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五章 ...

第五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五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云凤听到外面喧天的锣鼓声,放下书回头问柳妈:“今天什么日子?”

    柳妈:“西屋奶奶二十大寿,这才刚开了个头,晚上还要搭上台子,”煞有介事的拍拍云凤的肩:“请的可都是名角呢。(手打小说)”

    云凤“哦”了一声。

    柳妈不由叹了口气,觉得身边这位着实有几分可怜,像是那戏文里的冷宫娘娘,但还是吩咐了声:“您今天可千万莫出去,免得惹那西屋奶奶不痛快,找你的晦气。”

    “……”

    到了晚间,云凤还是忍不住,支开柳妈,偷跑了出去。

    云凤爬上了一棵离大屋不远的杨树,坐在树杈子上遥遥看着水榭中央的那个戏台。她模模糊糊的看着那戏台子上面人影攒动,听着那美妙的鼓点,心里说不出的满足快活。

    这是她从儿时起爱玩的游戏,三太太喜欢看戏,父亲常常为她请戏班子。云凤就爬上院外的那颗合欢树上偷偷看戏,那种感觉好极了,似乎既窥探别人的生活,又满足了自己探险的**。她抱着那树干感受自己擂鼓一般的心跳。

    不知过了多久,戏台上那书生正躲在丫鬟的棋盘之后,想躲过老妇人的眼睛,去与小姐相会,这故事云凤都要背下来了,不过是怀春少女偶遇风流才子,二人**如何哪般,后面就俗套了。云凤有些乏了,小心翼翼的从树上下来,准备回大屋去。

    这时候,她远远听到脚步声,想到自己深夜在府中独自逛荡,被人撞见,终是不妙。飞快的躲到不远处的假山之后。

    这里有个天然的凹槽,刚好让她躲在后面。凹槽后面是一条细细的窄道,她忍不住好奇的往里走去。

    云凤从小就是个胆大包天的孩子,看上去不言不语的,没有她不敢干的事情,用父亲的话来说就是:不叫的狗才咬人。

    她渐渐感到缝隙中洒下的月光,听到断断续续的人语声:“……可她这分明不是欺负到你头上来了吗?你还这么样忍着,合该让人家把你当成软柿子……”这个声音十分好听,似乎在发脾气。

    “……你这又是何苦呢?我并没有觉得不好啊,老太太把我当亲生女儿一般疼爱……”

    从声音到说话的语气云凤都觉得耳熟,好像是艾峙逸的姨太太素琴。

    好听的声音抢白道:“若是老太太过世了呢?你怎么办?难不成像大屋的那位那般过?”

    “……”

    云凤觉得好笑,她并没有觉得自己多可怜,怎么就成了众人同情的对象了。

    “当务之急你得生个孩子,这样老太太那边和你的将来,就都有了交代了。”也不知道这个女子是谁,这么强势。

    “……可是你也知道,他一碰我我就犯恶心,虽说他也许久不去我那里了,我也乐得安生……”云凤想起自己打峙逸的那一巴掌,不由好笑,他怎么那么不招女人待见,也怪可怜的。

    往下的她也没有兴趣听了,轻轻的向后退一步,准备转身离去。

    她感到自己一只脚踩到一个不硬不软的东西,一只陌生的手环在了她的腰上,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她害怕得觉得心都要裂开了,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却半点动弹不得,正准备大声叫引起素琴他们的注意,感到耳朵上一凉,是那人轻轻的在她耳朵尖上咬了一口。她安静了下,扭脸去看,月光下映出的正是艾峙逸的脸,他的鼻息一下一下湿润着她的面颊。

    她马上扭正脸,不得不接着听下去。

    “你也甭急,西屋那个也是个不下蛋的鸡,两个人天天往死里折腾都没折腾出什么动静来,听说也试了不少方子了。你如今正年轻,要把握机会。”

    云凤感叹这少女的生猛。

    素琴:“可是你知道,我心里是只有你一个人的,我总想问老太太把你要来,可由不知道怎么开口……”

    云凤觉得自己没有听明白素琴的意思,或是她根本就出现了幻觉,她感觉到峙逸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我们俩的事情来日方长,你想我来找我便是,你呀,啊……”

    云凤光听也知道他们俩在接吻。

    她再次回头看,那张脸平静无波。

    峙逸牵着云凤小心的从石洞退出来。

    初夏的风从石缝中吹过,象被人轻轻抚摸着脸。

    “你怎么跟在我后面?”

    “我刚刚路过,看到你往假山那边跑,以为你一直在树下等我,想惹我注意,跟你到石洞去幽会。”峙逸随意的说。

    云凤诧异:“这么黑,你怎么知道是我?”

    峙逸看了她一眼,一双黑眼睛直勾勾的,云凤有些不适应,他垂下头看着地面:“穿的丫头不像丫头,婆子不像婆子的,除了你还有谁?”

    云凤知道他是个城府深的人,也就没多问。

    两人并肩走着,眼看就要走进大屋。

    峙逸侧头看着云凤,这样的云凤,微微含着胸,低着头,一派温柔。

    “你和云英其实有三四分像的。”只是她更贞静,云英更娇媚。

    云凤冷笑:各有各屋,各像各娘。

    她转头看他:“我爹前日派人来接我,说是在门口就给你拦下了?”

    峙逸笑:“他打得你要死,你还想着他不成?”

    云凤冷着脸不语。

    峙逸正色:“我也是为我自己,太子现在完蛋了,你爹是太子余孽,这个时候我可是一点不敢跟周家来往。”

    云凤冷笑:“我爹那么个人,竟能和太子绕上,艾大人怕也出力不小吧!”

    峙逸左右一望,恼了一般,伸手卡住云凤的下颚:“你说话小心点。”低声道:“哼,你爹这种*,死不足惜。”

    云凤死命挣扎,啐了他一口,哈哈一笑:“你们艾家又是什么好东西?你爹跟着我爹十几年,恩师恩师的叫着亲热,难道是一夜间才看清我爹的真面目?对,我承认,我爹是*,那你爹呢?淮阳案他有份没份你自己最清楚。”

    峙逸气的脸都变了形,一掌打在了云凤的脸上:“我告诉你,不是看在你安分,你以为你活得了这么久吗?你趁早给我老老实实的,把你刚说的话都给我一点一点吞到肚子里去。”

    云凤看着他眼中的凶光,突然害怕起来,这是多深的恨意啊,巴不得她死。

    她想起父亲,似乎也从未对自己流露出什么疼爱,夹在他们中间,她真的委屈。

    “你们都不是好东西,狗咬狗,一嘴毛。你等着吧,你以为你把我爹整死了,云英就会巴巴的向你投怀送抱?你等着吧!”说完,就要推门进屋。

    峙逸一把将她擒住,怪异一笑:“娶不娶云英没关系,起码你还在我手上,我看见你就如看见她一样,你这张小嘴儿,跟她真是生得一模一样……”说着,就寻着云凤的嘴要亲。

    云凤一双脚乱蹬:“去*,姓艾的,你今天敢动我,你不得好死!”

    峙逸冷笑:“不得好死,像阮俊诚那样?”“刺啦”一声把云凤的前襟给撕掉了。

    云凤突然整个人像被点了穴道一般定住了,任由峙逸在她身上胡闹,眼泪一串一串的往下落个不停。

    峙逸见她这样,到底松了手。

    柳妈早就在里面听到了动静,只是一直没敢吭声,出来看到这阵仗,还是吓到了:“阿弥陀佛,祖宗啊,这……”瞄了一眼峙逸,把云凤扶进了屋。

    峙逸兀自在门外呆站,好半天听到远处传来的曲声喝彩声,才仿佛又回到了这个有血有肉的世界,掸掸袍子,转身离去了。

    7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