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十章 ...

第十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十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难得盛夏里下了场暴雨,倾盆大雨袭击过的街道还淅淅沥沥的淌着水,带着一丝热烈过后的意犹未尽。(手打小说)

    状元爷李穆正坐在醉仙楼里倚着栏杆听小曲儿。手中折扇轻摇,一派富贵闲人做派。听到一阵马蹄急,微侧头,远远的就看到一身白衣的艾峙逸骑着骏马飞驰而来。

    他磕着瓜子眯眼打量他,不由在心里为这位朋友的好相貌喝了声彩。

    侧头看一旁陪侍的女子也正痴呆呆的看着,李穆笑着打了一下女子的脸:“看看就好,切莫上了心,别看他皮囊好,没有心的。”

    女子一双斜飞媚眼中氤氲着水雾,靠着李穆的身子柔弱无骨:“哪比得状元爷一颗痴心……却分成了几千瓣,到奴家这里的,不过是点渣罢了。”

    李穆笑着捏捏她的脸,也不否认。

    谁人都知状元爷惊采绝艳,风流无二,年过廿五,虽无家室,其实是妻妾遍天下。

    叶檀生说得好,不论是窑子还是官家,京城里家家都有他的丈母娘。

    他结交过的女子,数得上数的大美人就有百来个。

    更妙的是,被他玩弄过的女子却没有恨他的,说起他来还一脸甜蜜,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可惜成于斯败于斯,当年高中及,状元爷高兴之余,昏了头,居然风流到了南安王的小妾身上。

    事发之后,恰逢梁皇后过世,全国奉旨守孝三月,南安王找了个孝期宿嫖的理由陷害了李穆,这倒是合了他的性子,竟没人不信,皇上一怒之下革了他的官职,让他的美好前途打了水漂。令人无限唏嘘。

    李穆倒是洒脱得很,笑笑说:“买画填词也能度过余生,本不是做官的心性,倒是了了一桩子事。”

    果然不同凡响。

    人都道,这李状元除了那九尺高的壮硕身材,容貌却是平平,远不如谁谁谁谁谁谁,怎就让这些女人发了疯呢?

    那就是手段了。状元爷不仅才高旷世,还一通百通,对任何女人,都手到擒来。

    万花丛中穿过,探得香花无数,状元爷依然片叶不沾。靠的,就是他独一无二的手段了。

    艾峙逸上得楼来,李穆笑脸相迎,却发现他眼下青黑,似是没有睡好。

    “艾大人火急火燎的来找我这富贵闲人听曲儿,所为何事?”李穆摇着扇子,面上带着隽永的笑。有的人天生就有这样的本事,本是不出色的容貌,却让人见了通体舒服,说的,就是这李状元了。

    艾峙逸:“我有事求你。”开门见山。

    李穆笑起来,淡淡苦涩:“如今我这么样的一个人,又能帮到你什么呢?”

    峙逸喝了一口茶:“这事儿,在京城,只有你可以帮我。”

    胡之康笑嘻嘻,摸了身边美姬一把:“难不成是关于女人?”

    “正是,我要你帮我得到一个女人。”

    身边的美人婉转一笑:“都听说艾大人心如止水,从不沾外间风月,不知是哪家女子,竟让大人抛却了家中娇妻美妾,巴巴的来给这没良心的送银子?”

    峙逸:“实不相瞒,并非是外间女子,而是贱内。”

    李穆哈哈笑:“莫不是你和兰璇有了些矛盾?想当初她死乞白赖的要嫁给你,京城人没有不知道。可是怪你忙于政事,冷落了她?艾兄大可不必担心。”说着,就举起茶碗要饮。

    “不是她,是周云凤。”

    艾峙逸话音刚落,李穆口中的清茶尽数喷向身侧的美姬。美姬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擦都没拿帕子擦一下,就连身后唱曲儿的姑娘都停了手中的琵琶,怔怔看着艾峙逸。

    “你说谁?”李穆的声音都扬高了:“你说那个恶妇?你莫不是爱上了她吧!”

    艾峙逸一脸难掩的萧索憔悴,却还是刻薄的冷笑:“自然不是爱上,不过想要玩弄一下她罢了。”

    李穆想:如若素不相干,你岂会白白的要去玩弄一个女子。

    沉吟半晌,遣走身侧美姬歌女,待众人关门离去,李穆才道:“想来当年那件事你还没有放下啊!如若要报复这么一个下作女子,你何须自己动手,不理睬她便是了。这些年,你不是都这么做的吗?”

    如若你真是思念云英,你再娶她也不是不可能的,我听说这周文晰前儿要把云英送给南安王,南安王都拒了。”二人是多年的同窗,又一同殿试,相互知根知底。

    “想来这周文晰如今跟废太子沾了边,谁敢跟他走一条道啊,奇就奇在以他这样的罪行,皇上竟然没有停他的职,想来还是有些蹊跷,也不知这滑头有什么本钱在手上。

    不过在这种时候,你大可去向他要人,我想这老狐狸是求之不得啊,你们本就是注定的夫妻,他还有什么好说的?皇上也是个性情中人,你将原委都禀明了,他岂会怪罪于你?”

    峙逸侧头低头看面前那碧绿茶汤,淡淡道:“你不明白,对于云英,我早已放弃。”

    “哦?”

    峙逸沉吟片刻,面带苦涩:“你记得当年我们放榜的时候吗?喻尚书最先看好的是你,尚书府的择婿车停在会馆里侯着你,你却躲到我家去,只因害怕被一个毫不相识的女子绊住了手脚。当时我就想,我爹死了,我们家几乎一无所有,我该怎么办呢?我刻意打听了尚书千金,专程到灵隐寺去与她偶遇。后面你就知道了……”

    李穆折扇轻摇,淡笑不语。似是对此情节心中早已了然。

    峙逸眉头轻皱:“我当时挣扎了很久,我少年时曾对云英发誓,今生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娶了云凤,她可以谅解,何况,我从未碰过云凤一下。可是娶了兰璇呢?为了前途,我放弃了云英,我当时已经想好,我此生不会娶云英了,再也不会了。”

    峙逸说完,脸上还淡淡染着惆怅。

    李穆素来知道峙逸心思缜密、手段毒辣,八面玲珑,一直觉得他不够磊落,如今想来,如此性格跟他二十年际遇不无关系。

    “所以,你就移恨于周云凤?想要狠狠的报复她?”

    峙逸冷冷点头:“可不就是吗?”心里却是另一番光景,这个女人,她岂可这般无视自己?将自己踩在脚底,他艾峙逸二十年的自尊全被这个瞎了眼的女子践踏干净。

    他要百倍追回,要她匍匐在地上求他爱她,要她痛苦的撕开衣襟求他抱她。

    峙逸想着这一幕,不自觉的血脉喷张。却又有种隐隐的难过。

    李穆笑一笑:“她那样的条件,见了你这般品貌,你钩钩手指便可手到擒来,何苦来请教我?”

    峙逸神色冷清,却另有一番凄清婉转:“你不明白。她……与别家女子不同。”

    李穆是怎样的人?熟谙风月,慧眼独具,不由诧异,往往情到深处的人,就会称那个爱人为“他(她)”,无比隐晦又无比私密,他总觉得艾峙逸这一声“她”叫得有些变味。

    想着当年峙逸面对貌美如花的喻兰璇,有千颗心眼万般手段,不过是因为他不爱她,所以理智。如今不过对付周云凤这个没水准的恶毒寡妇罢了,居然要来求助于自己?

    他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峙逸看李穆兀自发呆,催促道:“你可答应帮我?”

    李穆沉吟片刻,带着淡淡笑容:“红尘中男女,所有的私物,不过是一颗心,越是难以打动的心越是可贵,你可否想过,夺了一个女人的心,然后肆意践踏,也许比夺了一个女人的命更加可怕?”

    “你是同我卖关子吗?”峙逸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放在桌上。

    李穆眼前一亮,关上扇子:“三千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峙逸兄果然慷慨。”

    峙逸面带微笑:“事成之后,还有两千两奉上。”

    李穆含笑将银票收进衣袖:“其实得到一个女人的心,是无比简单的一件事情,不过需要做到如下几件事罢了,既要做得好又要做得漂亮,我想,以峙逸兄的资质,实在是算不得什么问题!”

    他看着峙逸那略显憔悴的面容,心里却道:只希望你不要花钱买后悔。

    作者有话要说:男主三观不是很正,别扭攻一只

    为了上榜,所以狂更ing

    今天如果没有问题,应该会有二更

    此更是草稿,想改改,还是恬不知耻的发上来了,过渡章节哈,将就着看

    1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