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九章 ...

第九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九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兰璇最近一直吃不下东西,胃口难开。(手打小说)心情也不好。

    她身子本就弱,峙逸担心,特地请了宫里的御医来瞧,却是喜脉,已有两个来月。

    艾府一下子炸开了锅。

    老太太亲自到西屋来看兰璇,激动得泪珠子都要滚落下来,抱着兰璇心肝儿肉的好一阵亲热。

    临走时又吧峙逸拉到门外,嘱咐他这段时间都得委屈一下,不要和兰璇*,免得伤了胎。让他多去素琴那里走动走动。

    峙逸嘴里应承着,心里却好似松了口气,只是每日晚饭陪母亲一起用,再和兰璇说说话,其他时间,都泡在了书房。

    午后,峙逸正在写着折子,看到身边磨墨的云凤一双眼似乎正偷偷的看。

    他心中一喜,沉吟片刻,将折子打开,递到她面前:“要看便看,遮遮掩掩的做什么?”

    云凤否认:“我没有看。”低下头,脸都红了。峙逸爱极她这幅不常见的小女儿态,面上却冷笑:“偷着看就愿意,正大光明给你瞧,却怕了?天生就是下作命。”

    云凤也不还口,脸上的红晕褪去,只剩冷清。

    峙逸却恼了,拉着云凤的手:“要看便看。”

    云凤背地里想笑,明明就是他想给她看,何苦扯这些由头。

    她原是看到这折子上写了太子的事,不知是不是和她爹有牵扯,真的扯过来看,却是为太子*的文章。

    她有些不懂,艾峙逸既然构陷她爹和太子有一腿,也就是深知太子罪行了,怎么会又写出这样的折子?

    云凤疑惑的看了一眼艾峙逸,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峙逸讳莫如深的笑了:“皇上正在暗地里搜罗太子的罪证。”

    云凤想了半晌才恍然:这就像骂人一样,旁人越是劝阻,骂人的人反而却骂得越凶。明面上这样,背地里却把太子的证据弄出来,表里不一,真歹毒啊。

    峙逸心知她懂了,眯眼笑。

    云凤却在心中叫一声糟糕。她的好奇心越盛,知道的秘密越多,就越走不出这间屋。

    她垂头磨了会子墨,拖着锁链去洗衣服去了。

    峙逸抬头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又伏案疾书起来,脸上还带着一丝笑。

    峙逸在母亲那里吃过晚餐,看到有盘羊乳糕,不动声色的命人给自己送到书房去。

    老太太笑起来:“儿啊,最近怎么这么嗜甜啊?”峙逸笑笑:“夜里清冷,吃点甜的舒坦。”

    老太太点头,漱了口。

    “老夫人。”一个苗条秀丽的丫鬟递来水烟,老夫人吸了一口,微微眯起了眼。

    峙逸觉得这声音十分悦耳,有些耳熟,瞄了她一眼。

    峙逸的奶娘艾禄家的接口道:“最近这么忙,爷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啊,可别忙坏了,这一家大小,全靠了你啊。你若是晚上清冷,就去姨奶奶房里坐坐,这些糕啊点的,她最会做了,我们这些下人都做不过她,让她做给您吃。”

    峙逸想起云凤做的槐花糕,又糯又香,甜而不腻。忍不住口内生津。

    老太太见他不回话只发呆,咳了一声。

    峙逸笑:“不必劳烦素琴了,让厨房做了送书房去就好了。”

    说罢,又瞟了一眼那丫头,她似乎全然没有旁的丫鬟那种被他注目的欣喜,相反却面色苍白。拿眼去向素琴求救,素琴只当没看见。面不改色的道:“秀雅,天晚了,让人把廊外的灯都点上。”

    那丫头说了声是,转身出去了。

    峙逸把两人的眉毛官司尽收眼底,大略肯定当日和云凤在假山里看见和素琴亲嘴儿的就是这个秀雅。

    老太太又道:“你许久没见过我这屋的小婉了吧!”

    峙逸想不起来:“哪个小婉?”

    “就是那个长得极俏丽的啊。我看你房里也缺人,去给你锤腿暖被也好。”

    这话说得不要太直白,峙逸还不待开口,一个婷婷袅袅的姑娘就花枝招展的进来了:“主子爷好。”

    老太太摸了小婉一把:“你看看,多好的孩子,上次被那扫把星差点害得没命了,幸亏她福大命大。”说着说着,眼泪都下来了:“这姓周的,没有好东西。”

    峙逸想起这小婉就是上次被云凤一棒槌捶进河里的那个丫头。

    他一双凤眼扫过小婉,小婉心怦怦就跳个不休,红着脸,低着头,不胜娇羞。

    峙逸瞎了也看得出来这丫头对自己春心荡漾,扯着唇角,慵懒道:“你伤可好了?”

    “无甚大碍了。请主子爷放心。”小婉微微低头,如莲花般不胜娇羞。

    艾禄家的一旁插话:“瞧这小嘴儿,真会说话。”

    峙逸剥了一颗松子放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道:“你同我说说,那天是怎么回事?那恶妇怎么会把你弄到河里去的?”

    小婉一双眼开始闪烁,突然泪盈于睫:“……那日奴婢同姐妹青红一同给老夫人去东院旁的小厨房取解暑汤。突然……突然就看到恶……大奶奶在塘边洗衣,也不知道奴婢是哪里得罪了她,她让我过去,我想着……她到底是奶奶……也就过去了,她让奴婢代她洗衣,奴婢当时想奴婢还有正事儿呢,就禀明了她,她却生气了,于是就,就用棒槌……”小婉渐渐说不下去,颤着肩膀啜泣。

    老夫人一脸的心疼:“乖乖啊,不要说了,唉,这扫把星……”

    峙逸的眉头却越皱越紧。

    他记得当日事发后,老夫人问都没问缘由,就料定是云凤的错,拖过去就打,他当时赶到,心里一是因为对她已有了成见,想着这恶妇害人的心思又起了,二是见人已奄奄一息,只是又恨又怜,忙着叫人把她抬走,也没有问她什么缘由。

    现在想想,这事儿蹊跷得很。

    峙逸又坐了会子,起身要走。

    艾禄家的忙道:“这小婉姑娘?”她是小婉的干娘,当初就是看这丫头模样好,希望以后可以攀着她享享福,岂有不卖力的道理。

    峙逸温柔笑道:“放到兰璇那屋吧,也和她做个伴儿。”

    小婉一脸雀跃,兰璇是最受宠的奶奶,去了那屋,也就等于常常会见到艾峙逸,加上兰璇有了身孕,她的机会就更大了,若是让爷留宿几宿,自己再有了身孕,那时候,恐怕连素琴要对自己弯腰低头了。

    看着峙逸俊逸的背影,小婉一面打着如意算盘,一面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从腔子里跳出来了。

    峙逸才出门没多远,向艾维道:“你去把那个青红找来,我想问点子事儿。”

    峙逸回到书房的时候,已经半夜了。

    屋里灯火明亮,云凤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案几上摆着一盘羊乳糕,动都未动。

    峙逸皱了皱眉,眼睛却离不开云凤。

    为了方便,她把镣铐上的大串锁链都放在了桌上。头枕着手臂,一双粗糙的手摊平在桌上,细细的手腕上斑斑驳驳都是被镣铐磨出来的血痂和淤青。

    峙逸想着青红交代的那些话,不由有些心软了。不由感叹,她虽在外被称作恶妇,却连小丫鬟都可以这般随便欺辱她。这三年也不知她过的什么日子。

    他执起云凤的手,放在自己手心,小小的软软的,却生出许多薄茧,这样一双平凡普通的小手,却能绣出那般绚烂的艺术品,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想起一只脚踩在上面的样子,艾峙逸心里竟焰腾腾燃起一股杀意。

    随即自己却也被吓了一跳,他居然为这个女人对一个弱女子起了杀念。

    为这等极小的委屈,他居然愿意为她去杀人,艾峙逸一时心中不知是喜是悲。

    意识到自己的失常,艾峙逸慌张的丢开了这只手。

    云凤感觉到有人抚摸她的手,温柔的,轻轻的,暖暖的,像母亲。却突然丢开了她的手。

    “当”的一声,手背和镣铐相撞,她痛醒了。

    睁眼,就看到艾峙逸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双眼冷冷清清的看着她。

    “回来了?我去备水。”云凤迷迷糊糊的站起来,发髻有些松散。

    这种娇憨,让峙逸心动:“你别走,我有话问你。”

    “……”

    “你那天在塘边,为什么要出手打人?”峙逸坐在暗处,看不清表情。云凤却觉得他同往日有些不大一样,却也说不出哪里不同。

    她初醒,声音低低的:“她欺负我,我还不兴还手啊。”

    “那么多人欺负你,为什么你只出手打她?”

    “……”

    “因为她提到了你的过去,阮家,阮俊诚的事?”

    “……”

    “周云凤,我也想问你,当年阮家一百多口都死绝了,为什么你能独活下来?”

    云凤背对着艾峙逸,一直不说话。

    良久,艾峙逸等不得,自己走过去,将她扳过来面对自己。

    那一张脸上,满满的满满的都是泪水。

    他从未看过这样脆弱的云凤,有些心疼,情不自禁的搂她入怀,轻声安慰:“好了,不要难过了,我不问便是了。”

    云凤伏在他怀中,听着这软声细语,感受这温柔怀抱,却全然不为所动,整个人木木的,任由峙逸抱着。

    峙逸在心中哀求:如若她稍稍对自己示弱,如若她肯稍稍伸出手将他抱住,他愿意不再追究所有的一切,只唯恐让她过得不够好。

    她腕上的镣铐咯得他生疼。他却满不在乎,不在乎。

    云凤感受着这男人的胸膛,以及这这胸腔中溢出的汩汩深情,她觉得更冷了。

    她本在寒冷暗夜游走,他却要强行施与她温暖。

    而她也深知,这温暖本就属于另一个人。

    她本已经冷得麻木,又岂会抱狼取暖?

    云凤对现在的自己简直厌弃至极,如果当初没有被救活,而是和阿诚一起死了,该有多好啊……

    她知道峙逸的性子,拒绝只会让他更想得到,如果他要,那就拿去吧。厌倦了,他自然会抛开。

    云凤握紧了拳头,木人一般任着峙逸抱着。

    云凤的反应峙逸全部感受得到,他却屈辱的选择忽略,他忍不住,忍不住想要将云凤抱住,他已经忍了很久很久,再也等不得的将她紧紧抱住。

    她的心比雪山还要冰冷,他试过去温暖,她却选择欺骗;他试过去无视,她却在他心中阴魂不散。

    那么不管了,起码她的人在他手里,得不到心,身子却也是自己的,虽然明明知道这样只会让她更恨自己。峙逸却抑制不住的想要抱她。

    抑制不住……

    “少爷,兰璇奶奶问您……”煞风景的声音传来,艾维一进屋就呆住了。

    艾峙逸一脸痴迷的紧紧抱着云凤,云凤却没有半分陶醉,布满泪痕的脸上,一双眼麻木的注视着门口。

    艾维吓了一跳,赶紧掐了话头转身就跑。却还是没来得及。

    “滚出去!”一个茶盅伴着艾峙逸的怒声被甩出来,正砸在他腿上,茶水虽冷了,但到底还是很疼的。

    艾维也顾不得那么多,低着头帮他们把门关好,擦擦一脑门子汗。

    回想起刚刚偷瞟到的艾峙逸那血红双目,以及那似被人窥见了最令自己无法面对的羞辱秘密的痛苦表情,艾维忍不住有些担忧。

    少爷这是怎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啊,啊啊啊啊啊

    不许欺负人

    11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