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十四章 ...

第十四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十四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刑部侍郎卓大人寿宴,峙逸因着办差,迟到了。(手打小说)

    卓侍郎听见管家伏在耳朵上报了,被儿子搀扶着就出来迎接。

    峙逸一脸歉意:“卓大人太客气了。艾某惭愧。”

    卓侍郎抚着嘴上花白胡须:“艾大人青年才俊,位重权高,却这般谦虚温文,实乃儒林典范啊,日后必成大器。”

    艾峙逸慌忙摆手:“侍郎大人这般说话,艾某头都要抬不起来了。”

    卓侍郎爽朗的笑,把儿子介绍给峙逸。

    酒席摆在花园正中,众人远远看到年高德劭的卓大人对一个白皙俊秀的青年百般示好,窃窃私语起来。

    “那人是?”

    “哎呀,艾峙逸艾大人你都不识得吗?”

    “哦,听说了,如今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啊。”

    “二十出头年纪,就这样的了得,那手段……啧啧……”

    “也不知皇上怎么就这么……”

    周文晰冷哼一声,自斟了一杯酒,闷头喝下。

    他素来官声不好,如今又不比从前,那卓老儿也甚势利,竟将他堂堂三品大员安排在尾席,同一些不知所云的小吏坐在一起,连那不要脸的花街状元李穆,竟然也被安排坐在他身侧,这口鸟气受的,*窝囊。

    “大人如此闷饮,到底有些伤身。”李穆一派斯文,含笑提醒周文晰。

    周文晰一双三角眼勾了勾他,并不理会,冷笑着继续喝自己的闷酒。

    李穆倒是不恼,夹了一箸菜,吃起来。远远看见艾峙逸走过来,暗暗笑了。

    峙逸先是对一桌子人都谦卑笑笑,众人少不得一顿马屁。

    峙逸侧头看周文晰,躬身道:“岳父大人安好。”

    周文晰抬头看到他灿如春阳的笑脸,眼皮子抖了抖。

    他和艾峙逸虽然私底下不对付,但是明面上还是该有的都有,艾峙逸素来跟他行礼时,那眼光就如刀子一般,嗖嗖射得他心口疼,今日这般笑脸相迎,越发吓得他心肝儿颤了。

    周文晰抬起酒杯假笑:“好,好。”

    峙逸见他这模样,心里冷笑,嘴里道:“话说这些年来,小婿忙于公务,极少去拜见岳父大人,改日一定挑个好天儿带着凤儿去拜见您和母亲大人。”

    所谓的极少等于从来没有。

    一旁的官员都知道那偷梁换柱的故事,见这艾峙逸对待失势的周文晰还这般恭顺,只当他是圣人一般的品行,哪知道他那玉面背后,分明就是罗刹。

    周文晰听到那声“凤儿”,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心道这艾家的小狼崽莫不是真的看上云凤了?

    他前儿听雨珠回报说云凤过得好,只当是云凤那傻姑娘一向报喜不报忧,被人欺负了也闷声扛着,如今看这架势,倒像是有几分真。

    周文晰老着脸皮笑道:“我那个女儿是最不懂事的,给贤婿添麻烦了。”

    艾峙逸笑得极甜:“凤儿极好,岳父不必担心。”突然向周文晰伸手。

    周文晰吓得蹭的站起来。

    艾峙逸笑得无辜:“岳父这是做什么,小婿只是看到岳父大人的帽正歪了,想要提醒岳父大人呢。”

    周文晰一身冷汗,只得赔笑。

    一旁看戏的李穆不动声色,默默饮酒。

    周文晰这一顿酒喝得极不安稳。

    回程的路上,身上冷汗犹在,莫不是艾峙逸知道了什么风声?

    莫不是……

    可是这件事除了他自己,无人知道,就连云凤……

    难道是云凤……

    不可能,他可以肯定云凤不知道。

    还是,那艾峙逸有别的门路?

    周文晰越想越害怕,只当是艾峙逸知道他的秘密,可是具体如何知道的,却怎么都理不出个头绪来。

    忽而一笑,不管艾峙逸是图什么,既然他送上了门来,他岂有不利用的道理。

    正所谓柳暗花明又一村呐。

    自太子废后,朝中暗潮汹涌,各路势力蠢蠢欲动,皇上尚未表态,五皇子启珏却已大张旗鼓,仿佛势在必得。暗地里几次拉拢峙逸,峙逸只装不知。

    启玥面上一点不急,在家盖了佛堂,整日诵佛抄经。

    峙逸索性也向皇上请示,父亲当年没了,自己未尽孝心,如今请补丁忧,在家守孝。

    皇上年事已高,正寒心于子嗣争权夺利,对峙逸此举大加称赞。

    天气渐渐冷了,菊花都枯在了枝头。

    峙逸走着走着就到了云凤院门口,一个小厮模样的男人踉踉跄跄从屋中跑出来,十分慌张,看到他,叫了声:“姑爷。”

    峙逸皱眉:“你是……”

    周鑫嘿嘿笑着:“姑爷忘了奴才了,小时候在周府,奴才还伺候过姑爷呢。奴才是鑫儿啊!”

    峙逸想起来了,这是云英乳母和周家管家周灿的儿子:“你来干什么?”

    “呵呵,这还不是老爷让我捎东西给大小姐吗?”他笑得涎皮涎脸的,十分讨人厌。

    “雨珠呢?”

    “姑爷还不知道呢,雨珠姐姐有了身孕了呢。”

    峙逸见他獐头鼠目,也不愿与他多说,笑道:“你回去和岳父大人说,凤儿一切都好,叫他不要惦记。”

    “啊,是,是……”作了几个揖,周鑫这才走了。

    峙逸轻轻推门,就听得“铛”……的一声响,竟是当头砸来一枚银元宝,还好擦着脸飞到了门板上,云凤的声音尾随:“还不滚?叫他死了这条心吧……”

    峙逸听到这话,不免诧异,见她心情不好,笑嘻嘻道:“原来还真有天上掉元宝这事儿,今儿个终于也被我碰上了一回了。”

    云凤抬眼看是他,有丝懊恼,背过身子将脸上泪水抹了。回头朝他笑:“艾少爷来了。”

    峙逸踏过地上到处撒落的银子、药材等物,走到她身边,也不敢挨近,就那么站定,轻声软语的道:“这是怎么了?你爹派那周鑫来同你说什么了?”

    云凤低头,吸吸鼻子:“你撞见他了啊,他没和你说什么吧?”

    见峙逸摇头,她云淡风轻的道:“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都是些昏话罢了。”

    峙逸知道她不愿说,也不勉强。看她伤心的样子,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有点疼,鬼使神差的道:“若是有人欺负了你,你千万不要忍着,一定要告诉我,听见了吗?”他这话说得不似平常的软调子,而是下意识里的命令语气。

    云凤本还在哭着,突然就笑起来:“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啊。”

    峙逸不语,心里道:你就是个傻乎乎犟兮兮的受气包。

    云凤把自己练的字拿给峙逸看,峙逸翻了翻,夸了她两句,她就笑得越发开心起来。似乎忘了先前的事情。

    峙逸从云凤那里出来,一拐身去见了艾维:“周家那边今天来人了,你放进来的?”

    “是。”

    峙逸喝口热茶:“什么事,你知道吗?”

    “奴才让人打探了,原是那周家舅老爷原是做纸钱生意的,后来又投了点钱在南边做点漕运生意,便在那边讨了一房小,却是有了婚约的,那女子原是被自家娘舅卖给那周家舅老爷,自家也是不愿意的,谁知那她那未婚夫也是个长情的,寻到周家舅老爷家里,被他家人乱棍打死了。因着西屋***亲叔叔是海宁通判,主审这个案子,所以……希望爷能……”

    峙逸冷笑:心知是周文晰在试探自己:“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答应了便是。”

    “这……”艾维只当峙逸巴不得周家死,竟然如此转了性情,真是咄咄怪事。

    他可不是傻瓜,认为峙逸这样的人,会为了一个女人昏了头。

    峙逸突然又道:“我倒是想看看那周家的舅老爷是何等人物,什么时候抽个空子见上一面才好呢。”面上还带着笑。

    云凤爹十月底的寿辰,峙逸派人送她回去,寿宴吃过了,戏还不待看完,艾家又催人来接。

    继母哼笑:“如今精贵得倒是一刻也不能见不到了。”

    一旁的云英咯咯的开心笑:“姐姐快回去吧。”她今年虽然十九了,但神态却还是一派人事不知的纯真。一双微微上挑的杏眼忽闪忽闪,很是好看。

    她本就是个出名的美人,只是过去有些太过倨傲,云凤这次回来,她仿若长大了一般,同她也似姐妹般亲热起来。往常不喜看见她二人来往的继母也没有多说什么。

    云凤点点头,正待要走,周文晰却咳了一声,道:“这次的事情你办得原是极好。”

    云凤尚在云里雾里。

    云英也笑得感激:“是呀,舅舅还托我谢谢姐姐呢。”

    云凤大概猜出了是什么事。冷冷道:“这原同我不相干,谢我作甚?若是诚心谢我,就不要再拿这些事来脏我。”起身就要走。

    周文晰被她气得直战:“老子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给我滚。”

    继母一旁劝:“老爷何必和她置气?再怎样也是自己生的,没法子啊,旁人忍不得,做父母的也得忍下来啊。”

    云凤越发火大,指着周文晰道:“我劝你也清醒着些,这么下去,你也不得善终。”

    “你、你……”周文晰气得倒仰,白眼直翻。周家一时间鸡飞狗跳。

    两个艾府的仆从生怕出了什么乱子,连劝带哄的把云凤拖走了。才把人送回院子,就去给峙逸禀报。

    峙逸听得两人说完,想起那情形,不禁莞尔。扬手让他们去了。

    艾维不解道:“她这是不是做戏啊,若是这般不待见她爹,当初为什么又舍得豁出命救他?”

    峙逸沉吟半晌,淡笑道:“你不知道她这个人,原是个极古板不变通的,同那些酸腐书生倒是有些像,她这回不愿意帮她爹,是因着她觉得这是一等一的恶事,他爹不仅纵容,还要贿赂官员,违背天理,这对她而言是不可原谅的。

    而那次她豁出命来救他,不过是因着不论待她如何,她只知道那是生她养她的爹,她不会让他这么白白的被我冤枉死。”

    艾维笑起来:“想不到这位大奶奶竟是个道德先生投胎。”

    峙逸不说话,低头抚弄手中尚未刻好的黄玉图章。

    作者有话要说:月榜小美人,让本公子上一回吧。

    大家也帮帮我吧,只要多留言就好。

    好歹上一回啊……

    16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