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四章 ...

第四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四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云凤感到下半身发紧,身上麻麻痒痒的,一股子劲儿从小腹窜出来,按也按不下去,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手打小说)

    她想起后娘两年前的话:“你这么年轻,守不住的。”

    柳妈从外间进来:“奶奶醒了?”

    “嗯。”云凤呆呆坐在那里。

    柳妈仔细端详这个主子,虽说她比少爷都要大上个一岁,但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显得比另两位奶奶还要孩子气,总是默默无语的任着人欺负,像个木头一样无声无息。和传说中那个恶妇一点也不相同。

    不过看少爷最近的动静,估摸着她要转运了,所以还是小心伺候的为好,免得落得春莉那样的下场。想到就有几分害怕,柳妈忙踩着两只小脚打水去了。

    云凤呆呆的想起阿诚,眼泪珠子直往下淌。

    她赖在床上不起来,阿诚好性子的来哄:“贤妻,日已过午,切莫恋床。”

    她听着他那柔绵的嗓音就好笑,这人正经是个书呆子。

    她说:“你得叫我皇天大奶奶,我就起来。”

    那书呆犹豫了下,竟真的打算开口叫,她忙窜起来抱着他的脖子亲上两口,他白皙的脸上顿时霞光万丈。

    那是她人生最好的年景。

    从来没人那般就着她。

    从来没人和她那般亲密过。

    也从来没有人那样对她好。

    这几日休沐,峙逸在家也觉得无事,陪着母亲打了半日牌,觉得无趣,就下了桌子在家里胡乱闲逛起来。

    艾维:“蒋大人在翠仙楼摆了个局子,您去不?”

    峙逸觉得那些个庸脂俗粉十分无趣。

    艾维:“我到是知道个好去处,都是些十四五岁的小子,曲儿唱得极好的,忒嫩了些。”

    峙逸笑:“我告诉我娘去,叫她打死你个胆大包天的东西。”

    艾维貌似真的被唬住了:“少爷这可万万使不得,别说老太太,西屋那位也会要了我的命的。”

    说起兰璇,峙逸更觉得烦,最近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成日里跟自己使性子,好像非要证明自己离了她活不了似的。

    走着走着,竟是到了大屋了。

    这里虽叫大屋,其实是院子里最老旧的屋子,位于艾府的最东面,平时没什么人走动,尤其是这两年又住了那么样的一位主子。

    峙逸看到云凤独自一人在院子里打棋谱,穿着青色的布衫,头发随意的挽着个髻,并未见他过来。

    峙逸凑过去:“我们杀一盘。”

    云凤吓得一跳,扬起了脸,看到峙逸那莹莹闪光的黑眼珠,心里咯噔一下。

    两人正摆上子儿,柳妈走上前来:“少爷,我们奶奶做的槐花糕,您尝尝。”

    云凤下棋极慢。

    峙逸却也很是耐烦,素手捻着花糕,慢慢的吃着,一双眼睛放在云凤身上,没有动。

    云凤如坐针毡,把棋一抹:“得,反正是输,我不下了。”

    峙逸笑一笑:“花糕很好,你的手艺不错。”

    云凤淡淡:“不过是些不值钱的东西,你这样的公子哥儿尝尝鲜罢了。”

    峙逸不理她,四处看:“上次那梅子,也很好。”

    云凤看他这样,有点想笑,敢情她这里什么都好了,答道:“就是这后院结的梅子,总共没几颗,就被你看见了,等明年到了时令您再来吧。”

    峙逸低声笑:“你赶我明年再来?”这话近乎**了。

    云凤沉默。

    峙逸只好另起话头:“你女红怎么做得那么好?”

    “你知道前朝的庄绣吗?”当年的庄绣闻名天下,结果得罪了皇家,满门抄斩。如今的庄绣存世品也为数不多,价值连城。

    峙逸点点头。

    云凤:“我外公是庄家后人。”

    云凤从未见过外公,只知道母亲也绣的极好,只是这门手艺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好运,自嫁给父亲就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尤其是两个哥哥先后夭折,父亲就彻底对母亲失了耐性,任着几个姨太太欺负她。母亲死后,父亲直接就把最喜欢的三太太云英的娘扶了正。

    她想母亲也是太老实,既不会管家又不会狐媚,长得也貌不惊人,碰上父亲那样的人,也是注定的难逃一劫了。

    峙逸正思索着话题,看到云凤又是一副不冷不热拒人千里的样子,心里毛毛的。

    他起身准备走,看到云凤的帕子掉在了地上,伸手给她拾起来,碰到了她那柔软冰凉的手指,心里一动,忍不住就捉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很软,和他想象中的大不一样,还有些冰冷,这冰冷一直*到了他的心上。

    云凤本在神游太虚,看到峙逸轻薄的反应,本能的用另一只手甩了峙逸一耳光。

    一间屋,四个人,同时呆住了。

    柳妈的脸雪白,大气不敢出。

    艾峙逸只是用手蹭了蹭嘴角,脸上神色不变,吩咐道:“这事儿你们谁都不能说出去。”转身就走了。

    柳妈忙上前:“我的祖宗奶奶,你这是发什么疯逞什么能啊!他好歹是你的夫婿,虽说冷落你两年,你也不能这么干啊……”

    云凤只觉得十分好玩,拿帕子掩着嘴在笑。

    晚上吃饭的时候,峙逸出现在西屋。

    兰璇看到他,掩不住的得意一笑:“白天去哪儿了?整日没看见你的人。”

    峙逸不言语,接过锦墨递过来的一碗饭默默扒拉。

    兰璇伸手过来摸他的额头:“这是怎么啦?身子不舒服?”

    峙逸表情古怪的捉住她的手。这是一只精心保养珠圆玉润的手,上面还涂着鲜红的蔻丹,这手滑滑的暖暖的,峙逸放下碗,把手一直伸进兰璇阔大的袖子中,一直伸进她的肚兜里面,揉搓她娇嫩的胸;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裙子里面揉搓她的花心,感觉她的花心滚烫湿润。峙逸就势把兰璇搬到了榻上……

    几个丫头纷纷避走不及,到了门口锦燕红着脸揪住锦墨:“要不得,这可真是……

    锦墨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

    **过后,兰璇看着睡梦中的峙逸,心里说不出的快活,满足。

    她用手指在峙逸脸上游走:雪白的皮肤,漆黑的眉毛,浓密的扇子一样的睫毛,还有这挺直的鼻子,朱红的唇。她忍不住起身亲吻了一下,这世上哪里去找这么俊美的男子,还是才高八斗的榜眼郎,她越看越爱,恨不得把他吃进肚子里去。

    她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上了,她死盯着他看,他羞怯的对她一笑。

    她对父亲说一定要嫁给他。

    父亲说这孩子人才是没的说,可惜他家里出了事了,而且已然婚配,配的还是有名的恶妇。

    兰璇说可以做平妻,就算做妾也要嫁给他,我娘也是妾,还不是独霸您十几年。

    她开始在家里不吃不喝。

    她让锦墨去给他送信。

    在一个下雪的夜里,他翩翩而来,在门外跪了一夜。

    父亲终于答应,于是,尚书的女儿欢天喜地的嫁给了当朝榜眼做平妻。

    他那样有本事,生得又漂亮,还对她一心一意的,她觉得世上再也没有人比她更幸运。

    想着想着,美滋滋的睡着了。

    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