,一掏出这个,一切消费都算在我们兄弟账上。”掏出一个玉色名牌递过来。

    峙逸看那名牌,笑起来:“这名儿倒是风雅的很,翠竹轩,改日定当捧场。”随意把名牌放在了桌上。

    赵文杰正在心里盘算:怪不得艾峙逸这么几年就把个不中用的艾家翻了个个儿,弄成现在锦绣成堆的模样,原来是背地里做这样的偏门生意啊。

    赵文杰看那桌上的钱,比他自己一整年都挣得多的多,馋得口水都要掉下来了。却又想起峙逸说的那些话,心里有些不安,若是这么好赚的生意,他干嘛不做了?看来的确有风险啊。但那金八不是说,京城这种私娼寮子满大街吗?这点,他自己也是清楚的很啊,就算是出事,也不是一家两家的问题……

    赵文杰内心正在天人交战,却听得后面一声询问:“舅老爷,您这是……”

    赵文杰吓得一跳,头差点磕在门板上,侧头看是艾维,支支吾吾道:“见这门窗上有只蜘蛛,正打算……凑近点捏死它呢。”

    “原是如此啊……”艾维忍了很久才没笑出来。

    正说着,突然门从里面打开,金四金八相继走出,艾维笑呵呵对着赵文杰道:“舅老爷,请……”

    里间的艾峙逸也满脸堆笑的前来迎接:“舅舅,您来了,久仰久仰……”这一声舅舅叫得好不亲热,赵文杰一边应承,一边侧眼去看那木箱,已经关上了。

    二人一番客套,赵文杰就心里发起慌来,他上回在海宁生的那个事儿,原本是艾峙逸替他摆平的。今儿个原想是要送些钱两给艾峙逸聊表心意,但是看了刚刚那么多的钱。他自己那几千两银子,哪里够看啊。

    但是终究还是要掏出来的,赵文杰颤巍巍把银票掏出来:“艾大人,这是小小心意,还请收下。”

    艾峙逸眼皮子都没动一下:“舅舅太客气了,叫什么艾大人啊,唤我峙逸便好。”艾维赶紧过来将钱给接了。

    艾峙逸只当没看见,低头喝茶。

    赵文杰一双眼睛却怎么都离不开他手边那个名牌,不住往上瞅。

    艾峙逸看他那神色,笑了起来:“看来舅舅也是个谙熟风月之人,这原是我朋友送给我的,但是舅舅也知道,我正守孝之中,自然不能出入此间,如若舅舅不弃,拿去便是。”

    赵文杰笑起来,一双肥厚的手掌不住揉搓:“这怎么好意思呢?”终是把那玉牌握在了掌中。

    艾峙逸从酒楼出来,让艾维先回了家,就去了芳香小筑。

    一个十六七岁的美貌丫头前来应门,咯咯笑着:“艾公子,您可来了。人家有小半年没见着您了。”

    艾峙逸冲这姑娘笑:“我也念着月桂呢。状元爷在家吗?”

    “在呢,在等着您。奴婢带您去见他。”说着就跳进艾峙逸的油纸伞里,二人共撑一把伞,往南边走去:“状元爷在亭子里赏雨呢。”

    “他最近好吗?”峙逸问道。

    “主子好着呢,还不是四处与女人厮混,不过,主子最近好像有了他妹妹的消息,正愁呢!”

    李穆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妹妹尚在人间,无奈四五岁就被拐子拐跑了,李穆这些年都到处寻找这个妹妹,艾峙逸也是知道的。

    到了一处廊台,月桂帮峙逸收了伞:“艾公子快去吧,晚上可留下来吃饭?月桂亲自做的菜哦。”

    艾峙逸笑:“看来要让月桂妹妹失望了,我还要回家陪母亲呢。”

    月桂皱皱鼻子,老气横秋的道:“你们这些男人,满口谎话。”转身去了。

    峙逸越发笑得开心了。走入亭子,李穆正怔怔望着外间发呆。

    “状元爷可真够清闲的啊。”

    李穆回头:“听金四说,今儿见到了你家舅老爷。”那舅老爷三个字说得有几分讽刺。

    峙逸一哂:“是又如何?”

    李穆:“我原让你瞒天过海,不过让你表面和周家修睦罢了,没想到你竟利用了这个机会,直接挖坑给人家跳。”

    峙逸笑:“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愿不愿意跳,我还真是说不准呢。”

    李穆笑看着他,不说话,半晌道:“反正这是你的事,我也不管,你的事进行的还顺利吗?”

    峙逸自顾自的端起旁边炉火上温的一杯黄酒,呷了一口:“还算顺利,到底不温不火,但总算说得上话了。”自说着,嘴边不自觉就挂起笑来。

    “滋味可好?”李穆指指黄酒,笑得别有所指。

    “恬淡温润,醇厚通透。”峙逸回到。

    李穆点点头:“看来你很享受。”

    峙逸将酒杯放下,看着李穆:“不,我要的不仅仅是这个。”

    李穆笑笑,看着那通红炉火:“若是想要让那火更旺一些,下一步要做的便是……”

    峙逸却一摆手:“先不要说,我觉得如今这般……挺好。”

    李穆话中带讥讽:“若只为玩弄,自然越快得手越好。”

    峙逸低头转动手中酒杯:“你不知道她这个人,犟得牛一般,不能……逼得太紧。”

    “其实,我今天是有事相求。”李穆叹了口气,回头看峙逸。

    “为着你妹妹?”

    “是,我找着她当年被卖给的直隶那一户人家,选秀女时又被选入了宫里。”

    峙逸诧异:“在宫里?你还有别的线索吗?”

    李穆拧眉:“说是进了上书房,就断了线索,说是没这么个人,许是死了,你也知道,宫里每年都要没了许多宫人。”上书房是皇子学习的地方,里面宫人众多,就是活着,也不好找。

    峙逸安慰他:“说不定还活着呢,先别胡思乱想了。我会帮你想想办法的。”

    作者有话要说:收到留言很开心

    霸王票也很开心

    但是当你们看到这章的时候,我已经去了个很偏远的地方(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汗

    那里没有网

    但是我有存稿

    只是不能这么回评了,但是我在手机上会认真看的,大家的留言我都很认真很认真的看了,有的亲真的非常有才,让我感动又佩服

    我存稿其实也不多,但是我会每周抽时间坐着小摩托突突突突去遥远的镇上的网吧更新的

    请大家不要抛弃我,有意见的话,就在文下留言告诉我,虽然我不能回,但是手机可以看的(汗,我是不是很罗嗦)

    就这样

    祝亲们新年快乐=3=

    17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