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恶妇之春 > 第一章 ...

第一章 ...

朱离创作的《恶妇之春》, 第一章 ...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京城艾府

    “少爷,不好了,主屋那位不见了。(手打小说)”

    艾峙逸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睡意全无,心里直骂:这个*,就是不省心。

    兰璇轻轻翻了个身,喃呢道:“跑就跑了吧,也怪可怜的,算是放她一条生路。”

    峙逸“哼”一声,欺身上去,轻咬了下兰璇精巧的小耳垂,贴着她耳朵吹气:“就你心善……”兰璇咯咯笑。

    峙逸披上袍子领着门外的艾维直奔主屋去了。

    主屋灯火通明,门户洞开。

    峙逸对着跪在门口的柳妈:“怎么回事?”

    那婆子嚅嗫起来:“……今儿个冬至,老奴多喝了几杯,也……”

    峙逸皱皱眉头,看向跪在一旁的春莉:“你说。”

    春莉是个面皮白净的丫头,细眉细眼中透着一股子精明泼辣:“回少爷,谁也没成想那恶妇平日木头一般,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来,好在她拖着个病丫头,估摸着也逃不远……都闹了好多日啦,说她自个儿带来的那个丫头雨珠患了风寒,吵着让我们去请大夫。这几日,老太太的寿辰加上冬至,哪顾得上这档子事,莫说是那个丫头,就是她自己个儿,都得延缓一延缓,大家都忙得跳脚,府里就他们两个闲人……”

    艾维巴巴的说一声:“已经派人追去了。”

    峙逸:“屋里少了什么东西吗?”

    柳妈:“就她那几件首饰。”

    峙逸讥诮一笑:“把人叫回来吧,别追了,顺便派人到周家去报个信儿。”

    峙逸回了西屋,只觉得一股暖香扑面而来,兰璇披着一件织锦皮袍斜坐在床上,一头乌云一样的秀发披散着,衬着她那张俏脸更加明艳,美人儿娇嗔道:“可是回来了,让人家好等。”

    她悠闲地看着丫头给峙逸解扣子,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问道:“怎样了?可是逃了?”

    峙逸冷笑:“逃就逃吧,看她老子怎么交代。”

    兰璇捶他:“你这个狠心贼……”

    两人在床上嬉戏一番,峙逸下床吹灯,不经意间看到窗外那轮凄冷的明月,顿了一顿。

    翌日午后,峙逸从衙门回来,艾维正在府门口张望。

    峙逸:“怎么了?”

    艾维:“少奶奶原是逃回了家,这不又送了回来。”

    峙逸心下冷笑:怎么还有这等蠢货。

    “周家说什么了?’

    “周家求少爷息怒,说任少爷处置,过小半年把云英小姐送来,您休了少奶奶才好呢。”

    峙逸冷笑:这个*的老狐狸。

    走到堂屋,就看到云凤跪在庭中,堂上坐着母亲,两边站着兰璇和素琴。

    母亲一脸严肃的在喝茶,旁边的刘管家端着家法。素琴只是垂着头,兰璇看到他正向这边走来,柔媚的笑了。她今日穿了一身粉色的白狐毛镶边锦袍,更显得美艳不可方物。

    峙逸向母亲行了个礼,挨着右边坐下了。

    母亲冷冷道:“你们周家怎么教你的?”

    云凤低着头,眼皮都没抬一下。

    峙逸注意到她的发髻散乱,一件藕荷色的旧锦袍随意的扯在身上,手腕上那只龙凤赤金镯子已不见踪影,那是他认识她两年来唯一见她常带的首饰。她真的半分千金小姐的样子都没有,简直连兰璇身边的丫头都及不上。

    峙逸没注意母亲后续说了些什么,只见刘管家抬着家法走了过来。

    旁边的婆子上前抡起云凤的袖子,峙逸不由一惊:她手臂上密密布着鞭痕,一直向上延伸到袖子里面。素琴忍不住“啊”的惊叫了一声。

    峙逸冷笑:已经打过了,看来老狐狸还有些顾惜这个女儿,怕落到别人手里连骨渣都不剩,自己先施苦肉计。

    刘管家都看得下不去手,拿着家法犹豫着。

    云凤突然叩了三个头:“求老太太开恩,我这手还得留着做事,打背上吧。”

    说着弓下了身子。

    没人做声,刘管家就势一下一下抽着她的背。

    云凤脸憋得通红,哼都没哼一声。

    老太太咳嗽一声。

    刘管家下起了重手。

    扑通一声,云凤栽倒在地。

    四周鸦雀无声,没人上前扶她。

    峙逸想起云凤陪嫁过来的那个笨头笨脑的丫头。

    艾维伏在他耳边道:“少奶奶自己一个人回来的,她说……”

    “说什么?”

    “反正是回来送死,连累别人干什么?”

    “……”

    云凤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主屋的床上,浑身滚烫,后背又麻又辣。

    峙逸坐在斜刺里的一张太师椅上悠闲的喝着茶:“你醒了?”

    云凤很少和他交谈,有点不适应,略略点了下头:“嗯。”

    “你昨天为什么跑?”

    “我,想家了。”

    峙逸冷笑:我信你才有鬼。“你爹他巴不得你死。”

    云凤嘴里发苦,却没有说什么。

    “你爹昨天说了些什么?”

    云凤冷笑,顺口胡诌:“说你好,叫我别傻。”

    “……”

    云凤发现自己手上好像重新上过药,扭头想去看背部,扯得肩上一阵痛。

    “让人给你上过药了。”

    云凤又点了点头,很乖巧的说了声谢谢。

    “你那贴身丫头呢?”他冷冷的问她。

    “这边冷,送她回去过冬了。”

    峙逸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打量了一下这间主屋:因是旧屋,地龙没有修过来,床上的被子很薄,连碳也没有。这炉子是他来了,下人张罗生的,可是比起西屋,还是天上地下。

    他觉得冷,起身准备走。

    “诶!”云凤挣扎着捉住他衣角:“你可不可以让账房把拖我一年的月钱给发了?”

    峙逸看着这张浮肿的脸,没说话。

    “我只要一半,行不行?”云凤乞求道:“你也不想我死对吧?要不你怎么会来看我呢?”

    峙逸说好,云凤笑了,露出嘴边一对小酒窝。她笑起来总是很甜的。还有那么一两分像云英。

    峙逸快步走出门外,艾维小跑步的跟了过来,压低着嗓子说:“少爷说得不错,那姓周的果然是跟着太子搅和了。昨儿个还去了额大人家里呢。”

    峙逸冷笑。

    “主屋那位怎么回事?”

    “说是那丫头雨珠伤寒的厉害,夜里背着跑了二里地回周家,求她后娘请大夫,被她老子吊着打了半夜。”

    峙逸没说话,绕了个弯,去了母亲那里。

    母亲正在吸水烟,素琴在一边伺候,看见他来了,略略行了个礼。

    母亲放下烟,打了个呵欠:“拜过你爹了吗?”

    峙逸点了头:“已经去过了。”

    “主屋那位怎样了?”

    峙逸:“她能有什么?还问我要钱来着。”

    母亲摇摇头:“也是我心太善了,总见不得旁人受苦,她也是可怜人,跟她那个死去的娘是一模一样的。”

    素琴轻轻道:“娘就是菩萨心肠。”

    母亲又补了一句:“他们周家要怎样是一回事,人总不能是在我们家死的,要不然外面总会说三道四,不好听啊。”

    峙逸点点头。

    “听说,他们想把云英弄过来。”母亲试探的看着峙逸。

    素琴也抬起了头。

    峙逸玩弄着手上那个硕大的翡翠扳指:“有这么一说。”

    母亲还想说些什么,终究是没有开口。叹了口气,闭上了眼。

    峙逸打发了艾维,一个人沿着湖走,风吹着他的脸有些刺痛。

    “云英,你长大了可是得做我的媳妇的。”

    云英俏脸通红,娇嗔道:“艾哥哥尽瞎说,讨厌。”

    峙逸扑扇着卷翘的长睫毛,美滋滋的说:“是真的,我亲耳听到周伯伯答应我爹的。说咱们可是天作之合……”

    云英羞得头都抬不起来。

    峙逸一把搂住了她:“我不管,既然要做我的媳妇儿,现在就得让我好生亲一下……”

    ……

    明明才过去了六年,一切却全然已不同。

    淮阳聚贪案一出,父亲明明是为自己的恩师周伯伯背下了黑锅,当初苦苦哀求的周伯伯嘴脸却已全然不同。

    老实的父亲还全然不信,心想虽被革职查办,恩师却依然信守承诺,将爱女下嫁。

    揭开盖头的那一刻才发现新娘已被调了包,不是那与儿子青梅竹马,名动京城的美貌少女周云英,而是守寡在家的恶妇周云凤。

    父亲气的当场吐出一口血。

    周家还振振有词:这才是正牌大小姐,我们老爷做人有风骨,不嫌弃你们家一介草民,将爱女下嫁,你们不要不识好歹。

    接下来的半年,接连发生的事情让一向健壮的父亲受不住打击,终于英年早逝,就连自己中了进士的消息也无力回天。

    他恨。

    恨得想手刃姓周的老狐狸。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她的生活有点出乎你们的意料,但是这不是重点