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十三章 ...

第十三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十三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兰璇看到眼前的云凤,也暗自吃了一惊。(手打小说)

    就像一枚鱼目突然变作了珍珠。眉眼还是从前的眉眼,只是神气整个儿不同了。

    云凤穿得一身素色淡紫绡纱衣裙,星星点点绣着几朵白梅点缀,衬得颇有几分气质,让兰璇乍一看以为是另一个人。

    兰璇笑得甜美:“果然人靠衣装,这么捯饬一番,我几乎要不认得了。原是极好的皮相,连我都要妒忌了。”

    云凤生性不与生人多言,笑一笑:“说笑了,哪里是可比的。”本想称呼兰璇一声,却也犯了难。

    原本她嫁进艾家的时候,不论周家与艾家何等恩怨,还是要叫她一声大奶奶,但自从兰璇入了门之后,不但不称先进门的云凤为姐姐,也不让人唤云凤做奶奶,时间久了,一声“东屋的”也就代表了云凤,而背地里兰璇亦变成了“西屋的”。

    兰璇既不承认自己比云凤矮,云凤到底怕唤她一声妹妹,招她不高兴,也就只好一直微笑,目光落在兰璇微凸的肚子上,又垂了下来。

    兰璇也正极致专心的看云凤的绣品:两只花猫正在小憩,一只玳瑁、一只踏雪,蜷在一起,十分惹人怜爱,最妙的是,不知她用了哪种针法,那猫儿毛色鲜活,像真的一般。

    “都说你的针线功夫好,我今儿个倒真是见识了。”

    云凤知道她怀着身孕,弯腰艰难,忙道:“你有了身子,久站累得慌,坐坐吧。”

    柳妈不在,门外洒扫的两个小丫头也不知跑哪里去玩了,云凤只好自己去给兰璇搬凳子,天气有些凉了,她担心兰璇身子娇贵,还拿了一张皮垫子给兰璇垫上。

    一转身,却发现自己原是多余,外间两个婆子却已经抬了一把软椅进来。一同进来的锦墨锦燕也拿着靠枕食盒什么的跟了进来:“奶奶不是说只是在湖边坐坐的吗?让我们一顿好找,想不到是来了这里。”

    兰璇俏皮轻笑:“我不过看这边园子里花开的好,就进来看看,哎呀,如今我身子重了,大家都看犯人似的看着我,怪没意思的,我在自家院子里走动走动,还不行啊?”

    言毕又对着云凤道:“一般椅子我坐不惯,你也不要笑话我排场大,我素来身子弱,唉,峙逸也总是为此责备我,这西洋椅也不知道是他在哪儿找到的,很是合我的身形,坐上去倒是比躺着还舒坦。也真难为他了。”

    锦墨锦燕两个丫头麻利的将东西都整理好,服侍兰璇坐下了。

    云凤和顺的笑:“艾少爷确实是个有心人。”

    兰璇“扑哧”一声笑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你这么生分做什么?艾少爷艾少爷这么叫着,怪别扭的。”她一笑,满屋子丫头婆子也一起跟着哄笑起来,像是听见了极好笑的事。

    云凤不知道哪里好笑,心下讪讪。

    兰璇笑完,又道:“不要见怪,我屋里的人多半和我一般,没什么心眼,一贯疯傻颠的爱闹,不似你这般恬静,你可不要被我们吓着了。”

    云凤淡笑着回道:“我性子孤僻乖张,素来不讨人喜欢,让你见笑了才是。”

    一个细眉细眼的婆子突然笑出来:“这位奶奶以前不曾相处,不怎么见过,如今看这模样,原是个娃娃脸,明明比咱奶奶大上两岁,看起来却还小些,如若奶奶不嫌弃,和我们奶奶姐妹相称,唤我们奶奶一声姐姐,也是极好的。既是姐妹,常走动着也是好事。”

    云凤认得她,她是春莉的干娘,春莉从小由这婆子带大,说话神情都有七八分像。

    云凤不语,兰璇转头啐那婆子:“没脸没皮的,胡说些什么。”又回头看云凤,瞬间笑嘻嘻:“不过我自小啊,也想有姐妹,不如就和你姐妹相称吧。”

    云凤抬头:“叫我云凤便好。”

    屋子突然安静。有点尴尬。

    一阵风吹来,哗哗翻动桌案上一本书。露出里面的紫玉书签,书签上用白色丝线悬着半个铜钱。

    锦墨倒抽一口气,她前日里陪兰璇去峙逸书房,也见着了这么样一枚紫玉书签,只不过下面半个铜钱是用黑线悬着。

    当时兰璇见别致,还问艾峙逸讨要,艾峙逸笑笑:“你又不喜看书,拿去作甚,不要玩闹了。”没想到这书签竟是一对。

    另一只在这里。

    锦墨瞟兰璇神色,后者神色欢快,仿若也是一次见这书签,笑嘻嘻的看云凤:“这书签倒是极眼熟的。妹妹哪里得来?”

    云凤随意瞟了一眼,半天才想起这书签是前日艾维连着几本书一齐送来的,她原本觉着这半枚铜钱别样有趣,看书的时候捻着把玩了一番,随意夹在里面。

    见兰璇好像很喜欢,云凤连忙道:“如果你喜欢,我送你便是。”

    兰璇心中妒恨翻涌,她得不到的,她却这般看轻,莫大讽刺,面上却淡笑:“妹妹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原是我好久以前的玩意儿,也不知道自己随手丢在哪了,竟不知被哪个粗心的送到妹妹这里来了。”

    云凤讶异,只道是艾维粗心,笑一笑:“许是下人太忙乱了,夹在书里就送来了。”说着,站起身来将书签取了来,递到兰璇手中。

    兰璇见她神色不似假装,气得牙痒,也不伸手接,对着锦墨扫了一眼,锦墨连忙接了那书签。

    又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兰璇说倦了,起身要走。哗啦啦一屋子人也跟着走了。

    云凤送她们到门口,丫鬟婆子都拥簇着兰璇,云凤本要送出院门,却几乎挤不进去了,只好转身回去。

    兰璇见云凤一走,脸色就变了。

    明白的如锦墨,一声不吭的垂头跟着。

    不明白的如春莉的干娘艾寿家的,一边抬着椅子,一张薄嘴还一个劲儿的嘚吧:“……看她那样,给我们奶奶提鞋都不配,一点都不懂规矩,当日春莉就跟我说过,东屋这位阴森森的整日,跟她两个人呆在屋里都觉得怪渗人的……”

    锦燕对云凤印象不错,不喜欢艾寿家的这般诋毁她,见兰璇神色也不悦,低斥了一声:“少嚼些舌头吧,没看见奶奶累了吗?”

    艾寿家的连忙噤声,却在心里把锦燕全家祖宗孝敬了个一百遍,她本是下等仆人,借着兰璇,才一步步爬上来,对兰璇屋里掌事的大丫头锦墨是一百个喜欢,觉得又会做事人又柔顺,对这锦燕却一百个不服,只当是她长得乖巧,嘴也伶俐,才被兰璇这般的疼爱。

    锦燕性子直,哪里知道这些曲里拐弯的。见兰璇在一处石桌前停了下来,问道:“奶奶可是要歇歇再走?我唤艾福去弄个肩舆来……”

    话未说完,兰璇却对锦墨一伸手:“拿来。”

    锦墨连忙将那紫玉书签交出。

    兰璇就着那石桌一掼,也不知道使了多大的力气,紫玉书签粉碎,半颗铜钱也飞*了泥地里。

    峙逸吃过午饭,去找云凤,袖里揣了本字帖。

    原是峙逸前几日笑话云凤字丑,戳到了云凤伤心事。

    峙逸见云凤难过,就说要为她寻师傅练字儿。

    可惜云凤也是个眼皮子浅的,一忽儿颜体、一忽儿赵体,半天最后选了个前朝蒙古书法大家的字儿。只因她觉得异族都能练出来她怎么就不能?

    峙逸就犯了难了,这么偏门的人,也亏了她想出来折磨他。

    见她正坐在桌前描红,凑过去看,笑一笑:“这字可不是这么写的,他的字讲究个锋芒不外露,应当……”说着,就从笔架上另取了一支笔,在旁边把云凤才写的几个字复写了一遍。他今日穿了件浅灰色暗云纹衫子,身上还有些淡香,素手执笔,臻首修颈,不是不俊俏的。

    云凤看他那字,索性放下笔:“算了吧,我还是不要练了,字儿不好不是我的错,是菩萨的意思。”

    峙逸讪笑,将袖中的字帖取出,叹了口气:“亏得我派人满京城的寻这帖,看来是白费了。”对了那帖子道:“唉,不要怪我,毁了你是菩萨的意思。”就要往旁边煮茶的炉子里面扔。

    云凤吓得要去抢,峙逸却回头笑:“你这么急做什么,原是碳火熄了,看来这书不毁,也是菩萨的意思。”

    云凤冷笑,半边梨涡浅显:“胡说,你自然知道里面无火,耍弄我罢了。”

    峙逸也不回答,他心里美着,只想这李穆真是了解女人,他之前对云凤百般用力,都不得其门而入,原来是用力过度。

    男女之间若不能一见钟情,长久对着,如涓涓细流一般不断投入,原就是最能生情的法子。女人多半心软,像云凤这般女子,更是吃软不吃硬。

    峙逸一边想着,一边随手抄起她手边一本书,原是一本西洋小说译本,书里夹着一枚竹制美人书签。

    他皱眉,话语却说得十分随意:“我前儿派艾维给你送来的那枚紫玉书签呢?怎么不见你用?是不喜欢?”

    云凤侧头:“挺喜欢的,只是昨日兰璇来过,说是她的旧物,我就还给她了。原是你让艾维送来的,我还以为是艾维弄错了呢,你也是,书签这种信物也能乱弄的吗?兰璇那般紧张你,你小心她误会了。”

    “她来了?说了些什么?”峙逸声音有些急促。他了解兰璇,她以前说些怜悯云凤的话,不过是不把她放在眼里罢了,见了自己与云凤不似从前那般,心生妒意,原是极好强的性子,自然也不会让云凤舒坦。

    云凤本是伏在桌上写字,随意道:“也没什么,就是同我说说话。”突然想起什么,扑哧一笑:“她叫我妹妹呢。”说着,眼风斜飞了峙逸一眼。

    她年纪比峙逸大一岁,若是兰璇是她姐姐,那峙逸也得叫兰璇一声姐姐了。

    峙逸也笑起来。

    云凤摇头:“以后送给别人的东西,再不要送我这里来了,指不定闹出点子什么事来。”

    峙逸笑:“你是埋怨我给你旧东西么?那也太小看我艾峙逸了,我那有一枚和田黄玉章子,还没刻呢,要不,我刻个章子送给你?上面既有了你的名字,再没人敢说是她的旧物了。”

    云凤轻哼:“艾少爷挺有闲心。”

    峙逸一见她那神色,骨头都酥了。

    云凤本是个极敏感的人,见峙逸一直不说话,一抬头见他痴痴看着自己,连忙站起身往外走:“我去把你要的菊花酪拿来。”

    峙逸也知道失态,恢复神色:“咳,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让大家久等了,我昨天加今天白天在外面喝了两天西北风

    这章也是草稿,将就着看

    对上一章不是很满意,寻思着修改,某天修改的时候,就是伪更的时候,嘿嘿,这个笑话好冷

    这章还没来得及审视

    大家觉得不对劲跟我说

    我是热爱修文的某人

    15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