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六章 ...

第六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六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云凤一大早起来,看到床边簇新的衣裳,问柳妈怎么回事。(手打小说)

    柳妈说是艾维送过来的,还有些头面首饰,胭脂水粉的。

    云凤还不是很清醒,仰着头发了一阵呆说:“我要穿我自己的。”

    柳妈说:“得了吧,奶奶,你甭给自己找不痛快。你那些衣裳,艾维都给你扔了。”

    云凤这才没说什么,想了想,还是把衣服穿上了。

    洗过脸后,柳妈说什么都要亲自给云凤梳头。

    云凤看着柳妈那苍蝇可以劈叉的发髻,苦笑挣扎摇头。

    二人正扯着,门外进来一个人:“我来吧!”是雨珠。头上挽着髻子,妇人打扮。

    柳妈这才眉开眼笑:“你来得刚好,快给奶奶梳个时兴的头。”小脚颠颠儿的去张罗早饭去了。

    雨珠撅嘴:“这婆子如今怎么转了性情了?”

    云凤笑:“其实她人不坏。”

    雨珠瞄了一眼妆匣子里新添的金牡丹、缵珠簪,叹了口气。想来大小姐在这艾家好不容易日子好过了些,这些话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云凤看她:“才做了新娘子,叹什么气?怎么,才出了周家大门,就舍不得夫婿了?”

    雨珠脸都红了,啐一口:“小姐说的什么荤话?”

    云凤也不笑,正色道:“他对你好吗?”

    雨珠害臊点头,不再言语,一脸幸福。

    云凤突然想起什么:“你怎么进来的?”周府来了几回人,都让艾家拦下了,雨珠竟然顺顺利利进来了,不免有些蹊跷。

    雨珠低头:“来时也被堵在门口的,结果艾少爷的轿子出来,看见是我,就让我进来了,还和我说,让我常来看你。赏了我几个钱。”

    雨珠说着说着哭起来:“大小姐,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看您现在这样,艾少爷怕是知道疼人了,可是……”

    云凤站起来抱着她,四处一瞄,低声道:“别哭了,你傻啊,他对我好,还不是因为我长得像云英,不过找个替身罢了,说,是不是我爹出事了?”

    雨珠点头:“这几天好多人都来府里查什么赃款,府里都被翻了个个儿了。老爷急死了,差您想想办法,说艾少爷是皇上跟前儿的红人,务必求求他。”雨珠嫁的是周府里的花匠,两人都是周府的家生子儿,如果周府完了,他们的小日子也跟着完了。

    云凤出了会子神,大眼睛显得分外空洞,点点头:“我知道了。”

    艾维大老远的就看到坐在院中的云凤,心想她平日里邋里邋遢黄着个脸很是一般,这穿上一袭淡蓝的衫子,配白色绣花百褶裙子,梳上一个倭堕髻,简直像换了个人。鬓边一枚碧玉钗子、一朵粉色娇花,说不尽的风情万种。让人看看,心里就痒痒。

    峙逸穿着一身水蓝的新袍子,轻快的走着,在云凤对面的石鼓上坐定:“你挺闲的啊!”

    云凤瞄了他一眼,继续看自己手头的书。

    说不上来为什么,看到云凤那冷冷的样子,峙逸心里有些烦躁。

    他先在院子里踱步子,云凤也不看他。

    他觉得无趣,看着地面说:“今儿个可是个好天,我带你出去走走,你看怎么样?”

    “……”

    “去易水湖怎么样?这可是个游湖的好季节。”

    “……”

    峙逸很生气,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般低声下气,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让自己停止这种愚蠢的行为。

    艾维觉得自己几乎要不认识自己的主子了,他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低声下气过。

    他笑嘻嘻的对峙逸说说:“可以去灵隐寺的,那里的签说是很灵的。”

    云凤放下书,点点头:“好啊。”

    峙逸觉得不可思议,但还是抑制不住高兴:“艾维,备轿。”

    云凤看到峙逸这个样子,觉得心里面酸酸苦苦的。逃不过,就迎上去吧。

    云凤看到一乘轻便软轿,还要二人共乘,有些不满。

    看到轿子里面的峙逸那坚持的眼神,还是硬着头皮上去了。

    艾维放下轿帘,舒了长长一口气。

    峙逸看着身侧的云凤,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那么好看,怎么自己以前没发觉呢?空气中还飘着淡淡香气,这是兰璇身上没有的,兰璇总是把自己收拾的一板一眼的,身上的香味浓烈却不自然。他觉得自己很兴奋,这种感觉只有对当年的云英才有过,却不一样。

    他觉得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才是真的自己,他说着自己想说的话,甚至不用说他都觉得她好像明白,即使她装着不理睬,可是越是这样他越是觉得过瘾,没关系,他艾峙逸还没有什么得不到的东西。

    峙逸轻轻捉着云凤的手说:“你可真香。”鼻息在她指尖渐染。

    云凤难得没有甩开。

    峙逸松开了她的手,开始寻她的嘴。

    云凤苦笑,忍不住皱眉向后退。

    峙逸按住她的头,到底得了逞。

    她的唇很冰,还很僵硬。可是峙逸还是很享受。

    过了很久,云凤才被峙逸松开,搂在怀里:“跟我说会子话好吗?”

    云凤想了想:“峙逸,你多大?”

    “问这个干什么?乙丑年的,虚岁二十二了。你呢?”

    “我大足你一岁呢。”

    “嗯。”峙逸嚅嗫一声,眉眼斜飞一笑:“那怎么了?我艾少爷爱谁谁。”

    云凤到底不习惯,利用自己和云英三四分相似的面相,来勾引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她很痛苦。

    峙逸用整个手掌从上到下拂过她的脸:“不准你胡思乱想。”

    云凤低头:“那我该想些什么?”

    峙逸圈着她的脖子:“我是你的男人,你只能想我。”

    云凤苦涩一笑。可惜她不是云英。

    峙逸扯下她鬓边一缕散发,绕着指头玩:“你放心吧,不管我以前怎样,不管我以后如何,只要你乖乖的,我会对你好的。”

    云凤心里一窒,越发难熬。

    灵隐寺是一座雄伟的寺庙,香火鼎盛,里里外外烟雾缭绕,香客如织。

    主持非是个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很远就出来迎峙逸。

    峙逸又恢复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只是嘴角略略带笑,有礼而疏淡。

    云凤静静跟在他们的后面,也未多言,还是那般,微微含胸,低着头。

    峙逸不住想回头偷瞄她,她觉得她与别家女子都不同,那样圣洁又含蓄,她是唯一的。

    一路走到了大雄宝殿,正中是那巍峨的万能的释迦摩尼。

    云凤仰头凝视他掌中那个轮回。

    默默在心中说出她的愿望,跪下来拜了三拜。

    灵隐寺是座美丽的寺庙,它很多偏殿是依山而建,斜斜的一个廊台*密密的山林里。

    美得有些阴柔,神秘。

    早晨还是艳阳天,到了下午竟开始下起雨来。

    看着山上冲泻下来的泉水,主持在一座悬桥前停住:“这样的天气,过去有危险,不如为二位施主准备斋房,明日再看。”

    峙逸笑着点了点头。

    云凤面色肃然的看了一眼身侧的万丈深渊。

    这竹制斋房隐在深林中,点着迦南香,让人迷离。

    峙逸抱着云凤:“这里好吗?”

    云凤亲了一口峙逸的脸,伸手去解他的衣裳。

    峙逸满脸通红,按住她的手:“我是谁?”

    云凤轻轻在他耳边吹气:“你是我男人。”

    峙逸感到血脉喷张,一把横抱起了云凤。

    云凤是听着鸟叫醒来的。

    峙逸看着她,像猫一样偎依过来。

    云凤:“你不累吗?”

    峙逸哈哈一笑:“你睡了一天一夜了呢!”

    云凤有些脸红。

    “你知道吗?你做梦在笑呢!你的酒窝真好看。”

    云凤恍惚的点点头,淡淡道:“是吗?”

    峙逸看到她这个样子,有些生气:“你好好的,又胡思乱想什么?”

    云凤在床上跪下来:“艾少爷,我求求你……”

    峙逸见她这般,脸色一寸寸变差。

    “不论怎样,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我以后一定柔柔顺顺伺候你,以报答你对我的恩情。”

    峙逸冷着一张脸,转过头去:“我很累,我要睡了。”

    云凤:“我求你,求你放过我爹好吗?他明明是冤枉的,请您……看在云英的面子上。”

    “可惜你不是她。”艾峙逸的声音很冷很冷。他对她的好,她都自觉自愿的送给了旁人,一点也没有收下。

    “我知道这很难,可是我求你,我这辈子轻易不求人的,你想想云英啊!她是真心喜欢你的,她一直都等着你娶她的。”云凤有些急了,嘴里胡编起来。

    峙逸却被这举动气得一脚把云凤蹬下了床。

    看到云凤狼狈的坐在地上,艾峙逸又有些心疼。但还是口不择言的大骂起来:“你这个婊(和谐)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爬我的床吗?你以为你自己算什么东西,你就是只破鞋。我不过玩玩你罢了。还想着跟我求三请四的,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说着起身穿衣服,他早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了,她跪拜那佛像无非是求她那死鬼老公原谅,希望她那禽兽老子不死。他怎么会迷了心窍,幻想她对自己有一丝一毫的真情?她是什么人?怎么会对自己有真心呢?

    峙逸大喊艾维,艾维慌慌张张的过来了,看到衣衫单薄的云凤坐在地上。

    峙逸声音很平静,一脸轻蔑:“叫这个婊(和谐)子滚,我再也不想见到她。

    作者有话要说:请不要,霸王我

    8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